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好深好深,只有人類欲望的深度可與之比擬的地方,住著一個名為藤本的魔法師。按照往例,他將生命之水賜給那些住在海洋深處的海底生物,並欣賞著他所孕育出來的世界。這個時候,一隻小金魚從潛水艇的窗戶游了出來,而小金魚的小小妹妹們也跟著出來喧鬧著。聲音引來了藤本的注意,幸好路過的大型魚類遮住了他的視線而沒注意到窗戶上的小金魚。看到魔法師沒在注意她了,小金魚在妹妹們的歡送下搭在水母的身上不停往海平面接近,來到了人類的世界。



宗介,一個住在懸崖邊房子的五歲男孩來到海邊玩耍,恰巧看見為了躲避漁船撈捕而不小心困在玻璃瓶裡的小金魚。扯了一陣子後,男孩用石頭打破了玻璃瓶救出了小金魚,也在自己的左手上弄出了一個傷口。不確定小金魚是否還活著的男孩看著她,忽然小金魚舔了他流血的傷口一下。宗介回應媽媽的叫喚往樓梯上走,海水化成的怪物追不上他的腳步。藤本為了救女兒踏上久未登陸的土地,卻被準備送宗介去幼稚園的理沙誤以為在噴灑農藥。利用小水桶,宗介將喜歡吃火腿的小金魚取名為波妞,並答應會保護她。



將波妞帶到了幼稚園,宗介的鬼祟行徑引起了女同學的注意,並要求也要看波妞。看了一眼,女孩批評波妞比她家的金魚醜,招致波妞的噴水。女孩大哭,宗介將波妞帶離了幼稚園,帶到了隔壁媽媽工作的老人之家 - 向日葵之家。兩個庭院的老奶奶聽到了男孩幫波妞換水時發出的聲音,男孩出面將波妞介紹給了老奶奶們,但其中一位名為トキ的老奶奶則不停大叫人面魚會帶來海嘯,不開心的波妞則噴了老奶奶一身水。

老奶奶的聲音引來理沙的注意,男孩趕緊帶著波妞逃下樓梯來到堤防邊。此時的波妞忽然出聲音叫了男孩的名字,並說自己喜歡宗介。見機不可失,藤本召喚了海水怪,帶走了波妞。男孩難過的回到家,把水桶掛在往海邊的入口圍牆上以便讓波妞認出自己的家,母親則開心的做飯準備迎接久未回家的老公耕一,可惜不久後又接到通知說他臨時有事不回來了。用燈光打摩斯密碼跟父親報平安後,宗介安慰了自己的母親,母親則開心的抱住了他。

藤本將困在水球裡的波妞帶回海底的珊瑚塔,嘴裡滔滔唸唸人類的世界是多麼的骯髒,邊命令女兒吃下他所製作的純淨食物。噴掉了食物,波妞說自己要吃火腿,她甚至放棄自己的本名ブリュンヒルデ (註),大叫著自己喜歡宗介。藤本聞言微慍,說自己也曾是那種只會從海裡奪走生命的人類,是放棄了多少的東西才成為今天的自己。此時的波妞則吵著自己要人類的手跟腳,原本有魔力的她加上人類之血的力量讓她長出了三指的手跟腳,身體更不停變大。眼見自己的力量壓抑不住波妞,藤本趕緊喝下旁邊壺裡的生命之水才將波妞變成了原本的金魚並放入水族箱,他邊喃喃的說還是要找那個人不可。此時由於原本維持塔外結界的生命之水被藤本喝掉而引入大批螃蟹企圖搶食地上的生命之水餘滴。將螃蟹趕出後,藤本來到塔深處的井戶,倒下一瓶生命之水後就開著潛水艇出門了。

在妹妹的幫助下破除了封住波妞的水球,波妞又回復了有三指手腳的狀態,並在之後逃出妹妹居住的大水球後又破壞了塔的結界,讓大量的海水湧入。被海水沖到深處,波妞打開了儲存生命之水井戶的大門,並在生命之水的力量幫助下成為了人類的小女孩。帶著妹妹們逃出珊瑚塔,波妞站在變成大魚的妹妹們的頭頂往人類的世界前去。

突然的暴風跟大浪襲擊了船隻並帶來豪雨,家長們紛紛來帶著孩子回家,宗介也來到母親上班的老人之家等她。確定暫時沒問題後,理沙帶著宗介回家。衝過驚天巨浪,他們離家越來越近,此時的宗介則注意到海面上有一個小女孩在浪化成的魚上面跑步朝著他們而來。小女孩忽然掉了下去,宗介大叫,理沙下車看哪有女孩蹤跡,只有一波又一波的浪不停拍打著地面。上了車回到家,理沙注意到房子不遠處有一個拿著綠色水桶的小女孩,趕緊要她過去他們那邊。小女孩看到宗介後開始小跑步,一把抱住了宗介。看了前面的女孩一下子,宗介認出波妞。

