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聞名的地球物理學家田所雄介根據長期觀測地震的結果而直覺的認為日本將發生災難。為此,他找了潛水艇駕駛員小野寺俊夫一同下小笠原島附近的日本海溝進行調查,果不其然發現有異常的亂泥流,海水的濃度也有相當的異常。

調查結束後不久,田所提出了第二次調查的申請,小野寺則說潛水艇接下來一年的時間都已經被租借使用。田所抱怨了日本居然只有一艘一萬米級的潛水艇後便結束了通話,小野寺的上司則帶著單身的他去認識一個叫做阿部玲子的漂亮女人。阿部家境極好,獨自一個人住在別墅中,父母也相當擔心她的婚事。由於父親擁有的幾座小島附近海底正是由小野寺他們公司進行探勘,阿部覺得這比較像政策聯姻,小野寺則回答自己只喜歡海底的工作,對海平面以上的事情沒有興趣,這回答帶給了阿部極大的興趣,隨即邀請小野寺去游泳。兩人在海邊熱吻,阿部問小野寺是否找個人就想結婚,他給予肯定的答覆,阿部又問了為什麼,小野寺說是為了生孩子。兩人再度擁吻,海岸對面的天城火山忽然爆發,兩人趕緊離開。

日本總理山本找了內閣召開緊急會議,地震及火山爆發給日本帶來了相當的損失。總理找了專家學者來詢問,學者給總理上了一課地球科學:由於地球內部物質的流動而形成了海溝及火山,其所產生的岩漿對流造成大陸的緩慢流動。地殼互相擠壓的情況下就會產生地震,地震則會引發岩漿往上噴發。田所跟總理警告可能會有很大的事情發生,其他的同僚則認為他杞人憂天。會議中途,田所藉故提前離開。

一個名為渡的老人在飯店會見田所,他詢問田所為何他家的燕子今年沒有來。田所回答世界的鳥類跟魚類都在逐漸減少,詳細的原因他還不知道。老人問科學家最重要的是什麼,田所回答是第六感。他跟老人說發現大陸漂移學說的人在當時成為同僚間的笑柄,然而多年後的今天卻沒有人懷疑此一學說。

在總理的命令下專業人士找了田所參與調查地震情況的秘密調查行動"D計畫",田所推薦了小野寺當潛水艇駕駛員。小野寺找藉口辭了職,上司則查到有個神秘集團購買了潛水艇,他認為小野寺一定是被對方挖角走。由於是秘密行動,小野寺沒有跟公司部分透露太多的消息,回到家聽留言時阿部說自己的父親因地震的關係而死亡,她想見小野寺。

一時的人才之選集中到了一艘戰艦上展開調查行動,幾個人正在討論實際上掌握有日本財政大權的渡老人,就連總理的參選費用都由他所支出,D計畫他更是靠他主力贊助。經過一番調查後,田所找來了計畫的所有參與人,跟他們解釋因為地核的變大加速了地殼的流動將帶來跟以往不同的地殼變動頻率。根據他的推論,日本可能會因為板塊推擠而造成多數陸地沉沒。

地震開始侵襲日本本島,各地都傳出災情,爆炸、洪水不斷造成大量建築倒塌,自衛隊也滅不了無窮盡的大火。死亡加上失蹤人數達到360萬人。

大災害過後三個月,治安終於恢復,人民的恐懼也開始逐漸降低。田所積極要跟總理商量新的D2計畫一事卻見不着公事繁忙的總理,於是去找了渡老人商量。小野寺被以前的同事發現被痛打一頓(打完後對方又拿了手帕讓他擦血,這就是傳說中的熱血青春啊!),老同事也將辭職參加這個計畫,同時他也帶來消息:阿部玲子來找過他。由田所博士帶頭,一夥人去找了渡老人商量讓國民避難的D2計畫。老人問如果他們準備了但災難沒來怎麼辦,其中一位說如果真的發生了,有做總比沒做好。老人同意幫忙。

內閣成員對此計劃表反對之意,總理則堅持若事情真的發生了也唯有這個計畫能讓日本民族不至滅絕,外交使者也開始去跟各國商量避難之事。小野寺在報上看到哥哥正在找自己的消息,同時其他人也注意到田所博士開始在報紙上發表日本即將沉沒的學說,不久後更有專題節目。節目上,田所被其他不相信的科學家嘲笑而大為光火起身攻擊對方。原來是同儕的中田希望透過這次的公開行動讓日本國民先有心理準備,畢竟不久後跟他國秘密商討的避難計畫遲早也會曝光,但他也認為田所的行動過了火,唯有小野寺體認到田所才是整起事件中最悲劇的人物。

