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同提到愛情片就會想到鐵達尼、提到動作片就會想到藍波一樣,說到殭屍片,你就會聽到George A. Romero的名字。從第一部低預算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開始,他接連拍了"活人生吃"(Dawn of the Dead)、"生人末日"(Day of the Dead)、活屍禁區(Land of the Dead),嚴然殭屍界的大導。現在,來到08年,紀錄片形式的"活屍日記"就在我們眼前。


看起來正經,滿腦子殭屍的George A. Romero。


這是一部嚴肅中有帶著喜感的電影,尤其一幕啞巴農場主人丟出炸彈炸爛殭屍後在小黑板上寫"I'M SAMUEL, HELLO"真是經典。故事描述一群電影系的學生面臨忽然的死屍復活,大家決定先幫導演也就是主角的女朋友回她家,同時間主角則決定要拍攝一部紀錄片留給後人。影片最令人欣賞的倒不是第一人稱視點,而是殺死殭屍的各類方法: 用電擊器電殭屍的頭、用溶液融化殭屍的腦袋、Samuel用鐮刀刺穿自己的頭跟殭屍同歸於盡、教授宛如魔戒弓手般用弓箭射穿殭屍的頭、壞警察爆頭殭屍後還透過那個殭屍頭上的洞繼續開槍殺其他的殭屍....五花八門的殺法讓人心曠神怡,猶如不停送上門的各類甜點一般。舒服啊!

然而,就在這種心涼脾肚開的同時,我們不但見證了殭屍吃人,我們更看見人吃人的情況。藉由武力,藉由媒體,在滅世的前夕人跟人仍舊互相猜忌、互相吞食活命的資源。影片最後,藉由殘殺屍體的描述,整部片的骨架亮閃閃的擺在我們眼前。人類到底值不值得活下去? 殭屍難道不是來自上天的懲罰嗎? 我們是否把世界建構成一座巨型的蛾摩拉城?

"我們停下,沒有幫助,只是凝視"(But we don't stop to help, we stop to look)、我們對抗我們,我們對抗他們,他們就是我們(us against us, us against them, they are us)。影片強烈傳達出人類其實正是這一切代表毀滅的殭屍的來源。我們的醜惡引來了他們、創造了他們,讓我們被自己的罪孽所吞噬。如同導演只拍戲不幫忙的行徑,"誰想活在這樣的世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給那些倖存者留下紀錄"。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隱藏在攝影機後的成名慾望跟洞悉未來而放棄求生的最後選擇。他的遺言是"Shoot me",拍攝我,射死我。

描述的時間僅有兩天,從10/24-10/26,人類醜惡的行徑卻已經綿延幾百個世紀。要不是電影太過痛快,實在很適合拿來當作公益的廣告。George A. Romero是個了不起的導演,能把娛樂跟寓意包在殭屍的身上向我們走來。片中的演員演的還算真切,只有他們的有錢朋友變成殭屍後起來打破雕像那幕太虛偽做作,還有關在游泳池的殭屍居然白天一到就能跑出游泳池這種比較奇怪的小疏失。特效跟化妝的部份非常棒,有關屍體的破壞都十足的真實。整體來說是一部兼具開懷跟教育的電影,雖然我對開懷的部份印象比較深。

電影的最後一句話,我把它借來當作我此篇影評的最後一句話。

"Are we worth saving? You tell me"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