莫名的在一間類似餐館的地方醒來後,我開始抓A片,針對特定女優進行搜尋。
餐館座落於一條類似華西街的步道中,步道是用方型磚砌成。前後有巨型大門及門柱,門架上有龍形裝飾。餐館本身不大,分為跟一般地面平行的用餐區,還有我趴著睡著的後半部,用深色木料築起的一個一人高的高台用餐區。
我坐在店裡的右後方,怎麼也想不起早些時候發生什麼事,好像在一間圖書館還什麼地方的樣子。不管它,我開始下載那個女優的片,她有各種裝扮,也有類似春麗的服裝,身材很好,年齡應該低於23。
網路斷掉,有人走進門,老闆的樣子。他走過來,坐在隔我一桌的地方。我看看他,看看店門,幾個穿著黑色制服的女生聚集在入口處的短廊,好像在準備開門或關門的作業。一個可能是準備考試的年輕人,坐在進門後右側的地方看書。
老闆說話,客氣的問我怎麼會把鐵門撬開跑進來,我說我不知道,我也很奇怪自己怎麼會在這裡。老闆說他店沒這麼早開,如果我這時間進來也會讓其他客人進來,我老實的道了歉,並跟老闆說其實他能早點跟我講,不用等這麼久。他拍拍我的肩,我收拾小筆電從短廊走出。
老闆有事要忙,囑手下一群已經換成學校制服的女學生送我回家,就在斜對面。我拿出手機要撥號,但手機上一直出現另一種對應數字按鍵的圖型擋住,結果打了老半天才撥出第一通,撥出後才想起那是我自己的手機號碼。一個小男孩接起,說這裡是王清海的家,請問我要找誰。我說我打錯了,心想晚點得打給電信業者問怎麼我的號碼有其他人在用。又費了好大一番勁才打了第二通,鈴聲想著,我在想該怎麼叫她,婆絕對是錯誤的稱呼。她接起,隔了兩三秒才說話,語調帶點迷濛,該是被我的電話吵醒了。我說喂,是我,幫我開門一下。她說我跟我爸以為你不回來了,我說喔,我睡著了,對面老闆收留了我。電話結束,一台銀色轎車從龍柱門外的馬路上疾馳而過,像會留下殘影的那種速度。
我跟女學生們道了謝,轉身就要上樓梯回家,我跟我爸住在我前女友跟她爸住的地方的樓上。一個染金髮煙熏妝女學生忽然拍我的肩,我回過頭,她請我把錶還她。我大驚,我沒有拿你的錶啊,舉起左手,手上有一支Cartier的錶,錶面是黑色,12個刻度以簡單12條銀線代替,我一向不喜歡數字。錶帶銀中帶金,蠻軟的,連接處下了功夫,可以扭成螺旋狀。我把錶還她,跟她道了再見。
她在樓梯中間接我,頭髮及肩,尾端有點往上捲,亂亂的。皮膚顏色較深的她瘦瘦的,吊帶褲裡頭是件白色T恤,露出的地方有著紅黃色的圖案,某種簡約漫畫風。
走上樓,母臘腸狗急急忙忙衝出來要看是誰,緊跟在後面的是一隻兩個月大不到的小白狗,梗犬類的,毛嬰兒軟而捲。又走上幾階,小白狗跑回門內,黑臘腸跟隻白色老夫子在裡頭追鬧,傢俱的是深木頭色。我指著靠近樓梯的一個小碗-裡頭有點像白醬稠稠的,可能是牛奶,還有一小段吐司邊-『那誰的啊?』前女友說是小狗的,我端上她家木地板的門口,小狗趕忙繼續吃。此時我注意到,樓梯抵達她所住的樓層平面還有另外一個落差,他們用了另個小階梯連接這個段差,但小階梯跟她家之間有個蠻深的縫隙。縫隙上鋪了面方格網框但網眼不小,小白狗可能跌進去。我指著網眼,提醒前女友要注意。

繼續上樓,我準備回家。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