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很深。

我不是屬於容易失眠的男人,久久才會因為咖啡因的關係發生一次。沒有咖啡因的失眠: 頭一次。

在黑暗的角落隨便拿了一片DVD放進player,按鈕閃著藍色的光,讀寫頭發出遲疑的聲音讀了片子。

A Wish to the Moon。

看著窗外的月亮,其實我心中沒有任何的願望。許過太多重複的願望後,月亮失去了她的公信力。但現在,我認真的考慮是否該給月亮再一次的機會。

祈求Mary留下?

祈求Vicky跟男友分手?

祈求雨竹....

祈求什麼?

鋼琴與大提琴的合奏,風のとおり道,龍貓裡面的曲子。眼睛閉起來,沒有頭毛的久石讓跟胖胖的大鬍子琴聲交織。很多過去的幻燈片在眼前的牆壁上演。時間過去這麼久了,電影跑的老膠捲還是那捲。

Mary,Mary,Mary。

忘不了載著她,貼近我耳畔的"喜歡你"。


我喜歡這樣跟著你 隨便你帶我到哪裡 你的臉 慢慢貼近 明天也慢慢地....


深夜,我無聲的躲在黑暗中,下著雨。

========================================================================

出了停車場,我四處搜尋她的身影。

"雨竹"

在旁邊的石椅上看著前面的空曠發著呆。

"難得看妳發呆呢"

"講的你好像常看著我一樣"

她笑著說。

"在想著某件事情對嗎? 還是我太自大了,我們的雨竹小姐已經開始想別人了?"

"你真的很不要臉,嘻,但是沒有,我還是想著同一個人"

"他托我帶句話給妳"

"什麼"

"他會有答案的,很快,希望妳能給他一點時間"

"總是個好的開始。好吧,叫他快點吧,我不太習慣等待"

說完她起身要走。我叫住她。

"可以告訴我為了什麼嗎?"

她回頭,美麗的笑著

"我沒有辦法告訴你我自己都沒有答案的答案"

朝著一樣的咖啡店走去。

今天的她難得穿著呆版的白色套裝,很上班的那種,腳上穿著白色的高跟鞋。但是我說句老實話,衣服是看人的。

步出電梯,我手探進包包找門禁卡。奇怪,我的狗牌呢? 不會忘在家裡了吧? 糟糕。

"嗶"一聲,眼前的鐵門打開,Vicky的頭探了出來。

"忘了帶卡?"

"妳是有在我身上裝監視器是不是?"

"臭美咧,我是要去上廁所啦~"

跑走。今天的她穿著綠色的襯衫配綠色的窄裙跟黑色的長筒靴。我再重複一次,衣服真的是看人的。

壓抑住想誇獎她服裝的衝動,我走進辦公室,坐上自己的位置,開了機。副理Maggie冷不防的忽然起來對我說了句話

"Luke,最近很紅嘛"

呵,看來大廳那幕應該傳遍辦公室了。

"同時交兩個的通常會低調點,你很大膽喔"

不好笑,一點也不好笑,這件事不應該會有人知道的,除非...

我馬上起身走進空無一人的會議室,打電話給Jungle。

"喂~~這麼早叫我幹麻啦~~"

"媽的,你說出去了是不是?"

"說什麼啦,沒頭沒腦的,說你放屁很臭嗎? 對啦,我說的啦"

"不要跟我哈啦,你有沒有把雨竹的事情說出去"

"雨竹?"

"就是那個我不小心撞到的女生"

"沒有啊"

"你仔細想想,有沒有跟任何人提過"

"瘋了"

掛我電話,手機隨後關機。

我仔細想想,Mary親我那次一定被看到了,那次沒人看到都有點不容易;雨竹跟我說話那次不太可能被誤認成什麼,了不起也就是跟一個漂亮的女生說說話而已,不過當然硬要被傳還是有可能;我跟Vicky基本上還是維持一定的低調,畢竟她現在還是屬於有男朋友的階段,不過你要說看起來有沒有打情罵俏又好像有一點...

到底她們知道的人有幾個?

0915,電話開始進線。因為遊戲的改版,打電話進來問新的Boss跟隱藏地圖的人非常多,當然也少不了無法更新打來抱怨的電話。假日,沒上班的人一股腦打來鬧了。

"你跟Vicky跑去IKEA買傢俱是要住一起了嗎?"

Neko在icq打這樣的訊息,死定,怎麼會是她。

"妳怎麼知道這件事?"

"我剛好去買鬧鐘啊,不過我問辦公室的人沒人知道你跟她的事,而且她不是有男朋友嗎?"

"沒有啦,她男朋友想要買一個新的枕頭,我陪她去看啦"

"喔"

"你是在哪區看到我們啊?"

"就賣床墊那裡啊,你們很認真的坐在那裡聊天"

"沒有啦,聊到Jerry對她很好,她想送Jerry禮物,但不知道男生喜歡什麼"

"看起來一點也不像"

"哈哈,那是因為我們兩個是好朋友啊"

"是這樣嗎?"

含糊帶過。

慘了,聽起來就是有問題,而且Vicky的姐妹淘跟Jerry認識的大有人在,傳到他耳朵不知道需要幾天,辭職不知道來不來得及?

