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沼京一有著可以讀人心、入人夢的能力,偶爾會在朋友或家人的要求下進去別人的夢中試圖挽救對方的性命,但救活的機率並不高,還導致他因看到了太多惡夢而想了結此生。在他的眼裡,世人都是一群口是心非、臉上有著漩渦的怪物。

一個年輕女性在講了一通電話後被發現陳屍在自己家中,死因為頸部及大腿動脈大量出血所導致,室內並無入侵現象,老練的警察關谷因此判定為自殺。但在從國際處刑警自願轉調一線警員的霧島惠子的堅持下,年輕警察若宮仍將證物手機帶回後續追查。第二起殺人事件發生,死者為一有婦之夫,他在妻子眼前用美工刀將自己自殘噴血而死,而手機號碼同樣在死前撥給了一個不知道名字,只知道被稱為0的傢伙。警方高層開始重視此事,並決定從兩方面進行調查:一方以正規手段去進行諸如找到手機主任或確認相關證言的工作,另一方,也就是霧島這邊,則是從資料科那裡得到了影沼京一的情報,希望能藉由他進入即將成為被害者的人夢中確認情況。



上吊自殺被阻止的影沼拒絕,且將一杯水潑到了霧島身上,她仍然禮貌的留下了名片希望改日回心轉意時可連絡她。晚上,霧島做了同樣的,有個紅衣女子想殺她的夢而驚嚇醒來。影沼來電,要她別撥0的號碼。電話結束後若宮來電,表示他撥通了0的電話,並聽到對方說"碰到了",其他倒無異狀。電話結束前,霧島清楚的聽到了電話那端傳來第二名死者發出救我的聲音,正如之前他們從手機上所聽到的第一名女子的聲音一樣。聯絡完影沼後(實際上是答錄機接的,但影沼醒著),霧島匆忙趕到警局,若宮喝了酒正在頂樓的椅子上躺著睡。影沼出現,說他其實不想做這種事,並要霧島無論結果如何下次這種爛差事別找他。影沼來到沉睡的若宮旁,脫光裡邊的衣物只穿著破舊的大衣裹著身體,在若宮眼皮跳動之時開始跟他進行猶如夢囈般的對話。不久後若宮透露自己覺得世界上有太多人渣活著,在夢中開始被一個拿著菜刀渾身是血的肉塊攻擊,影沼即時從夢中的電線桿上跳下阻止了怪物,但他被割傷且丟入水中,若宮則被怪物攻擊。現實生活的若宮拿著打破的酒瓶開始劃傷自己的頸動脈及他處,霧島出腿踢掉酒瓶時已經太晚,若宮從扶手掉下樓死亡。



在醫院看顧昏迷的影沼時,他正做著媽媽那段因討厭他而躲在浴缸裡痛苦扭曲的夢。看著影沼不停輕喊著"媽媽",疲累的霧島不知不覺陷入夢境,同樣的紅衣女孩,也就是她自己,再度登場,而影沼在夢中的出現喚醒了她。霧島明白希望影沼能協助破此案,影沼則說他不想死在夢中,要的話兩人現在一起死好了,說完就逼霧島掐住他的脖子,但最後又咳嗽著作罷。眼見交涉不成,霧島拿起電話撥給0,但在通話未完時結束了電話,她將成為下一個受害者。

那天起,霧島不敢睡覺,但在幾天後疲勞值也將臨界,便再次打了電話給0,同樣沒說完就掛斷。講完這次的電話,0在家裡拿著菜刀開始打拳。霧島真的不行了,而影沼則仍無幫忙之意。她最後一次打電話給0,希望能在死前知道0是怎麼辦到的。0說他第一次打電話給女孩的時候是真的想死,也把刀刺進了自己的腹部。但就在失去意識之後,他發現自己進入了女孩的夢,且瘋狂的渴望吸食對方的血,因此殺死了女孩。甦醒後,他發現自己腹部的傷口居然好了。之後的案件手法也如出一轍。



霧島終於睡去,她在夢中換上了紅衣,不停的逃離怪物的刀擊後躲進了一個舊式大灶中並鎖起門不讓怪物進來。未料怪物仍從排煙口爬了進去,幸好影沼出現擋下了怪物的攻擊。影沼在意識中跟0以人的姿態對話,並從耳朵處打開其腦袋喚醒了0小時候跟妹妹在大灶裡玩但被老師關在裡面,妹妹還被老師刺進來的鐵釘劃開頸動脈而死亡的過去。霧島的夢中,影沼仍跟怪物僵持不下,而此時已喚醒求生意志的霧島忽然的安撫了怪物受傷的內心,讓肉球怪最後跳窗跌上一台車的引擎蓋後五臟六腑爆裂而亡。

現實生活中,0早在第一次自殺時就已經開始住院並昏迷,但意外的是他仍用手機跟多人聯絡,直到死在霧島的夢中之後才停了鼻息。霧島在跟關谷報告事件已經結束後抱著影沼睡了好一段時間,等影沼出院後則找他一起去吃拉麵。

