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點59分,我在床上看著黑漆漆的房間發呆,角落衣服上的螢光無尾熊靜靜的躺著。

這兩個星期以來,所有的事情似乎都變了調。先是去KTV聚餐,大家喝了點酒,什麼我醒來在一個房間,旁邊Vicky正對著我笑,而且在我刷完牙後還告知我倆的翻雲覆雨。我不信,她就從冰箱拿出了,我們這麼說吧,證據給我看。我傻了大概10秒鐘,她把上面的結打開,我正想說不會吧,她就把它倒過來放,然後....

說到這裡,你們應該猜的出她喝了什麼。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說話,只能嘴大大的張。

從那天起,Vicky開始黏著我(順便說一下,旅館錢我付的)。我問其他人當天怎麼了,大家只說我喝醉了,開始用英文不知道唸著什麼,Vicky笑笑的說她也要回去了,願意順便送我回家。這一送居然送到賓館去,她也未免誇張的大膽。當然她有她的話說,我喝醉了,走路搖搖擺擺,加上她忽然想起她不知道我家在哪裡,手機又剛好送去維修,我又忽然靠在柱子上一動不動,她才只好出此下策。誰知我這匹人狼,進了房間就露出真面目,邊看著她青春甜美的肉體邊用手撫摸著下巴剛長出來的鬍子邊用舌頭舔著嘴唇。而年少無知的她、沒有太多經驗的她,不知道怎麼應付這種突發的狀況,只好任由我上下其手一逞獸慾天打雷劈大刀亂斧的凌虐。而我這沒良心的男人起床後只露出一副發呆大白熊的表情聽著受害者陳述她悲慘的過去....

嗯,我這人確實不是什麼好人啦,也會闖紅燈也會去書店看免錢書偶爾也會亂丟垃圾。不過這種借酒裝瘋欺侮女人的事情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聽到。在美國的時間不是沒喝醉過,最嚴重也不過就是把同學的床單吐的亂七八糟後睡在地板上起床裝無辜而已(George, I'm sorry),這種嚴重的事情倒是第一次發生。不過對方也都拿出證據,而且也....喝了,所以我也沒什麼好辯解的,只好承認了。但是問題就是,這 Vicky有男朋友的啊,雖然我沒看過,但是聽說碩大無比,力大無窮,比起我這小弱雞,根本就是亞拉岡跟哈比人的對照組。我,我會不會死啊...不過 Vicky從沒管那麼多,那天開始就老在msn上調侃我...可悲啊...不過當然也是有點開心啦....老天,把那天的回憶還我!!

然後,如你們所知的,Mary不知道怎麼搞的忽然跑回台灣來追求我,然後看到我跟Vicky後又難過的跑去躲在房間哭,弄得我好像是什麼劈腿大少一樣。天可憐見,我很純情的,怎麼這種劇情會套在我身上呢? 我不懂啊~~

最奇怪的莫過於庭雨竹,這人到底是怎麼來的,我還真是不了解。我是回想起來大概半個月前因為顯示卡壞掉我曾經趁休息時間跑去送修,而這間公司就是鉅展,後來我付完維修的費用(換個小風扇$50)後忘了拿顯卡就坐了電梯跑走,在樓下跟一隻小狗玩了一下,一個女孩子把顯示卡拿來給我。坦白講,我不太記得她的長相,我說了聲謝謝後又開始跟小狗你追我跑的玩(後來超過休息時間才回去...被唸了...),發現的時候她也已經不見了。我唯一記得的情況就是這樣。但就算她是雨竹好了,難道就因為我跟小狗玩就愛上我,難不成她是超級愛狗人士? 即便上述假設成立,她的長相跟身材不可能沒有男朋友,絕對不可能。

=================================================================

逃進辦公室,臉上的溫度還是沒有下降,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我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開始做每天固定的報表,腦海裡卻還是想著剛剛被碰觸那一瞬間的感覺。輕微電擊那般。

自從長大後雀斑消失、牙套拆掉後,我的週遭開始出現非常非常多大量的男性。比起過往那些被嘲笑的日子,醜小鴨成了公主,嘲笑變成了讚美....還有慾望。所有的男人都想把我的衣服脫光,所有男人都只在乎我的外表而非能力或個性。我討厭男人,除了保護我的哥哥以外。

