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2.jpg

以約聘人員的身分在電視台工作的赤星雄治一直在等待能讓他大放異彩的機會。這天,高中時期的女性朋友狩野里沙子來電,本來不想接,後來雖假裝成被吵醒時的迷糊語氣接了,但同時卻在推特上以「Red Star」之名抱怨連連。里沙子說,這兩天鬧得沸沸騰騰的時雨谷殺人焚屍事件中的被害者三木典子是公司裡負責帶她的前輩。典子人美心美,人見人愛,但她對痛下殺手的人心裡有個底。聞言,已經在推特上發表了關於凶手一系列特徵的雄治,立刻決定驅車前往案發現場附近採訪。

里沙子說,跟典子同期進來的另一個女職員叫做城野美姫,名字雖好聽,長相不起眼,個性陰沉而壓抑,還會偷東西。上司的差別待遇,加上男友因愛上典子而提分手,使得美姫決定殺人。殺完人以後的美姫搭上新幹線去了東京,接著以「母親病重」的名義請假,從此不知音訊。

多採訪了幾個人以後,美姫又被加上了「詭異」、「以料理對男性死纏爛打」等特質。雄治以收集到的資料剪接後塑造出一個殺人犯的明確輪廓,在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上播放,引起觀眾巨大的迴響,推特上也好評不斷。意氣風發的雄治到酒店慶祝,跟坐檯小姐留下了一張張合照,得意表情全寫在臉上。與此同時,仍不知去向的美姫則被大眾跟殺人犯畫上了等號。

美姫的全名被爆了出來、自稱美姫大學時代好友的人寫信去電視台抗議報導不實,扭曲了美姬的個性;然而同時,美姫早年的同學們卻異口同聲認定她不但古怪,更有詛咒的能力,曾經害班上男同學出車禍(但該名男同學則說不是靈異事件,而是腳踏車剎車被人拆掉,但他認為是美姬動的手)。

美姬故鄉在地的婦人說,村裡曾經有間神社,但燒掉了,是美姬跟好友谷村夕子在進行詛咒儀式時不小心引燃火勢燒毀的。此外,曾經公認是當地第一美人的夕子則說,自己在校曾受嚴重霸凌,帶頭的是一個叫做茜的女生,全班只有美姬願意繼續當她的好友,兩人並以美姬愛看的《清秀佳人》中的主要角色姓名互稱。而所謂的詛咒儀式,其實是在占星雜誌上看來的魔法,說是做一個紙人並寫上名字畫上心,刺上針以後在神聖的地方燒掉,如此一來欺負人的同學就會回復白玫瑰一樣的純潔心靈。但因神社燒掉了,雙方父母彼此怪罪,使得兩個女孩從此被禁止與對方來往。雄治離去前,夕子語帶警告地要他注意「人的記憶是可以捏造的,而且大家都只會挑自己有利的事情來講」,並喚他Red Star。最後,到了美姬家,原本沉默不語的父親忽然下跪道歉,希望大眾能原諒他的女兒。病榻上的奶奶則說,「那孩子是不會去殺人的。」

在剪接過以後,觀眾看到的美姬只剩下了負面形象。推特上的留言潮水般湧現,爆料者有,要警方趕快緝捕殺人犯美姬到案者有,也不乏要美姬去死的人。此時,人住在某間不知名旅館的美姬決定提筆寫下自己人生的故事,然後就要用自己的死亡為這一切畫下句點……

白雪公主1.jpg

網路幾乎無遠弗屆,每個人或以本名或以化名在網海中悠游,查看資料,提供意見,偶爾也成為資料的提供者(若涉及大眾興趣,則冠以一張力十足之名:「爆料」)。然而所謂的「資料」多真多假,是確有其事或造謠生事,實難判定。偏偏人又有「正義感」跟「群眾心理」:「是壞蛋!我也上去補他個兩腳!」「他都開口了,我也來說個兩句。」扳倒不法廠商之類大事的確不靠網路難成,但同樣的力量作用在人身上就成了槍林彈雨,肉身不傷心也碎成了渣。事後發現是誤判,跟著起鬨的人經常摸摸鼻子忘了這回事,徒留罹患創傷壓力症候群的苦主撿拾一地傷心。更慘的,則是失了理性或斷了性命,再難挽回。

