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女朋友的關係,在新莊住了五年。

圓圓的她聰明,個性很好,喜歡吃甜的,對價目表著迷。價目表品項越多,她下決定的時間就越長,總是這個也想吃,那個也想嚐,每每到我臉色變了,她才一臉無辜的要我在兩個中選一個讓她吃。不好吃的話怎麼辦?當然是我這個做決定的人要負全責。

不過,如果是她喜歡,也熟悉的食物,她就會邊吃邊露出大大的,幸福的微笑,用充滿感激的眼神看著她的英雄,嘴巴也不忘嚼嚼嚼的,松鼠一般。

這樣的她,冬天喜歡吃雞排,夏天喜歡吃粉條冰。

相傳自明代起,番薯粉就已在潮汕平原一帶,乃至於海南島,流傳開來。早期,番薯是農人的「俗糧」,三餐通常跟番薯製品都脫不了干係:早餐番薯粥,中餐蒸番薯,晚餐則是番薯粉製成的粉條炒青菜、肉絲等,農人的幸福全寫在臉上。夏天午後,農人在粉條裡加入涼紅糖水,大飲一口,滑嫩從齒間咬合開始,咕嚕一聲滑落胃袋,清涼、消暑。

IMG_6032.JPG

傳統的粉條製作方式

番薯生粉加熟粉和水攪拌成漿,濃淡調妥後,粉漿倒入有孔的容器並抖動之,讓穿過孔洞的粉漿落入沸水中,即成粉條。

IMG_6039.JPG

公園旁,鳳凰花盛開的樹下,我與她用一碗碗的粉條冰來滋潤我們的愛情,希望它能如粉條冰般甜蜜、爽口、滋味無窮。夏天,是幸福的季節。

有一天,女友的稱號多了個「前」字。加上了這個「前」,那些過往仍甜蜜,只是遠了些,只是淡了些,只是不會再重來。

「你知道嗎?你是我唯一的前妻喔~」我開玩笑的跟她說。七年的時光,那些喜怒哀樂,那些柴米油鹽,讓我們仍維持著鐵一般堅定的友誼。因為我知道,也許,世界上不會再有一個如她那般懂我的人。

舊地重遊,同樣的老闆,同樣不穩的木桌,同樣的粉條冰,同樣的綠豆仙草粉圓杏仁。不同的是,鳳凰木下只剩我一人。

粉條冰裡,似乎多了一丁點鹹鹹的味道。也許,那是因為我還沒從那段感情中畢業吧!不過當人擁有了這樣珍貴的回憶,誰還管它能不能畢業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