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者,英文譯者。曾獲台北文學獎散文組評審獎,花蓮文學獎散文首獎,菊島文學獎散文佳作,林君鴻全國兒童文學童話獎第二名,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小說佳作,梁實秋文學獎翻譯類譯詩組評審獎,葉石濤短篇小說閱讀心得徵文大賽特優獎。譯作有《英國家長這樣提升孩子大腦力:教育權威精選200個親子益智遊戲》、《我家沒有驕寵兒:認識被溺愛症候群,心理學博士教你正確愛孩子》、《我是馬拉拉》(合譯)、《我是馬拉拉【青少年版】:一位因爭取教育而改變了世界的女孩》、《伊莉莎白不見了》、《反轉四進制》、《擁有七個名字的女孩》、《國家地理:世界威士忌地圖》(合譯)、《黎明前說我愛你》、《暗夜裡的泳者》、《寫給未出生的孩子》、《愛麗絲夢遊仙境》、《治癒力》、《我讓你走》、《木偶奇遇記》、《漫畫原來要這樣看》、《背叛的幽靈》、《綠野仙蹤》、《溜冰大冒險》及《天涯一海島》。創作曾刊載於人間福報、中華知識經濟協會電子報、自由時報、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等。

合作、活動邀約、邀稿,請寄信至luketsu@gmail.com

請注意,本站的任何心得或評論文章在正常情況下並不會迴避劇情或結局的討論

目前分類:虛構創作 (6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6 Sun 2009 21:59
  • 蜘蛛

看完〈歌舞青春〉三部曲,緊接著是兩個小時的「老天爺啊!給我愛」,最後以「我愛黑澀會」跟「模范棒棒堂」做為一天的收尾。時鐘敲了十二下,她關起電視準備刷牙就寢。走進浴室,在象牙白的馬桶內部停著一隻棒球大的蜘蛛,長著一張小小的人臉:浮腫的眼袋,長滿粉刺的鼻子,法令紋從嘴角往外長長的延伸。看見女孩進入,牠的法令紋不懷好意的往上挑動。

『傑傑傑,我問妳一個問題,如果答不出來我就要把妳吃掉,傑傑傑。』

『世界上有數種原子鐘,其計時的標準為將原子從某種能態轉變為另一種能態時所放射或吸收的電磁波之頻率,最為人熟知的乃氫原子鐘。問題來了,氫原子鐘的穩定度可達每天十的負十四次方量級,那大約多久會產生一次誤差呢?答不出來就要吃囉!傑傑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日本回來後,男人從英雄變成了狗熊。台灣區大胃王比賽冠軍的他在日本初賽就已落敗,不甘心啊,他決定留在日本當地繼續參加各式大胃王比賽來磨練自己。一年後他二度挑戰,成績比上次還糟,一切只因他沒料到初賽居然是吃納豆,那噁心黏乎乎又牽絲的腐敗怪食物。他終於死了心,用最後的旅費回到台灣,報章充斥著歌唱比賽的消息。上報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廣告欄的小小角落,花錢刊登"本人XXX身分證於XX年X月X日因遺失而辦理註銷",微不足道的一種作法。當然,自尊心甚強的他沒有這樣做。他一方面託日本朋友寫信寄給父母說自己正在朝全國冠軍邁進,另一方面則在建築工地找到了份臨時工,扛起了水泥袋過起截然不同的人生。

好餓啊~心理雖然這樣想,但大部分工資借給了因口腔癌而要把屁股的皮移植到嘴唇治療的同事,他的口袋只剩下六十三塊,頂多啃個排骨飯,怎夠填滿他胃裡心裡的黑洞。經過一個大垃圾桶,最上面是份只咬了小小一口的大亨堡。他吞了口水,輕搖頭嘲笑自己怎會有這種想法。徒步進一個路燈沒亮的小巷,迎面是一個半人高的立牌。

六十元吃到飽。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板橋往中和的某個中型十字路口的中心偏左,站著一個肌色黝黑,約略一百公斤的女警。立正,她舉起雙手舞動,手勢是這樣說的。

直走車輛請加速往前,前方道路暢通。左轉車輛請依序左轉,注意交通安全。等待綠燈的車輛請稍安勿躁,並請別將菸蒂丟在地上。

陸上的燈塔旋轉著她的光芒,照亮黑暗的社會。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25 Wed 2009 09:35
  • 兩夢

如題,做了兩個夢。

一:我在一個大宅洗澡,肥胖的同事忽然敲了門,對著滿身是泡沫的我問

"水裡面本來都是人的內臟,為了掩蓋它的味道所以加入了動物的內臟,你沒關係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故事,總是需要個結局,無論好壞。