做為一部由推理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我想觀眾不難預料城野美姫就是電影裡的「苦主」,也是最大的受害者,比起丟了命的三木典子有過之而無不及。乍看之下,電影讓我們將目光放在「真凶為什麼選上她?」這個問題上,而我們也慢慢地得到答案:因為她安靜,因為她和善,因為她鮮少表達自己的意見,因為她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之中。於是我們會想,啊,原來如此,這就是「受害者特質」啊!

問題是,在霸凌的世界裡,真有所謂的受害者特質存在嗎?是否昔日的英雄,也有可能成為明日的狗熊呢?

我們看結局就知道了。

真相曝光後,雄治從揭發美姫恐怖個性的超級英雄,一落成了網友群起砲轟、工作合約到以後八成不會被續聘、被美姫爸一堆跌倒在農地上的無敵狗熊。雖然相較於美姫,至少從觀眾所看到的劇情來評斷,他受的苦算不上多。但惹出了這麼大的風波,日後要謀個好職位我想也是很難。當然,我們可以批評他做假,可以批評他為了出名為了收視率陷美姫於不義,也算是罪有應得。但在真兇、死者、霸凌受害者跟霸凌帶頭者之間,就沒有其他人應該受到譴責嗎?

導演用一則又一則的推文,讓我們看到了未審先判、人肉搜索、匿名批評的可怕。

到這邊,我想再請大家去思考「受害者特質」。如果電影的世界繼續延伸,如果出現了一大批覺得美姬無妄受災很可憐而決定幫她討回一些公道的人,如果這些人挑中了某幾個未審先判的推特用戶去人肉搜索,也找出了他們的現實資料的話,情況又會如何?

沒有盡頭。

回到現實生活,我們誰沒有被冷落過?誰沒有被欺負過?誰沒有當過被害者?時間或長或短,但不可否認的是,在人與人相處的過程之中,我們都很有可能傷害了誰,或者被誰傷害。惡意有,無心有,但總是會傷,總是會痛。

所以,我們都是潛在的被害者,也是潛在的加害者。風向一變,大火就會往自己的身上燒來。

然而可怕的是,明明總是離事件現場很遙遠的我們,明明就不熟悉被害人加害人跟情報提供者的我們,卻因為「正義」而快速下定論,卻因為「正義」而認為自己的言論無須受到限制,卻因為「正義」而踏上傷人之路卻不自知。

於是正義忽然蒙上了一塊黑布。我們就在那團黑暗中,尋找正義。

電影收尾時,我們看到雄治跟美姫巧遇,卻完全不認得彼此。

多麼荒謬,多麼真實。

網路的方便性改變了人舊有的社交方式。透過網路上的交友軟體及互動平台,現代人不僅更容易認識人,也容易凝聚起彼此的言論,讓自己的信念發出更大的聲音。如果有共識的人越來越多,原本的聲音就會不停茁壯,最後形成一股強勁而猛烈的潮流,從而帶來巨大的改變力量,足以扳倒強權,形塑理想世界。然而,倘若今天這股力量用錯了方向,那麼那怕力道僅萬分之一,都足以將一個團體一個人摧毀殆盡,難以復原。因此,在發動這股力量之前,在打字之前,在按下Enter之前,請記住你可能不認識這個人,請記住你或許不確定情報來源是否可信,請記住你或許會傷害到一個無辜的人,請記住這股力量未來有一天可能會作用在自己的身上,請記住行為的背後都有其「責任」。唯有正視責任,我們才能真真正正的善用網路的力量,打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

(原文刊載於教育部人權電子報第78期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