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機器的迷人,我在入夜後回去。
那是一間兩層樓式的咖啡館,也兼賣調酒,牆壁是一片刷白。店門口擺著那台令我魂牽夢縈的機器。投幣式,它像夾娃娃機四角柱造型有著透明玻璃。望進去,取代怪手的是被固定住的一個小試管,裡頭的液體是透明的。機器中心的樣子像極了左輪手槍的彈匣,六個不同顏色的試管穩穩不動。把錢投入後,你可以透過控制面板上有著一個小突起的圓盤讓最上層的試管圓周般轉動,確定位置差不多後就發射,如果擊中中心的試管它就會落下,獎勵就是裡頭的調酒。如果只是擦過,試管的顏色會交錯一下子,但你什麼也得不到。

玩了兩次都失敗,我拿一百元紙鈔跟店長換零錢,店內一個客人也沒有。走出去投了一枚,我成功打到黑色試管,它落下成了我的獎賞。正打算再投幣,意外發現剛剛投的兩枚硬幣不知什麼原因退了回來(機器的入幣方式跟一般的不同,是採取橫向投入),所以我又免費玩了兩次。後來的那次我擦過,店長在旁邊看,我說運氣不好。

回到家才想起忘了拿打到的兩試管調酒,於是穿著拖鞋跑回去。

記得是在圓環的角落,但忽然想起好像是在華西街的尾端。我來到中間的分隔點望進去,家家店鋪的鐵門都已拉下,整條街上泛著不詳的黑。本打算繞路,但就要繞很大一圈。鼓起勇氣走進,我踏在汙水上。水帶著涼意,我懷疑自己是否忘了穿鞋出門。一些線條模糊的地痞流氓或坐圓凳或圍在低矮圓桌旁或靠鐵門站立。沒有五官,但我知道他們感覺到我的存在。故作鎮定,我的腳步卻忽快忽慢,很怕自己露了餡。順利走出街尾,橫條僅剩一家雜貨店的鐵門還剩一扇未拉下,周圍也是一片黑。我知道自己記錯了地方。

難不成在街頭嗎?我繞路走回中間點,街的前半段已經歇業,兩龍柱中間的大鐵門拉下。我又開始跑。

是了,在一款遊戲裡面吧!我打開立體書,建物從平面變為豎起。我騎著馬,在西、北、東中間選了北,消失在書的頁面中。

醒來時,一個肚子圓滾,頭被鏡頭遮掉的赤裸女人向著我。她坐在窗台上,窗戶有著黑框,夜景是一地平線的黑。我抱著她的肚子,悲從中來開始哭泣。她手放我肩上安撫著我。『對不起,是我不好』,我哭著說。『誰叫你要離開』,她溫柔的語氣沒有一絲責怪。『我怕我扛不起』

責任兩字還沒講完我已甦醒,眼眶的淚似夢似真。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