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John Collingwood的女兒Mari計畫跟朋友Phyllis去看一個"嗜血"(Bloodlust)樂團的演唱會。其母Estelle對 Phyllis低下階層的身分、她們所去地區的壞名聲及女兒不穿胸罩的行徑均表不滿,但父親認為女兒的17歲生日只有一次,有何不可?給了她一條象徵和平的項鍊,父母讓Mari離家。


Peace!!


評:我前不久看了一部電影叫"恐怖煉獄",女主角剛開始要出門時也是不穿胸罩被父母糾正後穿上出門,沒想到還是被變態胖子給逮走了。這故事告訴我們:只要漂亮,穿不穿胸罩都會有風險,出門還是穿雪衣加上口罩比較保險。


在屋旁的小河邊玩耍嬉戲一陣後兩人上路,車上的收音機播放著有三名犯人逃獄,分別是Krug Stillo及其用藥物控制的兒子(Junior),Fred Podowski(綽號黃鼠狼),及一名用腳把狼犬踢死的女人(叫Sadie),四人合住在一間小房子準備逃亡用品。兩個女孩傍晚時到了目的地,演唱會還沒開始,她們先去吃冰淇淋。此時,Junior被老爸趕了出屋在門口發呆,兩個女孩靠過去問他有沒有大麻,Junior假意要跟她們交易將她們騙進了屋子,兩個女孩這才知道進了賊窟。Phyllis先求饒,四人怎可能放羔羊回家,Fred挨上了她的胸口嗅著年輕女體的芳香被Phyllis吐了口水。 Krug阻止了拿出小刀的Fred,一拳打暈了Phyllis;同樣的時間,醫師太太正在家裡為女兒烤著蛋糕,醫師則對著嬌妻調情,和樂融融。


評:買大麻記得找熟人。


四人將兩個女孩放進後車廂開車離去,Krug要Sadie脫掉內褲背對他坐上他的大腿進行交合;醫師夫婦電話聯絡警方,對方只要他別擔心,年輕人都是這樣。車子忽然拋錨,四人於是把兩個女孩帶進了樹林欲強暴之。十分碰巧,此片樹林剛好就在Mari家旁邊。兩個警察聽完醫師的說明後吃光了醫師太太招待的東西後就道別,看到路邊拋錨的車沒特別在意就回警局了。

Krug要Phyllis直接穿著褲子尿否則將用刀傷害Mari,看到Mari指頭上的血後Phyllis含著眼淚尿褲子。Krug本來想下達更怪異的命令,Junior則警告父親不要做傻事否則可能會殺了人,取而代之他建議可以讓兩個女孩親熱讓他們觀賞。礙於情勢兩個女孩脫光了衣服在地上不情願的磨蹭,Mari難過的大哭。

娛樂看的差不多了,Krug說自己要去找一點燃木要同伴們看好兩個女孩。Phyllis假裝服從順利穿回了衣服,並偷偷對Mari耳語說自己會跑開引起他們的注意,要Mari藉機逃走。Phyllis趁隙快速逃開,Fred跟Sadie追著她跑,Junior則留著看守Mari。Mari不停想說服 Junior讓她走,Junior卻不敢違背其他人的命令。一陣追逐後Phyllis用石頭打傷了Sadie的頭後逃進一座墓園,距馬路十公尺內,卻被拿著開山刀的Krug擋下。Fred跟Sadie剛好也追了上來包住了她。Fred的背後一刀讓Phyllis倒下,三人看著Phyllis滿身血的往前慢爬不久後也緩步走了上去。Krug抓住,Fred跟Sadie輪流用刀刺進Phyllis的上半身,Sadie甚至還拿她的內臟出來玩樂。此時,兩個警察終於知道拋錨的車正是逃犯所有而開車追了上去,車卻因為忘了加油只得停在路邊,兩人徒步前往。


評:永遠不要相信被害人;開車出門記得先看油表。


雖然Mari將項鍊給了對方,Junior終究還是沒有放走Mari。渾身是血的三人回來先用Phyllis的斷手嚇的她不敢反抗後Krug強暴了她。完事,Krug讓Mari穿好衣服後去林中的湖邊禱告。Krug從Fred手中拿來了槍(啊剛才追Phyllis時是都不會拿出來用喔)。Mari走進湖水後開始仰泳,Krug對著她開了數槍,見她沉入湖中才離去。此時的兩個笨警察遇到了開車經過的養雞女要求上車卻被嘲笑後被拒載。


評:沒有魄力的警察什麼都不是,詳細做法請參照"超時空戰警"。


用湖水洗好身上的血漬後四人來到Mari家藉口是路過的生意人投宿,醫師夫婦熱情款待。吃飯時在房裡睡覺的Junior因良心不安而不停大喊,Krug進去阻止了他。睡覺時分Junior因毒癮犯了要求老爸給藥卻被拒,他去廁所痛苦的蹲在地上。醫師太太進去確認情況,偶然注意到Mari的項鍊後隨即起了疑心。趁著四人都集中在Mari的房間聊天,醫師太太偷偷進入他們放行李的房間,打開行李箱後她看到了染血的衣物,同時聽到四人的對話:正是他們殺了自家女兒還丟進湖中!夫婦倆衝往森林中心的湖泊找到了女兒,可惜Mari早已斷了氣。


評:節儉是美德,但衣服沾了血就燒了或丟了吧!


