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車經過中和派出所時,因為紅燈停了下來。左轉的車輛理應大量加速往左,然一台計程車檔了道,頓時喇叭聲大作,計程車緩慢的將車開上人行道,警察上前關心。由於時間拖了太長,三分之二的機車必須等候下一個綠燈。左轉號誌往左併入紅燈後,右邊道路的車子開始前行,往工業區及Costco方向而去。過了一分鐘左右,綠油油的燈號終於回歸祖國懷抱,我快樂催動油門,慢慢在擁擠的車潮中緩行。

一台車入我的眼簾。

一個女騎士,面對著我右邊的道路靦腆的笑著。依情勢判斷,她應該是從工業區方向要往警察局右邊的巷子進去,本來想趕黃燈卻在半路燈號變紅後動彈不得,只得等待下一次與紅燈的相見。然而真正動人的是,她的微笑從我看到到我故意慢速駛離為止,沒有停過。

尷尬,害臊,略微不安,微笑道歉。

我,非常非常喜歡這樣的微笑,一種化解糾紛,警察上前也只會口頭說說的動人微笑。

美,油然而生。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