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有海報是我自己拍的

一名騎馬浪子來到一座廢棄小鎮的一家旅店,幾個匪子上前欲打劫,全給浪子拳腳制服。歇完腿,浪子起身要走。你去哪,店老闆問。去落鷹峽,找個臉上有刀疤的朋友。

到老闆提過的高寡婦家時天色已晚,裡頭的寡婦想起去城裡半個月沒丁點音訊的兒子,不免一臉憂心。大女兒金娃安慰她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啞吧小女兒銀娃也用眼神安慰母親。聽得外頭的馬蹄聲,金娃跟母親拿槍出了門,大聲問來者何人。浪子回話。

"我是好人"

母女倆本不願答應他在檐廊歇息的要求,但浪子一飛刀射死欲咬金娃的巨蟒卻是好功夫的證明。浪人有了落腳處。

是夜,幾個賊人趁夜色想入侵高家,卻被浪子一一制服,並將他們五花大綁在柱子上。天色亮後不久,孫傳芳的手下馮奎便率大批人馬來要人,浪子的快刀讓馮奎及手下不敢妄動。浪子放了人,同時報上自己的名字,樓明月。帶著羞愧回家,馮奎的軍師說樓明月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縱橫黑白兩道,曾單槍匹馬殲滅掉不少大幫派,要對付他得用計才行。

樓明月啟程前往落鷹峽尋找刀疤客,金娃自願領路,並在路上提到她的父親就是因為一批馮奎想奪的槍火才會送了性命,而她一直穿著的紅襖便是父親買給她的。

天根帶著姓熊為首的四個人回家,說他們城裡客棧夥計介紹的軍火買賣商,其中一人臉上有刀疤,正是樓明月尋找已久的刀疤老六。老六嘴上殺價,實際上卻想行搶。寡婦看出他們不是好東西,但仍招呼他們飯菜。匪類不久露出真面目,挾持了高家四口,更在聽完金娃所提及的樓明月後設下埋伏等他,要為老六的大哥報仇。樓明月察覺陷阱卻對付不了四人,中槍後滾落懸崖,四人回到寡婦家。

馮奎的兩個手下見到昏迷的樓明月跟路過要帶他回家療傷的客棧老闆,二話不說殺老闆劫英雄。樓明月在馮家大宅醒來,被逼著赴了鴻門宴。他出言不遜,惹怒了馮奎後欲逃,卻被逮回關進地牢。馮奎接著帶大批人馬朝高寡婦家進軍。

寡婦家裡,老六見寡婦不肯鬆口說出槍械藏放處,便在痛扁天根後將銀娃帶進房中逞慾。失去清白之身的銀娃跳窗滾落山壁,在河邊不停洗臉,仍看見老六在水中邪笑,隨即暈了過去。老六下樓,金娃正在色誘老大殺了老六,計策雖未成,兩人間的關係卻緊張了三分。

路過河邊的馮奎命手下抓起銀娃當作人質逼高寡婦交出槍械。寡婦把唯有銀娃知道槍械藏放處的消息說給了老六一夥聽,他們便計劃營救銀娃。馮奎跟熊老大一夥力拚,中途匪徒放開了寡婦一家協助對抗馮奎的大批人馬。寡不敵眾,防守的匪死了一個,包含老六在內的三個則悄悄去救銀娃,豈知人已被樓明月就走。

稍早,樓明月被關在地牢中。他對兩個獄卒說自己會地遁之術,果然一不注意就消失。獄卒喚來軍師,三人打開牢門確認,樓明月這才從天花板上跳下,順利逃脫,後來順勢從木樁上救了銀娃。

一群人馬來到一座懸崖邊,樓明月帶著銀娃躲在石頭後面,大家對他顧忌三分不敢妄動;前面一點是老六三人組,被卡在樓明月跟馮奎大軍中動彈不得;馮奎人多勢眾卻奈何不了樓明月,便祭出親情計要銀娃就範。銀娃不忍家人性命受威脅,同意去至馮奎處,一群人浩浩蕩蕩便離開了現場。老六命一名手下跟去,伺機營救銀娃,他跟熊大則躲在這監視樓明月。樓明月將他的帽子放在一顆石頭上,悄悄繞路跟去了馮宅。

給銀娃換上華衣,她仍不同意馮奎要求。藉由製造火事,匪徒劫走了銀娃,卻被樓明月攔了下來。飛鋸客對上飛刀俠,樓明月勝出。將銀娃安置在暗處,樓明月下地牢救金娃等人。他裝成馮奎手下燙傷了師爺的舌頭順利救出一干人等,但銀娃已經被馮奎帶往藏匿軍械的山洞。

洞中,馮奎果然找到了大批失竊槍枝及子彈,豈料尾隨而來的老六及熊大射滅了火把,趁黑幹掉了馮奎所有的手下。兩人相視大笑片刻,隨即自相殘殺,老六勝出。爬到木箱上跳舞,趕到的馮奎對著老六開槍,老六躲了起來。樓明月帶著高式一家抵達,馮奎頑抗,被一木箱砸中面門當場死亡,老六則趁隙逃了出去。

樓明月率眾人追擊老六,途中銀娃被老六抓走,推落了山崖。樓明月去查看銀娃傷勢時,腦門中了老六一記飛石,血流滿面。兩人在懸崖邊緣小刀決鬥,樓明月視線模糊,仍力抗老六。聽母親說銀娃已斷了氣息,金娃用槍射了老六双膝讓他跪下。老六鼠膽求饒,樓明月送他最後一句話。

"善惡終有報,天道本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回到寡婦家,樓明月拿出一張書紙,證明自己是革命軍的人。寡婦二話不說把槍械全送給了他,只希望和平能早日到來。樓明月接受了寡婦好意,但仍問是否能送他們什麼。金娃說話了。

"我要你..........懷裡的刀"

飛刀射上高寡婦家的招牌,證明樓明月罩著高家,往後便沒惡棍敢動她們一根寒毛。樓明月,去也。

======================================

邵氏出品的電影,年份為1971,孫越還很年輕,甄珍很可愛,楊群還很蹦蹦跳跳的年代。大綱是三組人馬要搶一批失竊的軍資,結尾當然是好人獲勝,畢竟是那個積極進取樂觀奮鬥的年代。

劇情前半小時尚稱娛樂,但時間一拖長後問題就開始不停衍生:雜吵的音樂、槍戰場面過度剪接而全無力道、邏輯也出了問題(銀娃投降時就帶去山洞就好,做啥還要帶回家換衣服,明顯拖戲)、三分天下的均衡度也很怪:樓明月一把槍幾把小刀無敵;老六那掛也是子彈無限,每一個人都能殺百人;馮奎那邊根本就是資源回收軍,每個人跟養樂多罐的強度差不到哪去。

銀娃的死帶有悲劇色彩。一聽見她的名字(銀娃跟淫娃同音)我就知道編劇肯定不會給她好下場。果不其然,中途被強姦(剪接木棍在一個圓筒中上下穿刺水的畫面,指示很明確)最後還要被推下山坡摔死。宣揚守身如玉這觀念我還能接受,被強制奪走處子之身就得死,過頭了。

男帥女美,教育意義比榴槤的味道還濃厚(好人最強,壞人次之,軍人最弱。女人失去處女身就得墜落深淵),劇情囉哩叭唆,音樂吵吵鬧鬧的一部電影。

附註:

現實生活的落鷹峽相關資料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