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回來後,男人從英雄變成了狗熊。台灣區大胃王比賽冠軍的他在日本初賽就已落敗,不甘心啊,他決定留在日本當地繼續參加各式大胃王比賽來磨練自己。一年後他二度挑戰,成績比上次還糟,一切只因他沒料到初賽居然是吃納豆,那噁心黏乎乎又牽絲的腐敗怪食物。他終於死了心,用最後的旅費回到台灣,報章充斥著歌唱比賽的消息。上報的唯一方法,就是在廣告欄的小小角落,花錢刊登"本人XXX身分證於XX年X月X日因遺失而辦理註銷",微不足道的一種作法。當然,自尊心甚強的他沒有這樣做。他一方面託日本朋友寫信寄給父母說自己正在朝全國冠軍邁進,另一方面則在建築工地找到了份臨時工,扛起了水泥袋過起截然不同的人生。

好餓啊~心理雖然這樣想,但大部分工資借給了因口腔癌而要把屁股的皮移植到嘴唇治療的同事,他的口袋只剩下六十三塊,頂多啃個排骨飯,怎夠填滿他胃裡心裡的黑洞。經過一個大垃圾桶,最上面是份只咬了小小一口的大亨堡。他吞了口水,輕搖頭嘲笑自己怎會有這種想法。徒步進一個路燈沒亮的小巷,迎面是一個半人高的立牌。

六十元吃到飽。

他轉頭一看,眼睛跟穿著圍兜的女人對上,一句"進來坐,吃飯吃麵都有"利用聲波傳遞的方式衝進了他的耳朵。他吞了口水,伸手去牛仔褲裡掏了掏,確定掌握了五十元跟十元的大小,他走了進去。

那是一個家族式的小飯館,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帶著兩個孩子經營的。菜色不算太豐富,基本的還算有:油飯、炒麵、炒米粉、排骨、白帶魚、榨菜肉絲、菠菜、碗豆仁、芥藍菜心、海蜇皮、韓式泡菜、涼拌小黃瓜、炸花枝丸、炸柳葉魚、炸金針菇、巧克力醬荷包蛋.......

巧克力蛋?!

老闆娘發現了異狀:整個鐵盤裡的荷包蛋都泡在巧克力醬中,生氣的看著旁邊的男孩,男孩趕緊辯解"我們有同學這樣吃....",老闆娘趕緊賠了不是,把荷包蛋端走,要男孩跟著她走進一扇門。瞥了一眼,裡面有起居室跟一個小廚房,也許全家人就住在這裡。

顧不得別人的家務事,男人端了免洗餐盤隨便夾了些菜裝了碗飯倒了杯稀釋的柳橙汁後開始大口吃將起來,店裡只剩下他,他的胃,及安靜坐在一張桌子上寫作業的瘦小女孩。第一輪、第二輪、第三輪、第四輪....到底添了幾次飯夾了幾次菜男人沒了印象,但從滿滿的高麗菜已經留下底盤的菜單及飯鍋的飯即將見底的狀況,男人吃了不少,而且又快又狠,沒有嚐味道,只是吞食著。

男人停下了動作,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小小小小的哭聲。回頭一看,小女孩眼睛對著作業簿卻斜眼看著他,本子上有數十滴圓形的水痕,女孩的眼睛仍在大量製造淚滴中。男人嚇了一跳,趕忙過去坐在小女孩對面,可他不知道怎麼安慰女孩。老闆娘帶著眼睛紅腫仍在吸著鼻涕的男孩出來,看見哭泣的小女孩及跟她同桌的男人後大驚,趕忙上前確認女兒是否遭欺負。確認跟客人沒有關係後,老闆娘笑著請男人繼續用餐,開始小聲的問起女兒緣由。回到位置,男人繼續把飯菜往嘴裡扒,喉頭忽然一鹹,一團沒炒散的鹽跟著柳橙汁一起下了肚。他偷看小女孩那桌,只見女孩指著幾個已然空盪的鐵盤,手腳揮舞的跟媽媽訴說她所見所聞。老闆娘轉頭一看,嘴巴睜的老大,男孩看到同樣的情景後忽然以九十分貝的音量開始嚎啕大哭了起來。老闆娘捂住了兩個孩子的嘴,跟男人致歉的點了頭微笑一下,帶兩個孩子往門裡頭走。男人停止進食,努力想聽清楚後頭小聲的談話,似乎聽到了"便當"、"努力"、"媽媽會想辦法"一類的話。

談話聲忽然停下,細微的哭聲透過木板傳出,一大二小都在哭。男人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我也想哭啊,男人這樣想,我花了幾年的時間訓練又比賽,最後只能淪為不知道有沒有下一餐的粗工,我應該上雜誌封面的,應該擔任美食節目來賓或主持人的,我也不想過這樣的人生啊!眼淚快要落下,老闆娘忽然開了門出來,眼淚已經擦乾但眼睛仍然紅腫,出來跟男人致歉,說孩子們想起了死去的父親所以才會忽然大哭,說完後瞄了一眼只剩下約半碗飯的飯鍋,又打開門走進去小聲的哭。在男人的腦海裡,他看見一個母親抱著兩個孩子痛哭後決心跳海的畫面。迅速收拾完已經盛盤的飯菜後,男人把六十三元及得到台灣冠軍時主辦單位送給他的鑲鑽腰帶留在櫃檯,快速逃離現場。

跑回來時路,又經過那個頂端有著被咬一口的大亨堡的垃圾桶。他駐足,看著一個流浪漢筆直的前進並當場拿起大亨堡美味的吃著。

肚子,咕嚕了一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