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與不接受,天秤的兩端,命運的分歧點。三姐妹嘴角揚起的在雲端上看著我,訕笑或是善意的笑,我不知道,好幾年前開始就不知道。

並不是沒有踏出過,紐約回來後,我也曾經跟女孩子交往三天,但最後,怎麼說呢,她要跟我借錢,因為她媽的(不是髒話)賭場被警察抓包(24小時不歇業,音量總是維持在95~100分貝),需要"個"幾百萬應應急。

我馬上辭掉那份工作,飛也似的逃來現在的工作場所。

機會? 命運? 愛情的大富翁。

我會怕,真的,尤其是對業務員,那種堅強是非常驚人的。她開口的那瞬間,幾百萬從她口中說出來很像我的幾百塊。氣勢就輸人家這麼一截,要真結婚了,我看我大概除了一家之煮以外什麼也不是。

妳問我還有沒有幻想嗎? 當然還是有的,我可是正常健康快樂的男性,妳知道我的意思,有需要,有愛的。

還是應該排列成有愛,有需要?

哈哈,算了,第一個比較真實,雖然大多數男人不承認,但這,就是男人。

雖然如此,其實我並不會莫名的去跟某個人上床,尤其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這是一種保護,保護自己也保護對方更是保護兩人之間的空間。上了,有時候朋友就沒了。

不過說也奇怪,Vicky跟我的互動其實跟以前沒兩樣,她既沒哭著要我負責,也沒有從此跟我不相往來,甚至還老拿這件事情當作把柄要脅我。總覺得這應該是男方的把柄才對吧!

奇怪。

=================================================================

"我知道你的答案"

"妳知道?"

"你想說,你還沒有答案對嗎?"

很聰明。

"雖然你不說,你心裡還有個人對嗎?"

I'm impressed!!

"妳..."

"我打聽過了,我跟你們公司的人資很熟"

天啊,我面試的時候確實為了要交代為什麼那年沒工作小小提過這個。這,這應該是人事機密吧? 我可以告那個人嗎...

"放心,我不會讓你知道她是誰的"

又吐了舌頭,這女人很知道我的弱點。她的眼神說,我知道你喜歡我這樣。我輸的徹透。

"我會給你一點時間,但希望你儘快決定,好嗎?"

"妳...為什麼對我這麼執著? 我只是個小小的客服,薪水不高,身高不高,學歷不高。反觀妳,有品味,長的清秀細緻,看起來薪水也不錯,不可能沒有人追求妳的。為什麼是我?"

"嘻,你想起我的公司也許就會知道了。而且,你忘了提到一點。"

?

"還喜歡手肘的觸感嗎?"

萬分之一秒的時間,我的血液衝過全身,主要停留在臉部。

她笑了一下,很美的微笑,是那種如果搭配她早上的紫色套裝,我應該會想下跪求婚的微笑。上了電梯,鐵門慢慢關上,微笑卻像有生命般的殘留在空氣中,愛麗絲夢遊仙境般的。

我愣愣的走向電梯,發呆了好幾秒,紐約的那景卻還停留在我腦海裡。我恨,為什麼我忘不掉? 我也想拋開啊,回憶卻像三秒膠一樣牢牢的抓緊我,怎麼也不肯放。給我一秒的自由,也許,也許我就能跨出這步....

電梯門開了,在到一樓的這三十秒之間,我想了很多,忽然又想到,Vicky今天沒有上線過,以前就算沒上班她也會上線的,我被block了嗎? 還是她為了這段情已經申請離職了。

哈,自己想到都覺得好笑,怎麼可能? Vicky耶! 雙子座,身材好臉蛋佳的Vicky耶! 口頭禪是Positive Thinking的Vicky耶! 我都可以看見她聽了我的想法後的大笑!

出了電梯,摸摸口袋找不到自己的鑰匙,手探進包包裡找。大廳的聖誕樹輝煌,底下擺著很多包裝的很漂亮的空盒子,七彩緞帶似乎盡責的想趕走點冬天的寂寥,對我而言是這樣。在紅色跟橘色的禮物盒間、銀色的緞帶下面,一雙桃紅的雪地靴也搶眼的在樹下舞著,那種靴口可以往下折,露出裡面雪白人工毛皮的靴子。舞著?

找到鑰匙,眼光移開我的綠色帆布包,望向聖誕樹的左側,一個穿著鵝黃色雪衣的女孩出現在眼前。

"ㄇㄟ....."

下一秒,年輕女孩柔軟的感觸將我包了起來,一股很像剛洗完澡的淡淡乳香撲進我的鼻子。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忘的掉,也不可能在其他女人身上找到的味道。屬於她的味道。我忘記了如何思考,忘記了如何呼吸,忘記了那些痛苦難挨寂寞難耐的日子,忘記了Vicky、Jungle、Elize、Alice。我的世界,就像六年前一樣,只有一個人真實的存在。

Mary的唇塗著柑橘護唇膏,吻上了我的。我們的眼同時閉上,天鵝絨般的過去包住了我們,在來往穿梭的人群間,在七彩的緞帶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