幸好聽起來,她沒看到Vicky對我大喊的事。

"妳怎麼沒跟我說這件事" 我 Q Vicky。

"說了又有什麼用,反正大家都知道了"

"我是怕Jerry會誤會啊"

"誤會什麼? 我喜歡你嗎? 我確實喜歡你啊"

"話不是這麼說啊,現在的時機不太對吧"

"怎說不對?"

對喔,怎說不對? ㄜ,ㄟ,但就是不對啦~

"反正你趕快叫妳的姐妹們忘記這件事啦"

"來不及了,她們已經問Jerry了"

靠!!!!

"哈,就知道你會怕,沒事啦,我說是要去買送他的禮物啦,後來他就沒說什麼了"

那就好,嚇死我了。

電話繼續不留情面的湧入,忙著忙著也接近下班了。

去廁所撒泡尿,Jungle也跑了進來。

"聽說你的姦情曝光囉"

"噓! 噓! 小聲點,什麼姦情"

"沒人啦,我有低頭看過也沒人在大號啦"

"還不就是那個大嘴Neko四處說在IKEA看到我的事"

"男女跑去IKEA看傢俱,我就不信你看到會認為這兩人只是朋友。你這人很過分喔,什麼時候把到她我怎麼不知道?"

"沒有啦,兩人開開玩笑而已啦"

我今天說了幾次"沒有啦"...?

Jungle投出一個不信任的眼光,小夜的另外一個人進來上廁所,我們結束對話步出廁所。

"你啊,玩火不要玩太大,會出事的"

"放心吧,我很怕火,會躲很遠的"

他開始接電話,我準備回家。跟大家說了聲掰,本來想跟Vicky談談Jerry的事,她離開位置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算了,回去再打給她。

電梯來到一樓,莫明其妙樓下居然沸沸揚揚的。公司的訪客招待室擠進大概六個穿著皮衣的男子在那裡咆哮著什麼,只看到樓下的客服緊張的打著電話說著什麼,接待部的劉大哥嘴巴也一開一合的跟一個類似老大的人說些什麼。八成又是買不到什麼限量產品來鬧的玩家,之前聽說有人拿過球棍來打破玻璃,也有人拿過冥紙來灑。沒辦法,接待部本來就會遇到這樣的狀況,相信沒問題的!

正當這麼想,那個穿著皮衣的首領我似乎在哪裡看過。他的舌頭在風中搖曳著。

死定,我看到那個打電話的客服拿著一張門禁卡在問事情,原來我把它搞丟在那裡了。

那個吐著舌頭在身上刺著四聖獸....我姑且叫他四神湯好了,回頭看往外面看熱鬧的人潮,看見我的眼睛,我們四目交接。

媽的,這自動旋轉門轉的會不會太慢!!

走出旋轉們,那些人已經在外面等我。

我緊張到忘記旁邊有直接開啟的玻璃門。Shit.....

穿著皮衣的那幾個人臉上不約而同都穿著數以十計的扣環,不懷好意的露出微笑朝我走來,其中一個拿出蝴蝶刀玩啊玩,可惜並沒有把自己的手指切斷。回頭看警衛正在打電話,劉大哥則是猶豫著應該怎麼做,我呢? 又該怎麼做,再走進旋轉門? 進進出出的拖時間?

"你們在幹什麼!!"

一個穿著藍色T恤的高大男人從轉角的7-11走了出來,對著他們大吼。

"六個人打一個像話嗎? 男人只有單挑一條路!"

舊時代的堅強男性?

四神湯上下的動了動舌頭,舌上的鐵環也跟著晃了晃。五個應該是手下的人一起朝著高大的男人怪叫著跑去。

首先,拿著蝴蝶刀的人手腕跟下巴非常迅速的各被踢了一下,刀掉落地上,人則往旁邊的柱子撞去。另外兩個男人見狀一起跳上前去試圖抓住巨男,一個肚子重了一拳,另外一個則被掌打擊中了左腹。最後的一個男人蹲下想拿刀,被一個巨大的球鞋踢中鼻樑往後飛了出去。四神湯大叫著衝了過來,朝巨男的肚子連打了四拳,男人沒說什麼,微笑的還了他一拳,大概是胃左右的位置。四神湯倒了下去,舌頭舔著地板。

"給我閃,要報仇隨時來找我!"

六個人帶著惡意的眼神瞪向我,一拐一拐的離去。

喂喂喂,為什麼看起來帳好像記到我頭上了。

他們離去後,人群也開始疏散開,想必警衛跟劉大哥都鬆了口氣。巨男朝我走來,笑了笑,很健康陽光的微笑。

"你這麼瘦小還敢去惹這些人,也算帶種了"

一時詞窮,說了句 "謝謝大俠相助"

"你這人有點膽子但沒什麼腦子,什麼時代了還有大俠,哈哈哈,叫我Jerry就好了"

uh....

"那你可以叫我Luke...."

他的眼神不太對,似乎帶點血絲,一定是我看錯了。

"你該不會在14樓上班"

"對..."

我在心虛個什麼,我在心虛個什麼。我什麼都沒做啊。

"媽的,你就是上我女人的那個王八蛋!"

靠靠靠,Neko有聽到。

"大俠,我沒..."

我怎麼覺得自己有點離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