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我說啊,"他嘴中發出喀嘰喀嘰的聲音繼續說著"早就應該賣掉鴻海買進奇美了。偏偏你這人就是頑固,怎麼勸也不聽。看看現在,什麼都沒了,你就比較開心嗎?"

輕咳了幾聲,他喝了口水,喉嚨的乾澀好了許多,抹去嘴邊的粉末,他又繼續說。

"另外不是我愛說,你怎麼會用瓦斯爐來煮火鍋呢? 雖然說放進砂鍋吃確實比較有氣氛,但再怎麼能夠保溫,熱度總是會慢慢失去的嘛! 早叫你買個電磁爐不是很方便嗎? 看著水泡從底部緩緩浮上後再丟火鍋料不是更有氣氛嗎? 你這人啊,別的沒有,就是頑固。很多事情都要拼了老命去做,牆壁撞啊撞的,頭蓋骨都露了出來,還是像沒有痛覺的犀牛一樣的不停往前衝。人活著,方向是最重要的事。算了,反正我說的你從來也不聽,就先這樣吧! 我要回去了。"

吐出口中啃剩下一半的第一節手指骨入煙灰缸,看了一下地上散落的碎片,他咕噥著"就是不吃鈣質"轉身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