六年前我以為人生已經結局,剩下的都是沒必要存在的廢話。活著,不過是一種求生的本能而不是快樂的追求;六年後我卻發現,中間所發生的事情其實都有著我看不到的絲線連著,交織成了今天的局面。

Mary,坦白說我看見她仍舊會心動,也還會心痛。當時的傷口畫的實在太深,任憑你用人工皮、黃藥水、優碘、縫合線、瞬間膠...都無法讓已經裂開的大地再次併攏。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每個男孩子,至少在我所認識的人之中,都有過同樣的夢想。

成為幕之內一步、陸奧九十九、範馬刃牙、孫悟空、蒙奇D魯夫.....等。

倒不是說真的很喜歡打架,只是在男人的世界中很容易發生因高矮胖瘦美醜而被歧視、嘲笑、侮辱、欺凌或其他你會想把施暴者的頭塞進馬桶裡面的情況。有些人你真的覺得應該給他上個人生課程,讓他知道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是,也不過就是很多靈長類的其中一隻罷了。沒比別人高也沒比別人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夜很深。

我不是屬於容易失眠的男人,久久才會因為咖啡因的關係發生一次。沒有咖啡因的失眠: 頭一次。

在黑暗的角落隨便拿了一片DVD放進player,按鈕閃著藍色的光,讀寫頭發出遲疑的聲音讀了片子。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3點59分,我在床上看著黑漆漆的房間發呆,角落衣服上的螢光無尾熊靜靜的躺著。

這兩個星期以來,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變了調。先是去KTV聚餐,大家喝了點酒,什麼我醒來在一個房間,旁邊Vicky正對著我笑,而且在我刷完牙後還告知我倆的翻雲覆雨。我不信,她就從冰箱拿出了,我們這麼說吧,證據給我看。我傻了大概10秒鐘,她把上面的結打開,我正想說不會吧,她就把它倒過來放,然後....

說到這裡,你們應該猜的出她喝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話,只能嘴大大的張。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從美國回來,我的心情下探1000點,整個綠油油。美國夢,沒了、女人,沒了、家裡的事業,沒了。唯一剩下的,是仍舊樂觀的老爸跟不知道何去何從的我。

"哈哈,計算錯誤不小心賠了一點,下次再賺回來就好了,哈哈哈"

一點都不是應該"哈哈哈"的階段,我也不認為賠掉一整棟房子是"一點"。但是老爸開心,我也不好說什麼。活著,不能事事都怪別人。命是自己的,人生當然也要自己來才行。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這種生物真的很奇怪。前幾年,我拼了老命想忘了她,回憶卻不肯放我離開;真的見了面,我跟她之間的過往很多卻只剩下一大團的模糊不清。不過其實我知道的很清楚,我真的放不下她,現在還是在乎她,想她,這種感覺不是說遺忘就能忘的一乾二淨的。過去的空氣仍舊會在我的夢裡出現,清清淡淡香香的空氣,沒有雜質。只是,我真的能再次接納她嗎? 不,也許過去只是我的幻想。其實她是想跟我說的;也許她靠近只看見我的落寞沒看到一如既往的微笑,也許她聽到我會離開她難忍心中的苦痛而去德州療傷;也許那男人只是一個朋友,他們什麼也沒發生;也許,也許她一直想回來找我,可是她語言不同不知道怎麼溝通,買機票。沒有我在,她什麼也做不來....

真的嗎?

那過去的六年她怎麼度過的,沒有男人陪伴,一心只想著台灣的我暗自吞淚的在異鄉打工過活?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針對生命,很多人有各式各樣的說法,一首歌、一部戲、一場夢,從販夫走卒到王公貴族、從楊宗緯到蕭敬騰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一套哲學。我,也不例外。

生命,像現代人生活在侏儸紀,而且是我這樣缺乏運動、病痛一堆、跟文明病是患難之友的典型都會人。往荒野走一步,翼手龍要抓你來餵孩子;往森林走,暴龍跟大金剛的決鬥震撼地表,先跌倒的那隻會把我壓死;往沒有巨型生物的地方走,還是有群聚性的迅猛龍等著把你五龍分屍。

每天出門,從路上到橋上、橋上到路上,人群穿梭、暗巷竄走,危機無所不在。除非你能像香水的男主角葛努乙一樣躲到荒野的山洞中過活,青蛙般的。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接受與不接受,天秤的兩端,命運的分歧點。三姐妹嘴角揚起的在雲端上看著我,訕笑或是善意的笑,我不知道,好幾年前開始就不知道。

並不是沒有踏出過,紐約回來後,我也曾經跟女孩子交往三天,但最後,怎麼說呢,她要跟我借錢,因為她媽的(不是髒話)賭場被警察抓包(24小時不歇業,音量總是維持在95~100分貝),需要"個"幾百萬應應急。

