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恐怖大師的三媽首部曲"坐立難安"後,我在隔天跑去吃了三媽臭臭鍋的"海鮮豆腐鍋"。鍋如其名,裡面有少量的海鮮,中量的豆腐,大量的高麗菜跟金針菇,是一款相當適合冬天吃的鍋品。可惜炎炎夏日,吃完後出了店門,恐怖的熱氣仍然讓我的眼鏡蒙上一層霧。適逢颱風過境,天氣襖熱,今日的大雨仍舊無法解暑。正是夏日炎炎不開冷氣無法眠的寫照啊!

回到電影。

雖然一度考慮放棄,但我仍舊本著找自己麻煩的精神,昂首邁向三媽二部曲。先來段劇情簡介:

這次的大媽住在紐約。一個女人因為常常聞到異味(肯定是臭臭鍋的製程),加上古董店的殘障老闆賣了她一本關於三媽的故事,她便決定調查所住公寓的地下室。她步下樓梯,看見一灘相當深的積水便靠了過去,鑰匙卻不幸掉入水中。憑藉著服務大眾的精神,身材不錯的女人下水拿鑰匙,卻被忽然飄過的屍體襲擊,嚇的沒穿胸罩的她赤腳逃回房間。她寫了一封信給哥哥,希望他能來看看。

女人的哥哥是個音樂系的學生,他的同學偶然注意到男人忘記帶走的信以後就偷看了別人的信,還跑去圖書館借關於三媽的書。見圖書館要關門了,女人帶走書想當雅賊。路癡的她跑進廚房想問路,廚師看到她手上的書生了氣,要拿她的頭去煲湯,嚇的她丟下書趕緊回家,還勾破了襯衫。撩人的她回到公寓,找了同公寓的男住戶來陪她。看起來一臉色郎的男住戶陪她聽了一下子的音樂,女人同時則打了電話要男人來拿他的信。電話講到一半,燈開始忽明忽滅,男住戶自告奮勇去處理保險箱,當然莫名奇妙被殺了,死前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偷摸了來看他的女人的胸部一把。女人隨即也中刀。男人趕來時,女人穿出走廊上忽然出現的布幕倒地而亡。

男人來到紐約找妹妹,不知妹妹已經被殺手斷頭而亡。妹妹的好友赤腳女伯爵來找他,也發現到了其妹走向荒廢樓梯的蹤跡。男人追去,卻因為心臟疼痛而倒地,女伯爵則被殺手發現刺殺而死。男人醒來後跟古董店老闆探聽消息,當晚企圖殺貓的古董店老闆在河邊溺貓時不小心跌倒,然後被趕過來的屠夫殺掉。女房東夥同伯爵的幫傭找出了女伯爵的珠寶準備享受好日子,幫傭卻莫名被一雙老朽的手所殺,趕來的女房東也被火所燒死。

火不停蔓延,男人根據提示打壞地板,找到了不會說話的老人。老人的喉嚨接上麥克風後坦承自己就是提供三個媽媽住處的建築師,意圖用針筒行刺男主角的老人被男主角推開,脖子被勒住一下後就說自己要死了。男人走下樓梯,發現了一個女人,女人說自己就是三媽之一的黑暗大媽,更說出她們三姐妹其實就是死神的事實。男人逃出房子,建築在他的面前付之一炬....

=========================================

這集終於揭露出三媽的個別身份,分別是眼淚媽黑暗媽嘆息媽,分別居住在羅馬、紐約、德國。我看的第一集是嘆息媽,這次則是眼淚媽,雖然這些名稱沒有什麼實際用途就是了。導演 Dario Argento按照第一集頗受好評的方式沿用紅色跟藍色為影片中的主色,象徵著紅藍,也就是唬爛(台);輔助色則是綠色跟黃色。坦白說沒什麼創意。


導演Dario Argento

這次女演員的選角頗得我心,除了女伯爵以外其他幾個女人都比第一集的好看多了;音樂沒有第一集吵,不過配的很糟糕;殺人手法普通,幼兒等級;劇情連貫度頗糟,只以看的懂為前提來拍,很多時候沒有什麼道理。導演的手法有幾幕真的太刻意(水中撿鑰匙摸老半天、女人死就死還要在走廊加上一個莫名的布幕讓她衝出來,而那布幕根本是忽然出現的、男人最後在撬開地板時拿小刀去撬,手居然可以握住刀緣老半天沒受傷,這未免太離譜了吧),而詭異跟刻意只在一線之隔,因此懸疑度幾乎零蛋。這次的美術也沒有第一集來的好,總之是個不怎麼樣的續作。


不恐怖的眼球妝

雖然上面批評居多,影片倒是有些地方意外的頗具娛樂。例如我前面有提到的出水美人,她在水中被靠近的木乃伊嚇了好幾次,那幾分鐘真的挺搞笑的、跑離圖書館被追殺時卡在門的卡鎖上,我一直很期待女人的衣服被扯破,那一分鐘挺high,可惜最後沒破、住戶男剪紙還切換一個女人被很三流的吊著脖子很虛假掙脫的畫面也讓我嘴角上揚。最後,本片最經典也最好笑的地方,就是在古董店老闆跌倒被老鼠襲擊後衝過來的屠夫二話不說拿起刀來就往他的脖子剁 ,這種反差的感覺很黑色幽默,讚!

整體來說其實笑點約有三四段,看的時候我噗嗤的笑了好幾個,心情還挺愉悅的。可惜中場沒什麼高潮,殺的也不好看,害我一度疲累,不過最後的屠夫終於讓我重拾微笑的嘴角,撐到了電影結束。以喜劇的角度來說尚可,不過以恐怖片的角度而言,這部電影有鳥到。請不要刻意去找這部電影來看,裡面沒有絕望,只有失望。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