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想像這樣的一個畫面:

一個穿著Nike運動鞋的老伯在下午兩點的時候跑經過新光三越台北站前店時忽然腳步不穩的跌倒了,往地上摔的他右手則陷在大便裡面,假髮也從他的頭上無情的掉下。午後的陽光照著他的頭頂,閃耀著光芒。

回到早一點點的時間。一個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女孩被一頭黃金獵犬牽著跑。女孩跟狗不熟,因為這是新男朋友養的,自己只是被要求帶他出來散步。狗本來急促的腳步忽然停了下來,女孩也終於得以歇口氣。閉上眼睛,她想起自己昨天下班前在飲水機裡面加了髒抹布擠出來的水。老闆娘第一個到一定會喝下去的,她在心裡竊笑。一回神,狗已經在地上大了很大的一坨屎。女孩對狗沒經驗,趁四下無人沒處理就溜了。對面街道,穿著Nike鞋的老伯正在等紅燈。

回到同樣的時間,一個醉漢迷濛著雙眼坐在人行道跟馬路的交界所產生的小小段差看著陽光發呆。兩年前老婆離開後,他再也沒醒過,每天模糊的看著世界,偶爾乞討來的錢全部換成了一瓶又一瓶的玫瑰紅或其他廉價酒。昨天晚上,朋友請他喝了大約十來種酒倒在一起的大雜燴後他就不醒人事,早晨發現自己在一個垃圾堆裡。他看見一個塑膠瓶子,露出了缺牙的微笑,拿了就來到老地方閑晃,等待人多一點準備要點零花。他摸摸口袋,拿出瓶子,他開瓶口。奇怪,這瓶口怎麼是塑膠的,而且出奇的小。啊哈,準是那些賣酒精的公司出奇招,想騙年輕人口袋的錢吧! 這年頭的人老喜歡新花樣。他瞇著眼看了看瓶子,除了黃色的柔軟液體外怎麼也看不清。也罷,喝吧! 他旋轉蓋子打開,把瓶口對準自己的嘴一擠。嘴裡則充滿令人不快的死味道,咒罵了幾句,他把瓶子丟在旁邊,裡面的東西露了些許出來。瓶子上寫著,機嘴牌超強潤滑齒輪油。不遠處,一條狗聞到了什麼正往這裡前進。

在次回到同樣時間,我們稍微把指針往前調一點點,一個約莫40歲左右的婦人板著臉正在幫老公整理假髮。她一想起昨天晚上回到辦公室拿文件後喝了杯水就開始拉肚子的事情感到生氣。半罐的止瀉藥沒有太大的幫助,加上今天要開重要會議,她實在撥不出時間去看醫生。經營古董生意多年的她什麼沒見過,居然會栽在這種小伎倆手裡,讓她不禁好氣又好笑。老了吧,她這樣想。她邊想著到底是誰下的手,邊幫假髮梳頭。她不經意的拿著假髮,想到生氣的地方使了點勁,發現的時候假髮裡的釦子居然掉了一邊,鬆緊網也破了幾個小洞。她嚇了一跳,耳裡又聽到浴室的水聲已經停止。他要出門了,我得趕緊想個辦法。看看手邊,一樣派的上用場的也沒有。她匆匆的在用雙面膠把掉了的鈕釦先黏回去。我下班回來再說吧,就說該送去保養就好了。反正再來就六日了,沒問題的。她異常的溫柔,為老公戴上假髮後輕聲送他出門,自己則簡單吃了個荷包蛋就開車去上班。

老伯起身,手上沾滿獩物,臉色大便。他用還完好的左手撿起了假髮,右手則在地上摩了幾下,直到看的出原本的膚色。他回頭,闖了個紅燈以三倍的速度跑回家。

================================================

先跟大家說聲抱歉,本來只是想介紹一下電影的手法,居然變成了一篇囉囉嗦嗦的故事。上面所說跟劇情一點關係也沒有,不想看的人可以略過。

由初次轉戰電影界的導演Pete Travis帶來的作品,編劇也是新人。由於"對新手的恐懼",所以我也是小小的猶豫了一下,最後在同事的介紹下才看了這部電影。她不停強調"拍攝手法很特殊喔,超好看的",於是我鼓起勇氣走進戲院。還不錯,我也覺得。

電影是以某天中午的12點為基準點,然後以類似拼圖的方式從第一個事件不停牽連到其他的事件,於是本來只是單純的狙殺總統事件越演越烈,成了一個犯罪組織精心策劃,想藉此讓美國攻擊摩洛哥的恐怖計畫。

如同一般懸疑電影的手法,影片裡面故佈疑陣,常常讓觀眾看某一個小事情,然後又在一個段落結束後回溯時間帶,然後從另外一個人物來看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們從最早的新聞監控中心看到總統的貼身保鑣,又看到要保護市長的警察,再跳到來旅遊並四處拍攝的黑人身上,最後回到真正的總統跟綁匪身上,而觀眾也終於得知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以敘事時間為手法來拍攝的電影不少,包含從頭到尾誤導觀眾的"奪魂鋸2"(Saw II)跟Christopher Nolan的"記憶拼圖"(Memento)和"頂尖對決"(The Prestige)等,為數不多。刺殺據點以一個時間為機關的電影來說拍攝的還不錯,除了吊觀眾胃口外也算十分緊湊且危機重重,而且除了當地的警察和弟弟被綁架的前特種部隊隊員兩人之間的關係沒有說清楚外,整部電影的結構可說是相當完整。且最後的結局,壞人因為良心而做下翻覆自己的車的抉擇也跟前面的冷酷形成強烈對比。當對象是自己的同胞時,冷血的殺手忽然成了溫體動物,善惡之間模糊的分野在觀眾腦袋裡留下了一個印記。

Dennis Quaid的表現尚可,但內心戲的表現還差一氣;Forest Whitaker所扮演的黑人攝影師無論是輕鬆或緊張或不知所措都讓人感同身受;演總統的William Hurt戲份不多,表現的,well,很總統。就是大部分演過總統的人的那種演法(希望你們能體會)。其他演員的部份,我印象比較深刻的是最早被 Dennis Quaid撥掉相機的那個男人,長的很像我看過的某日本AV男優。

雖然大體來說確實是值得一看的電影,但我想幾個地方還是要特別提一下。首先,時間倒流的方法雖然很有趣,但我認為次數是不是可以少一點,或方式稍為變更一下。看到最後一次倒帶畫面時,我開始有點失去耐性,到底是還要幾次? 幸好那次以後剛好就一路順暢到底。另外,最後Dennis Quaid跟壞人的飛車追逐有點單調,時間拖的又久,而且過程刺激的部分大概僅僅十秒,總讓人(我)覺得有點反覆,好像多拖個十分鐘也可以的感覺。終於追到後我也鬆了一口氣。

在看的同時,其實我最佩服的是那種"一隻手機霸天下"的劇情。首先當然是手機最基本的通話功能,這我收訊不良的PHS也辦的到。再來開始接入衛星地圖畫面時就了不起了,乖乖,居然還能連接攝影機,遙控電扇甚至操作狙擊槍瞄準總統並準確開槍,不禁讓人想鼓掌,但又要抑制鼓掌的衝動(畢竟人家演到總統被殺拍手怪沒禮貌的)。認真考慮我是不是也該去買個PDA來玩...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