總理與老人會面,老人將他旗下三個人的意見統籌放在信封交給了總理。其中包含了日本消失後去他國建國的計畫、避難他國後入籍他國的計畫及針對那些無法逃走的人該如何處理的計畫。同時他也強調,他們附帶認為如果人民就這樣跟著國家一起滅亡也未嘗不可,總理聽了非常的難過而流下眼淚。

跟哥哥見面並要他盡量待在國外工作不要回來後,喝醉的小野寺孤單的走在人海中,他心中大聲的吶喊要這些逛街的民眾快逃,不小心跟個女人撞了滿懷,不是別人正是阿部。

透過衛星觀測,中田對目前的情況進行了模擬,並依此推測出10個月以後日本很有可能會因為兩股能量的衝擊而沉沒,總理決定兩個星期後發表此結果。與此同時,小野寺回到本部告訴大家他即將結婚並移居海外,同僚們都很恭喜他。

一陣雲雨後("我很喜歡坐潛水艇,在深深的海底中好孤獨,可是又好寂靜而安心,我的結婚對象非你莫屬"阿部玲子如是說。)小野寺要阿部趕緊變賣那些帶不走的財產換成外幣跟寶石並儘快購置機票,目標是瑞士的日內瓦。小野寺坦承不知道自己愛不愛阿部,但他是第一次考慮到結婚的事情。阿部微笑著說沒有關係。

美國的學者發表了日本即將發生地殼變動的消息,比總理預計的早了兩天。在牆壁尚有龜裂的記者發表會上,總理承認了此一事端。在研究所準備跟同伴到別的同時小田原火山忽然爆發,而打電話來的阿部正在那裡。她說自己已經逃不掉了,要小野寺別理她快逃。小野寺奪門而出尋找阿部,到處都沒有她的蹤影。

聯合國正在考量各個國家要容納多少日本人的議題,許多國家都以自己國家的土地太小為由儘量拒絕或限制日本的移民人數。總理在渡老人面前說這是全人類的問題,唯有透過合作人類才能繼續生存下去,他將親自到國外拜訪懇求其他國家幫忙容納日本人,即便只有一個人也好,總是希望。

情況越來越慘重,各國在學者輿論的抨擊下開始同意接納日本的移民,民間航空公司也只收取30%的費用供日本人緊急避難他國之用。小野寺成了急救隊的一員,在尋找阿部的同時也在沿岸警告漁民不要冒險出海,因為地震而帶來的海嘯可能瞬間吞沒船隻。阿部平安無恙,跟著大眾在暴雨中為了生存而一步步走下去。

小野寺的英勇行徑上了他國的報紙,被譽為新一代的神風特攻隊。總理終於發佈了停止自衛隊進行搶救的命令,D計畫也將隨之中止,相關人員也可以開始進行避難事宜。總理來到老人的住所,老人因為老邁已經無法動彈,決定與日本共存亡,並將長期照顧自己的姪女花江託付給總理,他更要花江找個男人嫁了並生下健康的孩子。出了房子後總理遇到了消失已久的田所,田所拒絕了總理一起逃走的邀請,他的心中只有日本。他認為日本人是個年輕的民族,現在更是失去了如母親的日本,他把日本人託付給總理。道了再見後,田所在建築倒塌引起的石灰塵中目送總理搭上飛機離開。

在地球的某個角落,阿部玲子正坐在火車上看著窗外飄雪的天氣。另一方面,傷了眼跟手的小野寺則一跛一跛的往窗外燥熱的大地望去。火車會不會相會,沒有人知道;但是,我們可以盼望。

=======================================



改編自日本科幻小說家小松左京作品,他跟星新一(代表作為"ボッコちゃん",台灣譯名為"最後的地球人")、筒井康隆(台灣人較為熟悉的應該是由他的推理小說系列改編成的同名連續劇"富豪刑事",我個人最喜歡他的小說"おれの血は他人の血",台譯為" 黑血狂奔";另一本"俗物図鑑",台譯為"城市異人"也相當有趣,以上兩本書中文版皆由實學社代理出版)合稱為"御三家",乃專門撰寫科幻奇想小說的金三角。我這次看的"日本沉沒"為'73年所拍攝的舊版,花了四個月製作的電影卻帶來20億日圓的收入;而'06年由草彅剛飾演小野寺俊夫所翻拍的新版也得到了53億4000萬日圓的超高收入,其削錢能力可見一斑。


女主角石田良子,70年代日本女性的普遍外型

我一向不喜歡日本所謂的特攝電影,簡單來說就是以模型當作實景進行拍攝並透過剪接來加強其說服力,過往的超人力霸王系列或假面騎士系列雖然看過幾次,但怎麼也沒辦法談上喜歡,07年推出的"多羅羅:天下之戰"即是一個好例子,但之前意外看到的日本特攝"牙狼"特別版我卻意外的喜愛,簡單來說還是製作上的問題。特攝如果讓我感受不到熱血或衝擊,那些穿上不透氣服裝的演員的汗水就沒有辦法對我產生共鳴。"日本沉沒"的特攝主要集中在炸壞模型建築跟模型火山的爆發上,雖然明顯是模型但為了節省製作費我可以體會這樣的作法,但開頭不久拍攝模型車跟模型戰艦"假裝"是實景的方式我實在沒有辦法接受,那真的明顯到有點過分了,而且重點是:一點必要也沒有。


看起來有點像20年前的A片...