我馬上辭掉那份工作,飛也似的逃來現在的工作場所。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聽見那首歌,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十年了嗎? 差不多了吧。

沙灘。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走一樣的大漢橋,一樣的路線來到公司的地下停車場。走上樓梯,身後的女子緩步的走著。步過空盪、中間有著椰子樹的廣場,路過左邊新開的LAVAZZA咖啡店,人潮排隊等著特價的咖啡;右手邊,裝飾用的柱子上裹著金色的外衣,上面用鐵線綁著金色的圓球。感覺,Down了一些。走入旋轉門,大廳擺著四天休假前並不存在的聖誕樹。感傷,多了一些。

每年只要到12月左右我就會開始陷入一種無以名狀的,模糊的感傷中。會開始莫名的懷念起紐約那年的大雪、擁擠的賣場外空盪的街道、身上紅色的毛衣及那條喀什米爾羊毛圍巾。那是,已經不在的女友花了近三個月的時間為我一針一針織出來的。週遭很多朋友勸她買現成的,這對其實不懂編織的人來說更加方便也不失情意。但她堅持一定,一定要用親手織成一件幸福放在我身上,花在多的時間都不介意。看到成品的我其實有點驚訝,雖然不似costco賣的精美,但那種手工的感覺、心意的堅持,讓每條羊毛絲都傳透出她對我的愛及思念,她對我感情的專注及對兩人關係的期盼,包含對未來的渴望,讓那條圍巾在純白的毛色外多了一點光輝及模糊,模糊。

不久後,她開始為另外一個男人織春天的薄毛衣。也是在這同時,我開始陷入12月的感傷。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3 Wed 2007 06:45
  • 老人

老遊民以呆滯,純真的眼神往前望去
看見我,彷彿想起了什麼,又彷彿遺忘了什麼
努力的想了一下子,忽然注意到
自己剛剛到底在想什麼
於是,以無邪似初生嬰兒般的眼神
繼續走下去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3 Wed 2007 06:44
  • 小狗

"鐵門慢慢的往上捲,旁人說著,你看,裡面死了兩隻小狗"

做了這樣的一個夢

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在飢荒、戰亂、尿道炎、企鵝大便的背後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謂文學的表現方式,"教授繼續接著說"必然是不為全人類所見容的。這必須以站在某一點的方式,從那向外不停的延伸。有點像邊蓋碉堡邊往前挺進的士兵,不分對錯,只知道往前殺敵,佔領更大片的土地,增加更多的屍體。"

"教授,那文學裡的和平性呢? 難道我們就不能以所有人都接受的方式,從愛為出發點,寫出大家的期許,共通的夢嗎?"

"當然可以,只是那種來自文學的殘暴性將不存在;缺少了文字的殘暴,你要怎麼讓人體會強烈、瘋狂、絕對? 缺少了這些頑固的分子,整體的構成意義將不再重要。"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28 Thu 2006 10:41
他轉身看她, 第一次, 她睡的相當平靜: 沒有呼聲, 沒有表情, 彷彿吃了毒蘋果而沉睡的公主般; 看了一下天花板, 他感覺旁邊有動靜, 第二次看了她一下: 她正睜大眼睛回看著他, 眼中有著細微的血絲. 忽然, 她嘴角開始漾起了微笑. 慢慢地, 微笑成了大笑, 狂笑. 一個女人吸了笑氣般的咧開嘴瘋狂笑著, 時間, 是凌晨四點.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所以我說啊,"他嘴中發出喀嘰喀嘰的聲音繼續說著"早就應該賣掉鴻海買進奇美了。偏偏你這人就是頑固,怎麼勸也不聽。看看現在,什麼都沒了,你就比較開心嗎?"

輕咳了幾聲,他喝了口水,喉嚨的乾澀好了許多,抹去嘴邊的粉末,他又繼續說。

"另外不是我愛說,你怎麼會用瓦斯爐來煮火鍋呢? 雖然說放進砂鍋吃確實比較有氣氛,但再怎麼能夠保溫,熱度總是會慢慢失去的嘛! 早叫你買個電磁爐不是很方便嗎? 看著水泡從底部緩緩浮上後再丟火鍋料不是更有氣氛嗎? 你這人啊,別的沒有,就是頑固。很多事情都要拼了老命去做,牆壁撞啊撞的,頭蓋骨都露了出來,還是像沒有痛覺的犀牛一樣的不停往前衝。人活著,方向是最重要的事。算了,反正我說的你從來也不聽,就先這樣吧! 我要回去了。"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進入了女兒的房間,床頭的泰迪熊忽然問了我一個問題。

"....所以說,我認為這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社會該有的反動態度。"

"不好意思,我剛沒有聽到,可以再說一次嗎?"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