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da交了一個計畫去搶銀行的罪犯George當男友,並以介紹哥哥為由介紹了自己的真正男友Otto加入計劃。George有一個名為Ken的口吃手下,他碰巧也養了一隻叫做Wanda的魚。

搶劫成功,他們將贓物存在一個舊車庫裡的保險庫,但當大家都離開後George又把贓物換到了其他的地方保存。Otto的通報讓警方迅速逮捕George,而他已經把鑰匙放在魚飼料的罐子中。Wanda跟Otto發現保險庫空蕩蕩,Wanda遂去跟獄中的George相見想探出些口風,但什麼也沒問到,對方更懷疑是Otto告的秘。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如此我就來跟George的辯護律師打好關係,難保George不會對他坦承一切,Wanda這樣想。喬裝成來自美國的法律系學生,美艷的Wanda成功吸引了生活相當乏味的律師Archie的注意。



回到住家嬉戲的Wanda跟Otto倆人聽到Ken回來( 觀眾在這段知道了Wanda喜歡Otto的原因是因為他會義大利文 )。躲在門後,Wanda看到Ken把鑰匙藏在水族箱裡的寶箱飾物中。就在Otto誆騙Ken自己是gay並喜歡上他的同時,Wanda取出了鑰匙將其放在自己的項鍊中。隨後Wanda給了Ken深深的一吻,得知對方不知道贓物的所在地後便離去;另一方面,由於搶匪們逃離時車速過快差點撞到一名養著三隻約克夏的老婦人,George的臉孔被老婦人認出,成了對他不利的證人。

Wanda來到Archie的律師事務所,自白了自己的身分,並說自己對Archie一見鍾情,成功的撥動了這英國律師心中的那根弦;回到住處,Wanda跟Otto瘋狂做愛、Archie則趁妻子換睡衣的時候用剪刀剪掉腳底的硬皮。

來到George的聽證會,George將老婦人的地址趁隙遞給Ken,Otto在知道後跟Ken賭一磅他殺不了老婦人;法院外,Wanda對Archie再一次訴說自己對他肉體的渴求。

不久後的某個夜晚,Archie的太太跟女兒去看歌劇,Wanda跟Ken則潛入Archie家。Wanda意外的出現稍微嚇到了Archie,但卻不失為他們後續激情的好前戲。不停告誡Wanda不準碰老二的Otto聽到Wanda的淫叫怎麼也忍不住衝了進去,Archie忙著吻Wanda的乳溝沒注意到他,Wanda則要他快走。不久Wanda說自己渴了,Archie趕忙去拿香檳,Archie的妻女則因車子爆胎剛好回家。Archie看到坐在客廳的妻子嚇了一跳,此時的Otto躲在房門後,Wanda則躲在玻璃櫃門後。情況緊急,Otto自己跑出來說自己是CIA的特務,正在為了確認KGB的動向而在這一帶住宅進行秘密行動。由於Archie的岳父正是國家特務,Archie妻子並不相信對方的身分,不過總是矇混過去。而Archie的女兒意外撿到Wanda的項鍊,眼尖的太太看到了項鍊,也看到了上面的W( 他太太叫Wendy ),認為是老公買給自己的禮物而大喜。稍晚Wanda終於逃了出去。



利用之前偷來的衣物,Ken帶了杜賓犬來解決老婦人的性命,但杜賓犬卻只咬死了其中一隻約克夏。老婦人嚇了一跳,但吃了隨身的心臟病藥後身體無恙。

來到George的住處,Otto看到了Archie給Wanda的密函,知道兩人將在某棟別墅相會,忌妒心大起。Archie與Wanda倆人在別墅深情擁吻,但Wanda以還沒拿回項鍊為由不給Archie上。忌妒的Otto再次衝進了打斷兩人,更把Archie倒吊在窗戶外要他道歉。

第二次暗殺行動,Ken打算利用車撞死老婦人,卻又壓扁了第二隻約克夏。

Wanda再也受不了Otto的愚蠢,訓斥了他一段後要他跟Archie道歉,Otto勉為其難的答應。來到Archie的住處,他正在行搶自己的房子要藉機偷走項鍊。然而愚蠢的Otto以為對方是一般盜賊,跑到屋內將Archie打暈,拿掉蓋頭的外套後才知道自己又做了蠢事。Archie的太太回來後大驚,Archie則找了理由藏起項鍊離家。



來到別墅,Wanda對找回自己的項鍊非常開心,也對會法文、義大利文、俄文的Archie深感着迷。就在Archie脫光衣服準備跟Wanda上床時,一家子人忽然衝了進來,表示自己已經租下這個地方。巧合的是,Archie還跟他們買過房子。

Archie打了電話給Wanda表明要結束兩人的關係,而還沒找到道歉機會的Otto來到Archie家外面等他。看到Otto的Archie相當害怕的逃開,逼的Otto拿出槍指著對方的鼻子道歉,而兩人的對話都被Archie的太太透過二樓的窗戶聽到。

第三次暗殺行動,Ken要用狙擊槍製造意外。確認老婦人出門後,Ken對準婦人家門上懸掛著的大石頭( 上面正在興建 )的卡栓開了一槍,而石頭下墜的聲音讓老婦人誤以為下雨進去玄關拿傘,石頭壓死了最後一隻約克夏,老婦人終於心臟病發而亡。