Fred做了一個被醫師夫婦用挫刀拔牙的夢而驚醒。此時的醫師正在地下室找工具要懲治惡徒,醫師娘則在客廳發著呆。Fred靠近勾引醫師娘,她將他引到屋子外面以報殺女之仇。此時的醫師正在設立陷阱:拐人線、電人墊(沾水的墊子加上通電的電線)、滑人膏(刮鬍泡沫弄地板上),老鬼當家即將上映,各位觀眾請準備好爆米花。

醫師娘先馳得點:Fred中了詭計後任由醫師娘將他的雙手反綁,正在享受著吹簫的甜美時老二一陣劇痛隨即斷成兩截。醫師跑進三人的房間弄暗了燈光用獵槍先攻,Krug沒死逃出了房間,兩人客廳肉搏戰。Krug敬老尊賢讓醫師先攻,他的攻擊卻造成不了任何傷害。Krug反擊,醫師節節敗退。救星出現!Junior拿著槍瞄準老爸要他住手,Krug笑笑的指導他,最後要其子飲彈自盡,Junior照做後當場死亡,血噴了一牆。醫師往地下室逃,Krug拿著醫師的獵槍追上去卻發現沒有子彈,醫師拿出電鋸大反攻,Krug本來想逃卻被電的倒地。醫師開始追殺Krug,椅子桌子啥玩意碰到就鋸開。Sadie從後門逃走跟醫師娘扭打成一團,Sadie打贏後又開始逃卻因天色未明而掉進了游泳池,醫師娘拿著Sadie掉出的小刀追了上去劃開她的喉嚨。醫師的電鋸逐步靠近,從來不怕死的Krug第一次露出害怕的神情。就在警察終於趕到的同時,Krug的身體已經從中被鋸開,地板成了地獄的血池.....

======================================



來自指導過原版"魔山"系列、"半夜鬼上床"、"驚聲尖叫"系列的美國恐怖大師Wes Craven於1972年自編自導的處女之作,被某些人譽為十大禁片之一。故事簡單來說就是幾個逃犯殺了兩個女孩後偶然住進一間房子,此房子的主人正是其中一名女孩的父母,於是父母開始展開復仇。大概是這樣的故事,乍看之下一點也不特殊,Wes的處理手法卻讓它不凡。

首先,電影雖然歸類為血腥殘忍,如同它的宣傳標語所說的"為了避免昏厥,重複告訴自己:這是電影,這是電影,這是電影....",影片卻加入了約七分之一的搞笑情節順便諷刺警方的辦事不力當作對比,配合上開頭的美麗景色跟兩小無猜及前半段的開懷音樂來加強反差的效果,成功的讓部分觀眾陷入情緒的迷亂恐慌中。搖晃的鏡頭跟特寫的大量剪接則讓Phyllis被殺的一幕挑動了人心中的恐懼。

劇情的單薄是本片最大的缺點,由於故事太短,導致樹林的幾個鏡頭(尤其是追Phyllis的段落)太過無趣而缺乏張力跟連貫,前面所提的Fred明明有槍卻不拿出使用也是破綻其一。後頭房內復仇時醫師與Krug的對決力量的掌握不足,演員們的動作有點段差,觀眾情感的攀升猶如坐上生鏽的雲霄飛車還沒到頂就卡住了。湖邊一幕醫師夫婦找到女兒時屍體的胸腔起伏跟頭部動作正常情況下是大缺失,不過據說Wes Craven的構想是女主角仍然活著並指認了凶手,所以這部份姑且也就略過不談。

聽說"殺人不分左右"本來涵蓋著大量的殺人、強暴、血腥鏡頭,卻因為電影院不給上映只好剪成目前的普及版,聽了有點可惜。但單就普及版的情況來看,"殺人不分左右"在故事的結構性跟創意上有其獨到之處,但導演的功力跟演員的表現尚待加強,所以就算是導演剪輯版大概也只能多幾分噁心。對一般人來說也許有點震撼力,不過對心智早已被大量恐怖片摧殘的觀眾來說我想只能算是如同有點變了味道的豬頭皮般不及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