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總是需要個結局,無論好壞。

六年前我以為人生已經結局,剩下的都是沒必要存在的廢話。活著,不過是一種求生的本能而不是快樂的追求;六年後我卻發現,中間所發生的事情其實都有著我看不到的絲線連著,交織成了今天的局面。

Mary,坦白說我看見她仍舊會心動,也還會心痛。當時的傷口畫的實在太深,任憑你用人工皮、黃藥水、優碘、縫合線、瞬間膠...都無法讓已經裂開的大地再次併攏。

問我是不是還懷念當年的甜蜜? 當然,有些東西不管你之後受到再大的傷害都沒有辦法遺忘;是不是有可能這次就是永恆? 不能排除這個可能性。但自從那件事發生後,我從永恆的信徒成了人性的信仰者。與其相信希望,不如追求現實。所以,我沒有辦法再次接納她,沒可能。

Vicky,她聰明、可愛、漂亮、迷人。不幸的是,她有男友,而且有著銀背猩猩的破壞力。當然這不是重點。(好吧,連我自己都不相信這句話)重點是,感情必須是定期專一的,一次一個。如果妳要兩個,則必須三方都同意。我不同意,Jerry不同意,而且Mary只想跟我。這當然是不能接受的狀況。更何況,我現在只有右腳撐著,兩手也沒什麼力,下巴也會不自覺抽蓄。要是再一次,我大概只剩下能用眼神示意了。NO, thank you!!

選擇只剩下一個。當然這麼說其實對雨竹是很不公平的。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我可以感覺到她對我的愛是真誠而且付出的。我沒有理由拒絕這樣的一個好女人,不管從各個角度來說都是。當然,我還是害怕心傷,我還是對更換女主角這件事感到恐懼。但想一想,人生不能這麼下去。更何況,對我而言Mary的事情也算真真正正的告了一段落,我也該踏出這一步了。而且,那個柔軟度實在不錯...ㄜㄟㄜ,我說的是她學瑜珈所以身體,不,是骨頭很軟喔....

後來,我先是請Vicky安慰了Jerry(我怕過去會被熊抱然後脊椎折斷),Jerry只大叫著"我會改,我會改,只要妳不要離開我什麼都改",然後抱著Vicky一直號啕大哭,想像甘道夫抱著佛羅多的腿比例應該差不多。當然,此時我也很緩和、用我最客服的聲音說 "Vicky,他是難得一見的好男人,妳就給他一次機會吧!" 在場的所有人也同聲唱和。最後,Vicky終於眼眶泛淚的點了頭。Jerry大喜,趕忙站起來跟每個人握手道謝。最後他走到我面前,給了我他家名片,要我這兩天找時間去他家聊聊,順便讓他爸幫我療傷。呵,他家居然是武館,這也難怪他的破壞力驚人。不久,兩人手牽手走了。

人群彷彿是意識到還有什麼好戲,看著我跟雨竹不放。雨竹先是羞紅了臉,最後鼓起勇氣朝著我的方向說

"你到底要不要我嘛~"

我第一次聽到她ㄋㄞ的聲音,並也在下三秒間忽然警示到我身上某個東西似乎毫髮無傷,而且正非常樂意的願意站起來跟大家打個招呼。我趕緊假裝抱肚,裝成一副中了玄冥神掌的表情。看我不說話,那王八警衛居然開口了。

"小姐ㄟ~啊不然我當妳老公好了啦~"

連那已經結婚的劉大哥都說

"要不要當我的小女友啊,嘿嘿嘿~"

霎時間,至少有十多個聲音同時發出。當然也不乏有變身成色狼後馬上被旁邊的女友捏住大腿肉而消失到某個地方去的怨偶。此時,一位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長的像王力宏加上Duncan的男人穿著Armani的西裝冒了出來

"小姐,我有這個榮幸邀請妳共進晚餐嗎?"

"不行!!! 她是我的!!!"

我急忙站起身大叫。

所有的人往我的方向看,但不是看我的臉,而是往下面看。雨竹意識到也往我的下面看去。眾人狂笑,雨竹則臉完全只敢看地上,我則牽著她的手趕快逃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我們接下來沒有去什麼地方喔,只有吃飯啦!!

==============================================

到了機場,車(行李車)水馬龍、萬頭鑽動。Mary媽跟雨竹坐在前方有著大螢幕的椅子上聊著天,我則是慢慢陪Mary走著。她穿著純白的毛衣,貼身的牛仔褲,眼睛看著地,沒說什麼話。離飛機起飛還有兩個小時,我們卻不知道該怎麼跟彼此道別。雖然不是100%,但她回台灣的一部分原因確實是因為我,也希望我們過去的故事能夠繼續延續。但在她知道雨竹的事情後(我請Mary媽轉達的),似乎也沒有什麼很意外的就準備好行李要搭機回國。女人是一種很堅強的動物,某種程度來說。

"你知道"

她忽然說,然後對我微笑了一下

"我人生第一次被拒絕"