第一次來到人類世界的波妞看到各樣東西都非常興奮,理沙則讓兩個孩子喝了熱熱的蜂蜜水。運用魔力幫理莎啟用了發電機,三人到外面架起了天線想連絡耕一,但都沒有回話。理沙準備了有加火腿跟青菜的泡麵給兩人吃,吃飽後波妞就睡著了。理沙擔心向日葵之家的老人們,決定冒險回去確認情況。準備好食物給宗介,理沙要宗介好好守護這個家後就離家而去。

海上的船員們注意到大量的漁船因海水關係而聚在一起,猶如大陸一般燈火明亮。引擎忽然停下,海的女神グランマンマーレ出現,船的引擎又開始發動,船員們以為女神是觀音紛紛合掌膜拜。藤本來到宗介的家卻因為波妞設下的結界無法進入,不久後女神來到。藤本告訴了她若波妞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將會打壞自然界的平衡,月球的不停逼近更會引來洪水造成大患。女神用巨大的手包住了藤本,要他別擔心,她有意讓波妞成為人類。藤本則說若宗介沒有通過考驗的話波妞可能會變成泡沫,女神則微笑著說她們本來就是泡沫演化而來,不需要擔心。

白天,宗介擔心母親的安危,波妞用魔力將宗介的模型船變大。戴上父親的船長帽,宗介帶著波妞出發尋找母親。穿過各式的古代海洋生物,兩人遇到划著船的夫婦帶著他們的小嬰兒。波妞把湯跟三明治給了嬰兒的母親,要她補充營養後提供嬰兒豐沛的奶水,她的丈夫則給了宗介一根蠟燭回報。他們也在此地遇到了當地人組織起來的船隊,但宗介決定獨舟前往。穿過了樹林區後,波妞又陷入了睡眠,宗介將船推到了岸邊,波妞的魔力忽然失效,船變回了原本的大小。宗介發現了母親的車,卻找不到母親,便在仍然愛睏的波妞陪伴下繼續前行。

藤本跟女神利用結界保護了向日葵之家,老奶奶們更是回復了活力不需輪椅還能快速跑步。藤本聚集了老奶奶,希望她們能夠幫忙宗介度過這次的試煉。老奶奶們則打斷了女神跟理沙的談話,不停告訴理沙宗介一定沒有問題。

兩人來到又黑又深的隧道,波妞隨著前行慢慢的失去力量,出了隧道後變回了原本的小金魚更昏迷不醒。宗介擔心的將波妞放在水桶裡,此時藤本則出現,告訴宗介由於兩人的結合破壞了自然界的平衡,希望宗介能跟他一起走,他會幫助他們。唯一沒下海的老奶奶トキ則忽然出聲,要宗介別相信這個壞人,他將所有的老人都帶走了。宗介逃上頂部尚在水面的柵欄往トキ奶奶前進,藤本則被迫出手利用海魔將兩人強行帶走。

進入水中後,波妞的妹妹們包圍住了トキ、宗介跟波妞三人,將他們平安送到向日葵之家理沙的面前。老奶奶們迎接了トキ的到來,女神則走來詢問宗介,他已經知道了波妞是魚,舔了他的血後成了人魚而化身人類,即使是這樣子,宗介也願意接受波妞嗎?不假思索,宗介說無論波妞是魚、是人魚、是人類,他都喜歡。波妞聽完開心的出來繞著宗介跟理沙打轉,女神則要波妞去她的身旁。女神詢問波妞如果要成為人類必須拋棄魔法,她做的到嗎?波妞開心的點頭後,女神就用手掌包圍了她,並在她的外頭加了一層水膜,並要宗介回陸地後親一下這個泡泡,這樣波妞就會變成跟他一樣的五歲人類小女孩。在被金光包圍著的妹妹們跟女神的祝福下,世界的秩序又回到平衡,海水也開始消退。

老奶奶們活力十足的上岸,藤本則將宗介的船交還給了他,並對長久以來造成的麻煩致歉,兩人握手言和,藤本並要宗介好好照顧自己的女兒波妞。理沙注意到耕一的船,耕一也看到了自己的妻兒而揮手,此時的宗介正準備把爸爸介紹給波妞,卻只見包住波妞的水泡忽然往天空一躍,掉下後落在宗介的嘴唇上。水泡破裂,波妞終於變成了人類的小女孩。