我相信世界上一定還有其他人不喜歡這種特攝的手法,而且這些其他人中一定有日本人。那,為什麼"日本沉沒"還是有這麼高的票房?純粹只是日本人愛國嗎?

它拍出了一種感動,一種衝擊,一種從政者的神聖使命。


飾演小野寺俊夫的藤岡弘,黑帶。JET日本台好像還有在播他主持的叢林冒險王

日本,如同台灣,都是屬於島嶼型的國家,因此像亞特蘭提斯一夜沉沒的命運對兩個國家的人民來說並非是那麼遙遠的想像。然而,實際要發生這樣的事實,尤其是在科學知識日新月異的現代仍然是讓人難以信服的。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日本學者田所博士發現了這一個可能性,但被同僚斥之無稽。但就像片尾田尾博士所說的那樣,他熱愛日本這個國家。為此,他甘願成為現代版的卡珊德拉,聲嘶力竭的嘶吼著他不被相信的預言。幸好,他沒有被神明詛咒,最高當權者山本總理跟地下的統治者渡老人都相信他的理論。他的呼喊有了回應,因為他一個人,千萬的日本人活了下來,繼續在世界各地繁衍著。而當完成了這一使命後,他選擇跟日本共生死,以一死表達自己對日本的熱愛,同時也諷刺著那些看不起他的理論卻早已經逃出國避難的科學家們。


飾演田所博士的小林桂樹

山本總理則是另外一個"日本沉沒"高票房的大功臣。身為執政者,如同世界上所有的執政者一般,他只想開開心心平平順順的渡過執政的年頭。忽然間,日本的民族存亡重擔交到了他的手上。作為國家的最高執政人員,他力排眾議,相信田所博士的直覺,以"哪怕只救一個也好"的心態獨自奮戰到底。所幸他身在一個服從度超高的國家,手下們雖有異議但仍尊重他的決策。他是一個自私的總統嗎?只為了自己的政治地位而戰嗎?他不是。他賭上自己的一切只為拯救社稷百姓,在旁人建議鎖門時他下令將城門打開容納那些因天災而失去家的難民,他深信自衛隊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百姓,他在聽到渡老人手下大將說讓日本人滅亡時流下難過的熱淚。在一個地下統治者的面前,做為最大棋子的山本總理為了國民的未來而憂心。這樣的誠心終於感動了其他的國家,同意協助日本國民進行避難動作。雖然外交人員的努力功不可沒,但若沒有這樣一個善良的獨裁者,日本國民可能一夕消失。


飾演山本總理的丹波哲郎,已故

相較之下,潛艇操作員小野田俊夫跟阿部玲子的愛情戲卻遜色許多,尤其在小野田一句我也不知道自己愛不愛妳時達到了高峰。70年代的日本仍是以男性為主軸,因此片中所有重要的決策跟行動均由男性一手掌控,女人只是柔軟但堅強的雜草,永遠都需要一個保護者,一個讓她足以生存下去的理由(不過話說回來,我也有朋友是這種人)。就在這樣的一個大時代下,阿部玲子把一切賭到了小野田身上,幸運的也得到了相對應的付出。影片的最後兩人似乎有著即將相遇的未來,但真的有幸福等著嗎?我不知道。



"日本沉沒"從某個角度來說是相當成功的電影。除了前面所提到切身的劇情跟演員方面的優良表現(主要是山本總理)外,電影捨棄了娛樂的角度,以科學知識為主講述它的故事。於是看著電影的當下觀眾也學到了一些相關的地科知識跟思考自己國家的將來是否有可能會發生同樣的災難而到時又將如何自處。"驚濤毀滅者:大洪水"拍出人性的貪婪卻沒有拍出大自然的力量、"龍捲風"看似無匹的破壞力卻只攻擊了一隻母牛、"火山爆發"不如改成"水溝蓋爆發"、"明天過後"的動畫狼假的讓我難忘....相較之下,日本模型逐漸毀壞的同時英雄們捨身為眾的行為反而將某種悸動傳達到了我的心中。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