我小小的嚇了一跳,沒想到她會這麼乾脆的提到這件事。

"當年的事情我知道是自己不好,什麼都沒說的就離你而去。坦白講,我不是第一次這樣。但是事後回想起來,離開你也是因為自己害怕你會離我而去。對我而言,你並不是我交往過最好看或最有錢或最有才華的男生,但是你有一種獨特的、屬於你自己的魅力在,對特定女人具有殺傷力的魅力在。我真的很害怕當自己越陷越深,你會不會卻把我留在孤單一人的世界。這些年後,我終於懂了,你其實從來沒想過那麼多,你心裡只有我,而我如果沒有離開你,你絕對會守在我的身邊到死為止。在回台的機上,我就想到過你有可能已經有了一個很好的對象;但同時,如果你沒有,我一定會盡全力的把你找回來。永遠賴著你。看到你以後我才明白,原來我曾經這麼深愛過一個人,深到我自己都無法察覺。"

她一口氣說了這些話,眼角滲出了些微的淚水,我拿出剛剛在機場門口拿到的宣傳用面紙給她擦淚。

"傻瓜,是你拒絕我,你哭什麼"

我真的沒注意到,原來我也哭了。

"你真的要好好好好的對她。她很好,不會跟我一樣背叛你的"

"Mary..."

"我知道。你想說這不是我的錯,而是你給我的愛太過窒息才讓我出走。你別說,什麼都別說。你這樣的溫柔只會讓我更痛苦。"

媽的,我哭到鼻涕都快出來了。死Mary,都分手這麼多年了,還這麼了解我幹什麼!!??

"我媽那裏有我在美國的電話,你想找人聊天就打給我吧! 我的Msn你也有,我的ICQ你也有..."

她忽然停住。

我擤了擤鼻涕,看著她。

"我的心,也暫時放在你那裡,要好好保存著喔~"

她對著我微笑。

"再前面你就不能過去了,我自己去等飛機就好了,你跟我媽帶著雨竹去吃點什麼熱的吧! 要好好的保重喔! 眼睛閉起來,手打開,我有準備禮物給你"

我聽話的閉起眼睛,手往前打開,等了大概三秒。

她用了一條什麼東西把我的脖子勾了過去,然後用她的雙手抓住我的兩手往她身上抱,給了我目前為止的人生所能夠感受到最熱情也最深情的一吻。她的眼淚無止盡的沾濕了我的臉。

"趁著她們兩個不在,這是我要給你最後的禮物。讓你一輩子也忘不了我,嘻,我走囉,掰掰"

吐著小舌頭,她提著小袋的行李往前小跑步。纏著當年的純白回憶跟嘴上不可能遺忘的柔軟觸感,我大叫著

"Mary"

她回頭看我。

百感交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馬上衝過去抱住她,告訴她其實我的心也還在她那裡;還是,我什麼都不需要說的摟住她,不讓她走;或者,我也可以裝酷的走過去她的身邊,用我最帥的聲音輕聲的說"等我";還是....;還是...;還是...

還是,給她我最後的祝福。

"Christmas!!"

我喊了出來。

她的微笑往旁邊漾開,大力的跟我揮著手道別。我則是在自己的傷口上灑了海鹽,希望能快點癒合。

=======================================

"我們走吧"

我回去找那兩個女人家。

"嗯,伯母我們走吧"

雨竹先起身站起。

"不了,我還想在這裡感受一下離鄉背景人潮的心情,你們兩個年輕人先回去吧! 改天我們再出來吃飯。喂,Luke年輕人,好好對待人家啊!"

"會啦,Mary媽!"

"哈哈,沒錯,我可是Mary媽,保重啊,想要跟我女兒再交往記得跟我說啊! 哈哈哈!!"

她豪邁的大笑,看著眼前的人群來往,揮揮手跟我們再見順便示意離去。

"她是個很有趣的人" 雨竹靠在我身上。淡淡的玫瑰香水味。

"對啊" 我在冷風中摟著她。

"你們剛剛做了什麼對吧!"

心驚。手心冒汗。雙腿似乎也小小的抖了起來。

"你身上有一股不該出現的香味。不是香水,而是一種體香。想必Mary就是靠這個而讓所有男人難以抗拒吧!"

"我...ㄜ...我們只有抱一下珍重再見而已..."

"心虛鬼,一定做了什麼事不敢跟我說"

小,小的確實不敢說...

"吻我" 她對著我的方向閉上眼。

"旁邊很多人走來走去耶..."

理都沒理我,眼睛繼續閉著。不得已,我只好把嘴唇靠上去。突然,一個濕濕的東西迅速的打開了我閉著的嘴唇,跟我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好久好久。

她終於放開了我,紅著臉對我說

"你以前的事情我不管,但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你也是我的。所以不可以再這樣喔"

我傻傻的點點頭。

"如果你對不起我,我會把..."

她指指我的下面。小老弟啊! 旁邊人很多,可不可以找個僻靜的地方再跟國旗致敬啊!

''它咬掉喔..." 她小小聲的說。

我打開大衣把雨竹抓了進來,悄悄的在她耳朵邊說了句話。

"Alice,merry Christmas. And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I love you."

她低著頭,身體散發出很舒服的熱度。我微笑著,伸長手招了旁邊的一輛計程車。

"先生小姐,去哪裡? " 司機按下錶問我們兩個,沒回頭。

"我們要去...."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