========================================



本作導演為塚本晉也,集編劇、演員、美術、製作、攝影、編輯、導演於一身,應算才子類的人,據說昆丁塔倫提諾、詹姆斯王(奪魂鋸的導演)、Gaspar Noé(蠻有名的禁片不可撤銷的導演)、Darren Aronofsky(力挽狂瀾的導演)及詹姆斯王的朋友Leigh Whannell都頗為欣賞他。此番的"惡夢探偵"塚本非但自己導,更出演了壞蛋一角,在片中用菜刀打起了類似太極拳一類的武術,也有不少心理戲的表現;男主角松田龍平為名演員松田優作之子,主攻電影,偶爾也有日劇作品,最近的一齣是日本NHK大和劇天地人中的伊達政宗一角,據說是個演技派的男演員,曾得過不少新人獎;飾演若宮刑警的安藤政信照樣大有來頭。除了一堆新人獎的肯定外,他也曾出演"鐵道員"、"69"、"大逃殺"、"惡女花魁",甚至梅蘭芳都可以見到他,曝光率相當高;老警察關谷由老牌影星大杉漣,其參與作品之多應已破百部,故有"擁有三百張臉的男子"、"變色龍"等美譽;最後,女主角霧島由創作型歌手hitomi飾演,其所推出的專輯雖不能稱大紅,但都有不錯的銷售。電影、舞台劇、紅白歌合戰,偶爾都可以看到她的出場。


大杉漣

然後,你們猜到我接著要說什麼了嗎?

我討厭這部電影。

從男主角開始。既然他是演技派,應該讓他演點可以發揮的戲吧!雖稱為男主角,松田出場的鏡頭九成只要結屎臉就能打發掉,我完全無法看到他的演技;大杉漣,雖說演過的戲很多,但除了真的某幾部外,他大多也都那套表情走天下,在"惡夢探偵"中也沒有什麼表現;安藤政信,戲份不多,夢境那段演的很爛;塚本出演的反派打的菜刀拳很斷,有點遲緩感,最後跟男主角對峙時候的感情戲也平平淡淡;最後,戲份最多的hitomi,演技從頭糟糕到尾,連驚恐的時候都演的,請原諒我這麼說,好像是被跳蛋攻擊的女角一樣。每次鏡頭特寫她我就只有搖頭的份。

但是,我不怪演員。因為,一部戲如果只有一兩個演員表現不好那還可以說是演員的問題。當所有的演員表現都欠佳時,導演要負起完全的責任。身為監督、指導者,你怎麼容許這樣的作品出現在觀眾眼前呢?

所以,我們現在把狙擊槍口瞄準導演:塚本晉也。



"惡夢探偵"改編自導演自己的小說作品,實際觀影時卻讓我覺得有點像是改編自漫畫或是電玩的電影,少了小說應有的強烈故事性,多的是怪異的鏡頭。片中數度出現的夢境戲應是全片重點,然而除了速度感掌握失焦外,怪物的襲擊亦難讓觀眾感覺到一絲恐懼,第一個女人被殺時我還在想說"她身材好像還不錯"這樣的課題。此外,電影中搖晃鏡頭的使用表現出的應該是速度、驚慌、寫實,但因塚本過度使用而讓我產生一種:ㄜ,是想讓我體驗搭雲霄飛車的快感嗎?那我還看電影做啥?我就去六福村搭笑傲飛鷹就好啦!你又不是像"厄夜叢林"那種假裝真實的電影。搖晃鏡頭應該拿來強調,不是拿來濫用的,看多只會讓觀眾麻痺而已;而在故事的呈現上,坦白說我覺得也無特出之處,反正就板著臉看完就對了;最後的結局更是讓我只想用"鳥"這個字來形容:女主角忽然撫慰0受傷的心後他就願意自盡?這什麼老套的劇情啊!最後揭開0其實一直都在昏迷狀態殺人更是讓觀眾感覺不到一點"啊~原來如此",反而想跟隔壁的人討論等下要去吃什麼東西填肚子。拉麵,也許吧!順便喝點啤酒好了。



我看的懂大量的水除了表示男主角曾差點被親生母親淹死,也表示一種母體回歸的渴望,希望自己從來沒有出生過;我看的懂女主角因為不順心而創造出一個想結束自己生命的心魔,而最後她因為經歷過此事件後產生了想活下去的強烈慾望而與之一體化並看見活著的美好;我看的懂0是因為親眼看見妹妹被殺死卻無法挽回她的命而走上歧路,利用自己的入夢能力,懷著對世界的恨去殺人。也在感受到女主角溫柔的心後認清自己是惡魔而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然而,就算看的懂導演想表達什麼,"惡夢探偵"還是我2009上半年度看過最爛的電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