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男孩子,至少在我所認識的人之中,都有過同樣的夢想。

成為幕之內一步、陸奧九十九、範馬刃牙、孫悟空、蒙奇D魯夫.....等。

倒不是說真的很喜歡打架,只是在男人的世界中很容易發生因高矮胖瘦美醜而被歧視、嘲笑、侮辱、欺凌或其他你會想把施暴者的頭塞進馬桶裡面的情況。有些人你真的覺得應該給他上個人生課程,讓他知道自己根本什麼都不是,也不過就是很多靈長類的其中一隻罷了。沒比別人高也沒比別人低。

說歸說,每天仍然有太多不公平的事情發生,看不到的比看的到的多。能夠燃燒小宇宙然後擊垮對方的,一個也沒有。

因為這樣的原因,我曾經相當的熱衷於運動,也練過一段時間的劍道(1天)跟跆拳道(小學一個學期)甚至國術(兩個月,每週一小時)。曾幾何時,我也當過國術社的社長(後來倒了),也有過挺我的有力人士(也不過就學長)。

可惜那一切都只是過去,現在的我什麼也不是,以水果來說堅強度大概跟西洋梨差不多。

我遇到了一顆榴槤。

==================================================================

我的右側腹中了一拳。我飛起約十公分。

"等"

還沒落地,這次換左邊肚子。

"一"

不知道哪裡被打,因為前兩下還在痛。

"下"

我的大腿被狠狠的踢了一下。

"媽的,是男人就用拳頭決勝負,少在那裡耍嘴皮。想要我女人就用單挑來決勝負,不要做那種趁別人睡覺強暴的事"

百口莫辯,我根本對這件事情沒印象,到底要怎麼辯?

拳頭雨一般的下,警衛又拿起了電話,劉大哥也再度開始不知所措。

我會不會死在這裡啊,看著地上斷掉的牙齒,我這樣想。嘴裡似乎也斷了一顆,而且口腔中有點鐵的味道。濕濕黏黏的。

我再次離地,他的眼神佈滿血絲,我沒辦法在這頭憤怒公牛的手上活下來,沒辦法。

哪有人這樣就放棄!!

"Vicky!!" 我朝著他身後大喊。

他愣了一下想回頭。

我抬起沒什麼知覺的腿,使勁全力的踢了他的肚子後倒回地上。其實本來想踢下巴,但礙於身高而作罷。

他停頓了一下,與其說是疼痛,我想應該說是在腦海裡閃過幾千種把我碾碎的方法。不知道什麼時候,幾個警衛集中了起來,加上胖碩的劉大哥,合力擒住了Jerry。恐怖的是,他不到10秒把他們都甩了開。這是人跟雪男的對決。

我忽然了解了那些在漫畫裡面被幹掉的小角色的心情。

"住手" 一個很好聽的聲音。是雨竹。

"我不准你傷害我的男人"

穿著方便的運動服,卸完妝的她擋在我跟Jerry的中間。雖然不是應該讚美的時候,她真的好漂亮,如果我現在站的起來就跟她求婚。

"雨竹妳"

"我瑜珈課上到一半聽到消息,總感覺有點不放心,果然是你。我不會讓你死在他的手裡"

好感動。不過同時也覺得很可悲,我是男人啊....

"讓開"

看的出Jerry不想也不敢對眼前的女人動手,因為他是舊時代不對女人動手的好男人。

雨竹沒有退縮,兩個身高差距大概40公分的人互望著。女方的氣魄強的多。

"胡傑力!!"

伴著"啪"的一聲,Jerry的臉被一個女人很勉強的墊著腳尖打向一邊,是Vicky。

遠遠的我還看到Neko在電梯那裏張望著。

"你對他做什麼"

"我來幫你討回公道"

"我有要你這樣做嗎?"

"別囉唆,這是男人之間的問題。敢強暴別人,你就要有死的覺悟"

"Neko,妳說了什麼?"

Vicky對著電梯的方向說話。

"我...我只是問他知不知道你們兩個上床過這件事...我沒"

"好了,我知道了,夠了,閉嘴"

Neko有點生氣,不過不敢再說話。

Vicky看看我,又看看Jerry,眼眶泛淚的對我說

"Luke,對不起,是我不好"

什麼?

"妳為什麼要道歉,妳是受害者,他是畜牲" Jerry說。

"其實那天你喝醉以後什麼事情都沒有做,你睡的很沉,我靠在你的胸膛上也睡著了。醒來後我去買了優酪乳當早餐,回來看著你還在睡,我就想跟你開個玩笑" Vicky有點啜泣的說。

什麼!!??

"別想為他圓謊,Neko還有說了另外一件事,妳喝了他什麼對吧? 我不是傻瓜,我知道保險套裡面能裝的東西只有一樣"

"你錯了,"Vicky說"保險套是賓館抽屜裡的,裡面的東西是優酪乳。我只不過換了個容器"

下巴非常非常痛,一瞬間我懷疑自己還有辦法說話。聲音出口的瞬間,卻有著我意想不到的清晰度。

"妳為什麼要這樣做,捉弄我很有趣嗎?"

她不停的流淚,哭濕了自己的袖子,停頓了五秒後她臉對著Jerry說

"對不起,我已經受夠了你的大男人,我好累"

Jerry看著她,傻住了。

"Luke,我....對不起"

"所以,這一切對妳來說是個大玩笑? 就這樣? 我就只是一個喝醉後被當成傻瓜捉弄的路人甲,什麼尊嚴什麼人格都沒有的白痴嗎? 妳玩的開心嗎? 滿意嗎?"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 Vicky聲嘶力竭,眼淚更大滴的落下。

"我....我是真的真的喜歡你"

哭聲震天。所有在場者這輩子大概不可能再聽到這樣的哭聲了。

Jerry坐在地上大哭。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