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杰在網路上以夏日為名認識了一個名為紛飛的女孩,女孩喜歡在每個句子的後面加上"...",兩人約出來見了面。不像報紙報導過的來者是個有強暴意圖的同性戀把昱杰迷昏了侵占肉體以後將他大卸八塊棄屍荒野,紛飛有著比你認識的女網友全部加起來再乘與十的漂亮,甜甜的眼睛背後藏著溫柔的和緩,長頭髮宛如洗髮精廣告女郎走出電視的柔順光亮,重點是,她真的是女孩(雖然沒有特別演到,但我是這麼相信的)。兩人自此後常約去散步談心,夏日寫了首詩送她,紛飛則暗喻自己想嫁給他(比徐志摩用書拐到林徽音更厲害)。然而,來自作家的捉弄總是讓純淨的心靈罵出髒話,紛飛得了一種不能走路的病,兩人再也不能散步了。紛飛住了院,身體日漸衰弱,連打電話給夏日都成了一種奢侈。紛飛逝去,留下一首名為夏日之詩的詩回送給昱杰表明自己對他的愛戀,昱杰哭的不能自已(請注意,是自已不是自己喔~考試寫錯了會扣分的)。多年後,昱杰交了女友雅芬(辦公室戀情),她曾有紛飛的影子。這天,昱杰買了花來墓前跟紛飛說再見,決定認真的愛雅芬,認真的放下那夏日的紛飛.....

=================================================



雖然現在的我是這麼的懶惰且逐胸部而居,Luke桑也曾有過純情而動人的過去。我也曾經沉迷蔡智恆(痞子蔡)跟吳子雲(藤井樹)的小說,看到中山美穗喊出"お元気ですが"而有種想哭的衝動(不過沒哭)。為了紀念這樣純淨無污染如同紐西蘭牛乳的我,我做了兩件事情:一,以前有個蠻有名的網路小說,不知道是叫香水還是什麼的,女主角好像也是掛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後這個題材變的非常大眾化),有個段落是女主角教男主角香水要怎麼用,抹在脖子、手上、耳朵後面然後噴滿天人從裡面走過去,大概是這樣的段落。約莫上個月整理房間時找到一罐過期Hugo香水,我依樣畫葫蘆的把整罐亂噴後人從香水霧中走過,哈啾哈啾的打了十幾個噴嚏是我最後的下場,那香味大概停留了兩個禮拜才慢慢淡掉;二,我跟朋友借了藤井樹自寫自編自導(乾脆自己跟著演就好了嘛)的"夏日之詩"來看。



筆名來自"情書"本名也相當小說的藤井樹也是在網路文學大量興起後跟著其他諸仙一起乘著葫蘆一類的東西開始在網海用相當具有渲染力的文字蠱惑著人們或上網看或便利商店買他的小說,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某本小說結局是他丟中了路燈但仍然跟女讀者走上陌路,很蝦但很好看。他的小說本本暢銷,文字的吸引力總是讓人不知不覺從白天看到黑夜後開起檯燈一路看到完後才緩緩吐出胸中的那口氣能夠睡去,隔天則因為鬧鐘自己按掉遲到而被老闆罵到臭頭。

這麼樣一個譁眾取寵(誰不是呢?)的成功小說家在今年把自己的小說改編拍成了約17分不到的短片,將他的文字利用攝影機的鏡頭演了出來,試圖跨界用影像騙觀眾眼淚,順便也增加自己小說的銷售量,這樣的一種資本主義的邪惡作法在第一時間令我不恥:X的咧!靠小說賺這麼多錢了還拍電影是怎樣,是想在信義區買房子是吧!小說家拍電影是會好看到哪裡去?

其實還蠻不錯的。

屏除男主角邱澤有點頓的國語跟數位演員們太過標準而顯得不真實的國語,"夏日之詩"所呈現出的簡短愛情故事相當的動人。藤井樹的文字加上令人心碎的劇情成功的打動了我這個觀眾兼讀者的心。沒有太多的視覺元素,單單純純的描寫一段永遠得不到的戀情。有一點點斧鑿,一點點某年被大風吹走的風箏那種失落,一點點回憶裡面永遠少一片的拼圖般的甜蜜哀悽。唉,人生就是這樣啊!那個最棒的人總是莫名的離我們而去。得不到的總是讓人忘不了。

隨著年歲漸增,看的人跟事都多了,回味起過往也慢慢發現自己想的簡單了。那些沒有緣份的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更好更壞誰會知道呢?人腦是一個會欺騙自己的器官。那些逝去的,我們回味起居然只剩快樂的段落,那些無止盡的爭吵跟迫近崩潰邊緣的沉默苦痛忽然成了假象;那些得不到的總是讓你在難過的時候想像自己能夠像尼可拉斯凱吉一樣有第二次的機會去跟那失去的愛在一起,卻沒有考慮到也許那個沒上過床的她可能是雙性人之類的恐怖真相。老爸的桌上有個小箴言:那些滿足的人不是因為他們得到的多,而是他們要求的少(別會錯意,我爸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人,多半他的囉唆女友丟在他桌上的吧)。如果不懂得把握當下,你將永遠失望。但如果有衝破雲層的勇氣,就別管它上面是陽光是雷雨,追尋的過程最美,不是嗎?

相當不錯的短片小品,喜歡看愛情小說的人去看看吧!

附註:我的豪爽女上司在聽了我噴香水的故事後跟我說她看過一個報導,女人的香水除了手腕、脖子那些常見地方外,應該灑在小妹妹那附近,那裏的血管會把香水帶往全身,不過噴灑時要注意不可以灑到裡面去。我心想,聽起來挺有禮貌的。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