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見那首歌,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十年了嗎? 差不多了吧。

沙灘。

"Only blue, only blue~ 愛讓人好憂鬱。我的心,我的心,藍藍地。"

幾年前的故事,留在我心中就是這樣的感覺。其實,錯在我還是她,我到現在還是沒有答案。人世間有太多的事情不是單方,而是雙方面的問題。畢竟,我從學生時代一直崇尚的就是這種分手的感覺: 偶爾想起她,會想起藍色沙灘,海風靜靜吹拂,回頭想跟誰分享、訴說什麼,身旁卻只有淡去的回憶痕跡,而且在看到的那瞬間更顯透明。沒有恨,沒有愛,只有一點點的惆悵,小小聲的嘆息。

Only blue, only blue~ 愛讓人好憂鬱。我的心,我的心,藍藍地....

==============================================================================

我匆匆的跟女孩說,"明天見面再說",趕緊的快步離開,逃離當下我不知道怎麼面對的窘境。很奇怪,其實我跟Vicky也就一床之緣,要說很深的感覺倒也沒有。發生以後,兩人還是跟以前一樣偶爾在msn講些五四三,她還是以調侃我為樂。事情似乎沒什麼變化,這件事也就那一兩個人知道,故而同事看我倆的眼光也沒有變化。我倆? 不,我怎麼會用這樣的形容詞,我跟她不是倆,而是各一。

走進地下室,戴上安全帽,頭也不回的騎出停車場,深怕背後忽然有腳步聲或是叫喊。心理作用,什麼也沒有。

打了另一篇網誌,關於變形金剛的,不過打了一個段落就有點累了。看著身旁關機的PHS,忽然有股衝動想開機。硬是吞了下去,關燈,上床。

隔天出地下室停車場,我拿起班表確認了一下,Vicky今天休假,鬆了一口氣,早上手機也沒有任何的未接來電,唯一的簡訊(嚇了一跳)則是PHS將提供免費的聖誕鈴聲云云。把班表收回背包,一隻手拉了我的肘一下,我嚇的飛離地大概四公分,幸好有地心引力我才又回到地表。

"對不起,嚇到你了嗎?"

紫色套裝的女孩子戴著眼鏡,露出微笑的看著我。看到我有點失措,小小的吐了一下舌頭,很可愛小小的那種,很像小狗狗給我的感覺。無戒心。喔,對了,是她,昨天穿粉紅洋裝的女孩。

她打開淺綠色的小皮包,不是名牌,但是看起來質感很好,搭起淡紫色服裝非常融洽,似乎服裝跟皮包本來就應該同時出現。很有品味的一個女孩子。

"這是我的名片"

我看了一下上面的名字,"庭雨竹 Alice Tin",後面的title是"鉅展科技的品管處部門秘書"。鉅展,好像有點印象。幾個月前去過嗎...?

"抱歉,我們沒有名片,沒有辦法給你。不過我姓朱,你可以叫我Luke。"

"我知道"

我不懂。

"昨天嚇了你一跳很不好意思,不過我也被你嚇了一跳,本來沒有預期這麼快就會遇上你的,沒想到我們部門會在你們隔壁。"

她侃侃而談,我問了一句,"妳本來就認識我?"

她停止不語,笑笑的看著我,只說

"嗯,有天你會想起來的。現階段,你只要知道我喜歡你就夠了。那麼,你有女朋友了嗎?"

我正在想怎麼回答她,手錶忽然發出嗶嗶聲。靠,不會吧,九點了!!!!

"那個,我上班要遲到了。這樣吧,我現在有妳的Email了,我們msn上再說好嗎? 妳應該也要遲到了吧,快去吧!"

"沒關係,我們公司不用打卡,嚴格來說我十點以前進去就可以了。你先去吧! 我去喝杯咖啡,晚點再跟你聊。"

言語中帶著點笑意,她目送我跑步離去。

很好,遲到十分鐘。

早會已經開完了,Elize開心的看著我,

"喲,你也會遲到啊? 而且比我還晚到"

被一個慣性遲到的女人虧,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

十一點多,Alice上了msn,可能是看到我名字旁的忙碌圖示,她並沒有發送任何的訊息給我。今天因為公司電話鎖的程式出了問題,數以萬計的玩家無法登入。好點的當然上巴哈罵,激動點的,打進來罵。

幾乎像在玩"Unreal Tournament"那般,槍林彈雨的到了五點,動作快點的同事已經準備好要回家了。我呢,因為遲到了十分鐘,要補接十通電話。來上班的Jungle看到我,準備說點什麼,看到我的中指,笑笑的閉了嘴。

把忙碌圖示關掉,Alice的訊息馬上出現

"今天很忙喔,幾乎沒看你出辦公室"

"當然,我連上廁所都用跑的,出門進門時間不超過一分半"

"你們的工作好辛苦喔"

"不會啦,IT部門只要不陷害我們,平常其實還好,大概都是小朋友打電話進來比較多,等我一下喔"

電話進線,一樣是抱怨今天不能登入的事情。都已經修好了,大爺們就別在計較了嘛! 賠錢,沒可能啦!

"是,是,我了解,我會反映給相關部門注意的。不好意思耽誤你這麼多時間,有需要服務的地方請再跟我們連絡,謝謝您的來電,再見"

講完了無趣、繁雜、沒意義但是不講會被扣分的結尾語,今天的Coda終於也達到,順手就按下了logout。

"好啦,我下班了,妳呢?"

"早就下班了"

打了"那妳"而已,螢幕上已經有了回應,你們都猜的到的回應。

"我在等你,門口見"

她下線了。

坦白講,這輩子我還沒有被這樣追過。拿起桌子旁的鏡子看看,我這張臉到底何來這樣的能耐,能吸引的住她呢? 不過話說回來,那當年的她又是怎麼樣喜歡上自己?

她果然在門口等著,不過換了套白色的運動服加運動鞋。不是新的鞋子,鞋帶應該換過一條,但鞋面保持的很乾淨,總之,可以看見鞋子幸福笑臉的那種鞋子。

好女人,我心裡這樣想。

"我等下要去14樓跳瑜珈了,在這之前,我想知道你對我的想法。"

"其實妳是指有沒有女友這件事情,對嗎?"

微笑不答。

一天過去,我心裡早有答案。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