註:古諾爾斯語 (Old Norse Language) 裡寫為Brynhildr,英語則寫為Brunhild,乃北歐神話裡面主神奧丁 (Odin) 跟智慧的女神Erd的女兒。曾出現在華格納的歌劇"尼伯龍根的指環",為女武神 (Valkyrie) 的一人。

===============================



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的新作品。放棄現今的高科技動畫技術,宮崎駿及其製作小組採取舊式的手繪進行製作,一年半內約70名工作人員繪製了約17萬張圖,"手繪動畫是所有動畫的根源",以這樣的態度進行製作。



在製作這齣動畫前,宮崎駿及其長子宮崎吾郎曾在其兒子的動畫電影"地海戰記"製作時因為理念上的不和而有不快。為了彌補父子間的空隙,宮崎駿以5歲的吾郎為藍本,參考了安徒生童話裡的"人魚公主"而有了"崖上的波妞"的故事大綱。


也有人說這才是波妞的真面目

由於以手繪製作而成,"崖上的波妞"的視覺元素比起現今的動畫電影來說較為平面但也細膩,而具匠心的宮崎駿更在每個海底的畫面都加入了豐富的視覺元素:水母、鯨魚、七彩光在電影開始不久就炫滿了觀眾的眼瞳,而長期搭配的音樂巨匠久石讓也用慣常的華麗、柔和、喧鬧、衝擊的豐富配樂幫"崖上的波妞"注入了一股活力,讓觀眾不管在眼在耳都逃不了這樣的奢華享受。

相較之下,電影的故事編寫則採取了"連五歲的小孩都看的懂"的敘事方式,簡單又充滿父愛的描寫了人魚小女孩愛上人類小男孩的故事。由於少了青春期的荷爾蒙作祟,兩個小孩之間的簡單感情比稍具年紀之後的愛來的純粹而迷人,讓我想起一部法國的老電影"禁忌遊戲" (Jeux Interdits),簡單的喜愛伴隨著死亡為主軸的故事,音樂也非常的動聽。當然,"崖上的波妞"並沒有死亡這個元素的存在,有的只是人類跟魚類、孩子與成人的衝突跟和解。



不同於大部分的日本電影,"崖上的波妞"中母親理沙與男孩宗介是以名字互稱,甚至宗介喚其父為耕一,雖然這在美國是相當普遍的情況,但在長幼倫理鮮明的日本是相當罕見的。而且片中父親、母親兩詞只有出現過一到兩次,似乎在故事編寫時刻意的將之隱而不見。我個人認為這是宮崎駿想排除掉父威或母儀的作法。誠然,父母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孩子未來後會對外在世界採取怎麼樣的作法至少有五成來自對父母的學習跟父母的教導。但成人也是人,也一樣會犯錯。

身為漁船船長的耕一常年不在家造成父子關係的疏離,性格開放的母親獨自將孩子撫養長大,但也對丈夫老是不在家的情況有所不滿。片中也提到,耕一的個性以工作為重,雖然這於公是好事,但拋家棄子的作為仍不能算是美滿家庭的好父親榜樣;另一方面,波妞的父親藤本曾為人類卻痛恨人類的自私而自願獨居於海底珊瑚塔,獨力撫養與女神的大群金魚女兒。他限制波妞對人類的迷愛,卻忘記自己也是與海族結連理才會有這些女兒。他將女兒們皆關在巨大的水泡中,看似保護卻也是一種限制。無怪乎女兒見了外面的世界後馬上起而反抗父親,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看到自由。



引申到現實層面,宮崎駿透過這樣的方式像兒子表示自己對他的干涉是出於關懷,但父母過多的愛卻給孩子帶來壓力甚至影響,他同時也影射自己常常不注意就栽入工作之中難以自拔。藉由不出現父親母親這種帶有親屬關係的稱謂,宮崎駿承認吾郎已經長大,而他也會以對待成人的方式來對待自己的兒子。於是在影片的最後,藤木跟小男孩握手,宮崎駿也希望吾郎能握住老父的手,忘了彼此曾有的對立。

按照宮崎駿一貫的作風,"崖上的波妞"同時也再次強調了人類的自私,即便成了海底的魔法師也逃不了自私的宿命,藉此也請觀眾們注意海洋為生命之母,人類不應過度蹧蹋。片中的海洋女神以巨大母親的姿態出現,保護傷害她的人類,甚至促成了波妞與宗介的感情。海洋的無私對比上人類的自私,情何以堪。


一個日本媽媽做的便當

故事簡單卻令人回味無窮,"崖上的波妞"雖然沒有如同"神隱少女"般豐富的故事劇情,卻是一部無論年齡大小都能看的懂的童話故事。精緻的動畫跟動聽的音樂就已經讓這部電影成為必看的動畫片之一。"宮崎駿 + 久石讓 = 必看"的公式仍然繼續成功的運作著。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