Otto來到George的住處,Ken則開心的說自己贏得了一磅,還順便提到了George出獄後他們要去機場附近拿贓物的事情。Otto將Ken綁在椅子上,利用一隻又一隻吞食Ken的金魚逼出了贓物的所在地,也發現了Wanda已經偷走了鑰匙;另方面在法庭上,本應證明George不在場証明的Wanda反口說George犯案時間根本不在家,還帶了獵槍出門。聞言George憤怒的在法庭大鬧,Archie為了保護Wanda也被攻擊。George被制服後Archie的妻子進入審判庭給了他一巴掌,說她已經知道Wanda跟他之間的關係,兩人法院見。



身為辯護律師,Archie進入牢房要求George供出實情減刑,George沒提供明確的贓物所在地但抖出Wanda跟Otto是共犯。Archie跑出法院追上Wanda後開車載她離開。在車上Archie說自己愛上了她,但因為知道自己沒什麼錢不想耽誤Wanda才會要求分手,Wanda聞言開心的躺在Archie身上。兩人來到George的住處,Archie進去準備對付Otto,Otto卻在Archie進門的瞬間跳上了車離開。

進入屋內,Archie只看到被綁在椅子上的Ken,急忙的問Ken倆人可能會去哪裡。口吃加上緊張,Ken總是只能發出第一個音節,但仍利用筆跟手勢告知了兩人的去向:機場附近的飯店。此時的Wanda跟Otto已經拿到鑽石準備上飛機逃離,Otto利用把手伸出金屬檢測器而順利的將手槍過了關。帶著Ken趕上的Archie也買了到里約的機票並追上Otto,還順手拿到他的槍,可惜Archie中了Otto的挑釁,"男人就該用拳頭對決",而放下了槍,結果Otto又拿回了槍逼Archie聽他的命令。來到停機坪,Otto要Archie踏入一個廢水鐵桶準備斃了他,但機智的Archie看到Ken開著壓路機來到而用對話拖Otto的時間讓Ken慢慢逼近。當Otto準備開槍時,Archie指出了Ken的逼近,但其緩慢的速度讓Otto大笑的退後,剛好踩在未乾的水泥地上。Otto發現自己動彈不得,想利誘Ken放棄,口吃的Ken只重複說著,"復仇" (Revenge)。確認情況沒問題後,Archie衝上飛機坐在Wanda旁邊,兩人深情擁吻。壓過Otto後Ken莫名的治好了口吃;而在Wanda窗外,只見滿臉水泥的Otto氣憤的看著這對愛侶準備遠走高飛....

=====================================



1988年的電影,由Charles Crichton所導的犯罪愛情喜劇,英國早年極具知名度的搞笑集團蒙地蟒蛇( Monty Python )中的John Cleese及Michael Palin分別飾演律師Archie及口吃的Ken,老牌影星Jamie Lee Curtis及Kevin Kline則扮演Wanda及Otto。劇本由導演及John Cleese共同編寫,極具英式冷派幽默;機智的對談加上優良的執導及演員的完美演出,讓這部劇本稍微有幾個漏洞的英國喜劇順利的得到當年奧斯卡最佳男配角( Kevin Kline )及英國電影及電視藝術學院獎的最佳男主角 (John Cleese) 及最佳男配角 ( Michael Palin ) 獎。附帶一提,片中Archie的女兒Portia是由John Cleese真正的女兒Cynthia Cleese所飾。



電影的故事大體上來說是簡單的:四個人搶了銀行,其中的兩人想私吞而出賣首腦,但卻不知首腦已經將鑽石藏到他處。於是其中的女人試圖勾引辯護律師以便得到最新情報,卻同時又愛上了會多國語言的律師。最後律師得到美女跟鑽石,有著光明的未來。不考慮那些太現實的東西,誰不希望能有這樣的際遇呢?



中間最好笑的部份在三次的殺狗橋段 (其實三次的目標都是證人老太婆 )。相當有趣的是,英國的老派女演員每次飾演的刻薄老太總是令我開懷,無一例外,深沉的民族性底下藏著的搞笑天份造成強烈的喜感。當然英國男演員諸如Colin Firth或Mr. Bean也有同樣的功力。比起美式的直接,英式的幽默以另一種方式令我捧腹樂開懷。看到電影最後老太婆終於因為僅存的約克夏被壓死而心臟病發死掉,天啊,我跟Ken一樣樂著笑出來。而Michael Palin跟John Cleese這對老搭檔在George家那段為了讓口吃Ken說出他說知道的訊息那段更是驚人,短短不到十分鐘我卻笑到看不下去。Monty Python啊,你們真的太猛了!



當然這部電影的成功兩位美國演員Jamie Lee Curtis跟Kevin Kline也絕對功不可沒。Jamie Lee Curtis從以前到現在我從來也沒覺得她漂亮過,但她就是能演活這種"我是美女"的角色,那種從動作跟眼神流露出來的自信壓過外在的真實度,也說服了我;而Kevin Kline扮演的白痴假天才,什麼都不懂又硬要說自己是專家,忌妒的要死又滿口不在乎,一下急急忙忙要跟Wanda做愛一下又跟Ken說自己是gay,最後吃魚那幕讓人又驚又喜又覺得哪裏不太對勁,這種個性善變的角色能夠如此完美的詮釋,我真心的佩服他。



1989年,一個丹麥的聽力師 ( Audiologist ) Ole Bentzen因看這部電影狂笑而亡,據估計在他心臟停止前他每分鐘的心跳在250到500之間,比起健康成人的60到100足足暴增了約五倍。覺得心臟夠強夠壯?覺得很久沒看過真正的喜劇了?請來嚐嚐這部在爛番茄評價有100%的英式喜劇;如果你真的承受不住也大笑升天了,請幫我跟Ole Bentzen打個招呼吧!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