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tter Island1.jpg

辦案能力卓越的法警Edward Daniels,小名Teddy,與夥伴Chuck搭船來到一座與世隔離的巨型精神病院查辦一件脫逃案件。殺死三個孩子後因拒絕承認事實而被送至此的Rachel Solando離奇脫逃,院方怎麼也找不到他。他自願來到這座島上辦案還有一個原因,就是要來會會害愛妻Dolores Chanal被燒死的縱火犯Andrew Laeddis。然而隨著他的偵查逐步深入,案情也越發撲朔迷離,似乎隔離島本身即藏有一個巨大的陰謀...

Shutter Island3.jpg

影片一開始,我們就看到Teddy跟Chuck站在船上聊天,非常後製的海浪濺起一波波浪花,類似的嚴重視覺破綻一次又一次浮現眼前。「咦?這真的是馬丁‧史柯西斯的作品嗎?怎麼記得他以前不會這樣。」直到謎底揭曉,觀眾才知道自己原來早已進駐Teddy大腦,跟他一起在現實與想像的世界中旅行,不停在兩地間跳躍。夢境與真實,從此沒了界限。

Shutter Island2.jpg

電影時間總長兩小時18分,較有經驗的觀眾很容易就能猜到結局,也許還能順便破解變位字(anagram)之謎,畢竟這招在推理小說中並不罕見。Andrew告白後,故事也來到盡頭。回顧剛剛的兩小時,我看不出它跟太多企圖將觀眾拐進一團混亂的電影有何不同,也沒感受到那應有的,走完漫長旅程後的感動。直到最後一句台詞被講出,《隔離島》才有了存在的意義:「哪個情況比較糟呢?像頭怪物般活著,或以一個好人的身份死去?」知道自己終究無法面對曾犯下的罪行的Andrew選擇了燈塔行,選擇了永遠的茫霧。這是一個人的救贖,也是他至死方休的詛咒。比起利用較隱晦的方式陳述此段的原著來說,電影版本更明確地讓觀眾感受到這個抉擇的沉重。這是一個殺人犯的終極逃避,卻也是一個殺人犯的終極面對。遺忘過去是殘酷的,但對Andrew來說則成恩賜,他永遠也無法憑一己之力獲得的恩賜。但這樣的結果究竟是上帝的慈悲,還是祂的懲罰?

Shutter Island4.jpg

我不知道。但當我將耳朵湊近牆壁的裂縫時,我聽到了一行詩句。
「And my soul from out that shadow that lies floating on the floor Shall be lifted - nevermore!」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