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四段故事,四個不同的地方交織而成的龐大電影。一個摩洛哥人跟他的鄰居買了一把槍用來打偷吃羊的豺狼。父親出門後,兩個孩子帶著槍去放羊,哥哥一時興起,跟弟弟打賭槍沒有辦法射到三公里。哥哥開槍,什麼事都沒發生;弟弟射到了一個美國女人。

Richard跟他的太太Susan兩人最近鬧的不愉快,一同到摩洛哥去旅遊。途中,車子忽然遭到槍擊,Susan大量出血,命在旦夕。同行的導遊連忙帶著他們至自己的村落靜養,同時也聯絡大使館做相關處理。

一個墨西哥籍的女傭照顧兩個美國人的孩子,跟他們的感情相當的深厚。由於兒子的婚禮,她原先預計請假一天,但突然先生那邊又出了狀況,他希望仍然由女傭照顧孩子們。由於找不到人可以代替,女傭帶著兩個孩子至墨西哥參加孩子的婚禮。

一個日本的聾啞女孩一直想找機會脫離處女之身,同伴中只剩下她一個人沒人要。她的父親工作十分繁忙,加上太太幾年前去世,跟這個女兒之間總有些代溝。某天回到家後,一個警察登門拜訪,她喜歡上了這個警察。

故事大概是這樣開始,之後就不停的交錯。警察找到了槍的出處,摩洛哥人帶著兩個孩子逃亡,最終被抓到,大的孩子不幸被擊斃;經過漫長的等待,直升機終於來了,Susan手術成功,夫婦倆的感情也回歸正常;女傭的姪子酒駕衝出國境,後來連帶導致警方驅逐女傭出境;聾啞女孩在警察面前脫光衣服,仍舊被拒絕,但她透過紙條道出了自己寂寞而痛苦的心聲。

簡單來說就是這樣,用看的花了快兩個半小時。劇情倒也不是說編的不好,事實上除了男主人一開始答應女傭請假後來反悔比較奇怪之外,沒什麼太不合理的地方。只是怎麼說,故事真的太長,雖然說非常符合Babel片名的意義,但彼此間的聯繫點略顯薄弱,焦點分散成了四個,尤其女傭的部份實在沒什麼必要。當然你以呈現巴別塔意義這部份來說,我們確實看到了相同語言間的隔閡、不同語言間心意的相通,也看到了人性的寂寞、疏離、似近而遠的脆弱人際關係。但是,整體來說故事的張力跟結構因此鬆散了許多。

說說幾個我比較深刻的。Cate Blanchett要尿尿,Brad Pitt幫他扶的那幕非常的寫實,兩人間悲喜瞬間的交錯,感情油然而生的氣氛不錯;聾啞女孩脫光那幕雖然我本來就不預期會看到什麼了不起的東西,但是看到那瞬間我真的叫了出來,怎麼會這麼瘦啊? 好像長期照顧小兒痲痺的兒子跟重度智障的女兒,早上幫人洗衣服,下午去工廠,晚上在家作手工,偶爾前夫會為了酒錢回來家裡翻箱倒櫃,阻止他又會被打的頭破血流。區公所的先生美其名會來探視,實際上只想要太太的肉體。房東先生也是成天想占她便宜。為了孩子,她努力的活了下來。最後她會在兩個孩子都得傑出殘障同胞獎的那天帶著微笑而走。前夫會因為喝醉經過鐵路被輾斃。區公所的先生因為搞大同事女兒的肚子被分發到鄉下,最後被野豬撞死。房東家發生火災,太太剛好帶著孩子出去參加喜宴,他是唯一的死者。看起來就是這麼可憐而貧乏的身體,不知道大家能不能體會我的感受。

看到那副身軀的同時,我就在想,是不是瘦女人衣服裡都長這個樣。脫掉從五分埔買來的衣服後,剩下的只有包著皮的保健室骷髏。怎麼會有男人喜歡這種的呢? 仔細回想,會對這種女人下手的應該有只有David、Ken、Kevin、小康、阿璧、小毛、胖子...想想還真多啊,看來問題出在我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