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著大雨,我們一干人等隨著林桑慌忙前騎,過了一個巨大的十字路口後左彎右拐躲到了一間城隍廟躲雨。





廟裡有雀巢奶茶一箱供人拿取,芸媽好心的問我要不要喝,我搖搖頭。她以為我客氣,其實是因為乳糖不耐症的關係。

雨又小了些,林桑帶領著我們繼續衝衝衝。一座巨壩就在不遠處。



此壩的功用正在調節水量,多的話往外排,少的話往裡添,全自動,除非有如颱風一類的特殊狀況才會有人到現場操作。

參觀完水壩,林桑帶我們到一旁的小吃攤,推舉老闆娘可是這一帶唯一擺攤的。




老闆娘的狗仔們

老闆娘挖出雨衣送我們,芸格母女倆很快穿上,四個男性則丟進籃子備用。

經過一個陡坡後,大海就在前方。




肉魯介紹它叫馬鞍藤,因其形狀如馬鞍得名,沿海常見

時間不多,等下還要搭船,我們往回騎,也拍了些照片。




鐵定住著藝術家(註)



騎了約十五分鐘,我的進度嚴重落後,畢竟難得下鄉,雨中騎腳踏車也頗富詩意。等我終於趕上林桑及芸格母女,林桑卻說肉魯跟他的朋友不見了。

喔不,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他們....

我什麼都沒說。

電話聯絡確認人沒事,約莫又隔了十分鐘,兩人帶著害羞的微笑出現。



原來是他們的腳踏車前後均無擋泥板,泥水濺了他們一身,騎越快越嚴重,所以才會慢了腳步。


稍晚要去的傳統藝術中心

盡頭是一座天橋,林桑呼喊起我跟肉魯,原來不遠處有一群白鷺鷥在路旁的田野歇息,林桑要我們悄聲接近留下牠們的倩影。

白鷺鷥豈是等閒之輩,老早就盯著兩個癡漢,看我們稍微靠近一點點就飛了。



把車扛上天橋後過了另一個路口,沒多久就回到了冬山河農莊。此時,我注意到一旁有動物的叫聲,咩~



問了林桑,原來是他們養的,因為天候不佳所以暫時關緊閉。林桑接著讓我們體會做鹹鴨蛋。



把鴨蛋拿起來,在和有紅土跟鹽的水裡滾一滾均勻沾上醬,放在盒子裡一個月就可以吃了。百穆問會不會生出小鴨子,不會,因為那是沒有受精的蛋。



遠處有動靜,林桑請人把黑山羊兄帶出來跟我們相見歡。



據說黑山羊兄以前妻妾成群,他一隻可以對上數十隻,可謂猛將一名。然而野狗攻擊加上疾病蔓延,如今只剩他一個人孤伶伶的過日子。



山羊兄,雖然我們素昧平生,但我想邀請你到路邊的居酒屋我們小酌配點蒟蒻滷。酒醉後,趁著月夜寒,我們可以一起賞月。此時,我想你會搭著我的肩,嘆一口氣,說

「這就是羊生啊!咩」

是的,這就是羊生啊!



註:據十分可靠的消息指出,裡頭真的住著一個外國人藝術家。Discovery的節目「龐銚敲敲門」訪問過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