後來我才知道,世界上還是有那種對我沒興趣的人。

那天,工程師的陳先生朝我跑了過來,一個笨客人付了錢以後顯示卡沒拿就跑了,因為他還在忙,希望我去追一下。

穿著高跟鞋跟合身洋裝,我動作沒有辦法很大的走進電梯到一樓找這個笨客人。色瞇瞇的警衛打量我的洋裝,告訴我一個男的剛出去沒多久。我跑了出去,看到一個符合陳先生所說外觀的男人從便利商店跑出來拿著罐頭正在餵小狗。我拿著卡片對著他招手,叫喊他

"先生,您的顯示卡忘了拿了"

沒有回應,連一個眼神都沒有。整整五分鐘,我彷彿跟空氣講話。男人不停的跟那隻狗講話,摸他的頭,搔他的下巴,放我一個人站在椰子樹影下不知所措。我終於體會,馬夫人為什麼要陷害喬峰(應該說是蕭峰)。

我走近了些,他還是沒有注意到我。倒是小狗往我的方向看了看搖搖尾巴。男人終於注意到我跟我手上的顯示卡,有點害羞的跟我說了聲"不好意思,謝謝"後,又回過頭去跟狗玩,彷彿我已經消失無蹤。

坦白講,當下那刻其實我是有點生氣的,比被用眼神性騷擾還生氣。從來從來我也沒有被這樣忽視過,一次也沒有,這種事情不應該會發生在我身上,就連去餐廳吃飯,服務生都會主動先來我這桌,沒有一個人這樣徹頭徹尾的把我當空氣過。從,來,也,沒,有。

有看到他的狗牌,我回去位子打了電話問在那家遊戲公司工作、擔任人資主管的Missy有沒有這個人的資料可以提供給我一下。

"本來嘛,這種資料不可能外洩的。不過妳居然會主動跟我要異性的資料,這倒是新聞,怎麼可能不確定一下這是何方神聖"

她找了一下,翻了翻紙的聲音透過話筒傳來。

"Alice妳....對這種類型有興趣喔?"

"妳先不要囉唆啦,給我他的名字、電話、住址、部門"

她笑了一下傳真給我了他的資料。

"看妳從來沒交過男朋友,沒想到居然選了個普通人。那些小開會氣死的。看完資料記得碎掉啊"

沒理她,我說了謝謝後就掛了電話。

拿起傳真瞧了瞧,確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除了曾在紐約失戀過一次,這人根本什麼特點都沒有,做的也都是普通客服的工作,可以說是看的出沒什麼光明未來的人,雖然這樣說起來好像我眼光很糟的樣子,但事實就是事實。

不久,我們部門搬到他們部門隔壁的辦公室。沒想到過去沒多久,這個男人就忽然對我襲胸,這輩子第一次。

....奇異的,我不討厭這種感覺....

當天晚上我在門口看見他,臉上的溫熱再度甦醒,放在外套的手心有種潮濕的感覺。我怎麼可能會這樣? 拒絕過多少人的我怎麼會栽在這樣一個平凡人手裡?

腦袋裡這麼想,下半身卻不聽使喚的走了過去,嘴巴自動問了一個問題

"你....有女朋友嗎?"

他窘,我更窘。他講了什麼我沒聽清楚,但有聽到明天兩個字,之後他快步離開。身體的熱度緩和下來,我回頭看到了另外一個女生。很漂亮的一個女生,但比我差一點。

女朋友?

心裡這樣想著,一股失落悄悄的進駐。不,沒可能的,除了我以外不可能有漂亮的女人再愛上他了。愛? 我剛在腦海裡說了愛?

回家洗了澡,頭上纏著3M的吸水毛巾,我又看了看他的履歷。

我看不出任何喜歡他的理由,但是我就是喜歡他。我愛他。

明天開始,我會展露出我隱藏已久的光芒。不會輸給她的,不管她跟他是什麼關係。

帶著笑容我鑽進了被窩。

隔天我故意在他離去的停車場入口附近徘徊。等了五分鐘,他出現了,手上拿著紙似乎在確認什麼。我悄悄的靠近,拉了他的手肘一下。

他跳起來,呵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