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有很多種呈現形式。七夜怪談裡,看過詛咒錄影帶的人七天後就會死(如果改成七個工作天應該蠻搞笑的),死法是貞子會從某個地方爬出來嚇死你;咒怨裡,進了伽椰子家或她看不爽的人就會死,死法同屬心臟麻痺類;以大法師來說,被附身的小女孩口出穢言,能做馬戲班的動作,有超常的力量;但若看地獄魔咒,惡靈似乎又能很活躍,彷彿後頭綁著鞭炮般吵吵鬧鬧。但無論怎麼變,總是脫不了動跟靜,一定得選一邊偏。今天要談的"靈動:鬼影實錄",就是屬於較靜態,走懸疑風的。

(劇情,請斟酌服用)

故事大致描述一個從小被惡靈纏身的女人Katie交了個男友Micah。有鑑於靈異現象又開始活絡,Micah遂買了攝影機跟錄音設備試圖找出解決之道,也滿足他對靈異事件的好奇心。跟靈媒談過後,對方建議Katie打電話給一位他認識的惡魔專家,但Micah卻提議等狀況嚴重了再考慮。情況隨著日子一天天過越來越嚴重,不但Katie突然夢遊並失去記憶,夜半的撞擊聲也越來越大。Micah借來塊靈應盤(Ouija,請想像碟仙),Katie大怒,不准他使用。然而字母選擇器卻在沒人使用的狀況下自行移動甚至著火,後續的解讀只知道惡魔提到一個開頭是D,結尾是N的名字,但Katie沒這種名字的朋友。就在一次灑粉探腳步(像頭七那樣)意外在閣樓找到Katie第一個遭火災的家留下的一張不應該存在的照片後,Katie決定打電話給惡魔專家,對方卻出國洽公,而原先的靈媒也因惡魔力量過於強大而拒絕提供援助。Micah在網路上搜尋到Diane,一名六零年代中邪後找來專家驅魔卻死去的女子,他解讀惡魔是警告Katie別嘗試反抗。終於,睡夢中的Katie被神秘的力量拖到樓下,Micah趕往救援,惡魔在她背部留下咬痕;不久後他發現Katie失神握著十字架靠在梁柱上。Micah燒掉照片,找好旅館安置兩人,但這會兒Katie卻又說沒事了。

既然是厄夜叢林風格,我想結局也不難猜:女的抱著男的回房間,隨後將他大力拋向攝影機。攝影機倒下,女的俯下嗅著他身上的死亡氣息。確定沒有生氣後,女的把頭轉向攝影機,笑的好甜、好冷、好猙獰,隨後撲上。男主角的屍體數日後被發現,女方則下落不明。

另一結局:

女的又夢遊,男的跑到樓下找她,接著就是大叫,然後女的拿著染血的刀,穿著染血的睡衣回到二樓的臥室,靠著床邊坐在地板上身子不住前搖。兩人的某一親友來家裡發現男方的屍體報了警,警察上二樓喚醒了恍惚的Katie,她起身往警察的方向走去要找Micah,碰的一聲被打死,錄影帶則莫名的又流到市面上。

(劇情結束)



請幫我在腦海中想像一塊切好的蛋糕(我自己的是藍莓起士,有加打碎的消化餅做底的那種),然後再想像一台攝影機對準蛋糕拍。拍攝時間是一個半小時,而平均大概每十到十五分鐘會發生一點小事,隨著時間前推發生的頻率變高且劇烈。

一開始,很邊緣地方的起士忽然少了小小的一角,然後,猶如一個隱形人拿著一根隱形牙籤戳蛋糕一樣,它忽然出現了一兩個透氣孔;一顆藍莓沒預警的飛了起來,重重掉到蛋糕盤上,上頭有齒痕;接著,喔不!蛋糕被誰咬了一口,香香,是你嗎?還是妳,卡蘿?猛一回頭,最恐怖的事情發生了:蛋糕飛起到一個成年人嘴巴邊的高度,一瞬間就有如宇宙巡航艦遇到黑洞而消失了啊啊啊啊!

很平凡,偶爾出點小亂子,讓恐懼像疊疊樂般不停疊高也不停左搖右晃。倒下的那瞬間,六姨丈心臟病都要犯了。

老美向來喜歡視覺性的高速恐怖,所以這種偏東方涼麵風的省錢鬼片(從頭到尾都有影無形)十分少有。弄點小聲響;拿台吹風機從鏡頭外往鏡頭內的物品吹;用遙控裝置讓物體移動;叫想睡覺的工作人員負責開燈關燈;用特效弄點影子掠過門的樣子....為什麼恐怖?因為我們知道當那種像低氣壓風暴靠近時的背景音出現時,一定有件它媽媽(爸爸也行)的事情要發生了。我們恐懼,我們期待。然後你就會感覺到隔壁那女孩的椅子一陣,幾顆爆米花在地上打滾。

整體氣氛都不錯,可惜對恐怖片重度使用者(Aka. 我)來說節奏太慢。跑進閣樓那幕很咒怨,顯示日期的手法絕對參考了七夜怪談,線上影片那段則是大法師。結局回歸美式傳統的見血風格,讓影片有如看著咖啡大師調理一杯外貌絕倫還有葉子拉花的花式咖啡,入口卻發現跟麥當勞咖啡沒兩樣。很適合不敢看鬼片卻又會從指縫處偷看的男女前往觀賞。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