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了摸左眼上的傷痕,又滲水了,他想。看了桌上的電話,機場那件事應該辦的好吧! 我可不想跟那些恐怖份子用刀槍打交道,生意應該僅限於金錢的來往。心中這麼想之時,電話響了,他派出去的炸彈手被自己的炸彈炸死,原先預炸的飛機則無缺的仍在機場裡。據說,是一個滿臉橫肉的年輕探員搞的...

由於投資的失利,Le Chiffre的頭跟身體即將再見,除非他能夠在超級大賭局中扳回一城。原先自信滿滿的他,再看到眼前出現一位叫James Bond的類原始人後,心情直轉而下。這隻其貌不揚,帶著美麗女子的猩猩比想像中來的厲害,連劇毒都殺不了他。好不容易將他囚禁起來,想探出帳號跟密碼,居然還是被第三者攪局。Le Chiffre死了,死在他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史上最兇殘、暴力、狂野的007...

假設今天你拿這部片子給我,不告訴我片名,只讓我看前面的追逐戰或後面的建築物槍戰,坦白跟你說,我會以為這個是什麼重操舊業的游擊隊隊員或是邪惡組織的成員。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Daniel Craig應該演的是006一類的角色,不應該是風流倜儻、足智多謀、連M跟她的秘書都為其心花怒放的James Bond。

到底是為了顛覆過去所有的形象,還是想說明007其實靠的不是臉孔而是真材實料,此番的007給人的感覺除了暴力以外沒有第二句話。開頭追殺黑人那幕,讓人心甘情願的在心裡為那位黑先生加油。相較於黑先生的佼健身手,我們的龐德先生除了粗獷以外想不到第二個形容詞。影片中的武鬥場面不少,可能也是系列中龐德受傷最慘重的一次,但說真的越看離心目中的James Bond越遠,實在無法同意有人說「繼史恩康那萊以後最棒的007」。

不管怎麼說,這位擁有巨型人中的先生都很難說服我他是007。電影本身跟過去的感覺都相去甚遠,不過也闡述了幾件事:

一、007其實曾經是深情的好男人,只是因為心愛的女人死掉,所以才不得已花心,四處的上床以撫慰心中的傷痛。
二、James Bond能夠令所有女性迷倒不是沒道理的。在經過了某次慘痛的刑求後,他的某部份異常的腫大,也讓他的性能力成為超人。
三、James Bond的頭髮早期非常少,後來濃密的毛髮可能是假的... 想看看不同的007嗎?那就去看看吧!



2012/3/6補記:

最近老在修改一些早年文章的標點符號跟內文,也順便回味了一些古老的片子。因為記性實在不好,很多電影在我腦海中都只能留下渣滓般的殘像,短於十秒內的畫面一類的。初看《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就被丹尼爾‧奎格版的粗壯007嚇到快捏爛爆米花,就連六年後都記憶猶新。我想也許這樣的形象改變是電影公司想要的吧。能夠震撼人心、顛覆既往,總是美談一樁,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