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導的電影「艋舺」即將上映,想起有人批評此電影論及萬華較之從前已平穩不少的幫派問題,除了貶低萬華的歷史意義外,更可能讓年輕觀眾起而效之,對社會將產生負面影響;然而站在觀光局跟當地攤販的立場,財源廣進才是關鍵,拍攝過程造成些微古蹟損壞跟後續效應就不是那麼重要。而且娛樂就是這樣,古惑仔當年紅透半邊天,萬華當然也能來這麼一招。

站在評論者的立場,我支持豆導透過自己的方式呈現他眼中的萬華。創作如果都需考量可能帶來的影響,許多偉大的犯罪或恐怖小說作家大概要轉行在車站前幫人擦皮鞋;站在萬華居民的立場,我當然也擔心治安會不會因此惡化,事情總是有兩面。

啥時拍個流浪漢電影啊,鈕導?龍山寺對面超多的喔!

抱著懷舊的心態,我拿起相機出門,透過照片跟文字敘述我的萬華。



傍晚時分,菜市場出口附近的燈光仍耀眼。早期這裡本來只有賣水果的小店面或攤販,不知誰開了間大傢伙後開始逐步進駐更多類似的商家。在某些地方也許會被列為古蹟的荒廢建築,在此地則像缺牙的老人,在路燈的照射下,冷冷凝視時代的改變。





在民國六十四年時跟艋舺龍山寺及大龍峒保安宮並列為北市三大寺廟的清水岩(亦稱清水巖)祖師廟祭祀俗稱「清水祖師」的高僧陳昭,屬道教神明之一,早期以求雨靈驗而聞名,後逐漸成為保護神。現已沒落許多。

在一般人眼中,祖師廟是這樣的建築。



主體對我來說也是,但還有些附加建物及他們的過往,只有老住民才會看到。



從入口往左看,馬路對面有棟平凡不過的大樓。以前,樓下有賣炸冰淇淋,當時有過一股熱潮。當年一起吃冰的朋友,現在只留下淡薄的影子。



正對廟門右邊是家我沒吃過的牛肉大王,從這頭出去的左邊有家排骨大王,同樣是家老爸嫌貴沒帶我吃過的小店。久了不知不覺,我居然也喪失對它們的食慾,但排骨大王對面的三味食堂倒是去吃過幾次。



左邊的清粥小菜跟老爸來吃過兩三次,記得是晚上十一點左右。為何是那樣的時刻?也許因為晚上吃粥特別有感觸吧,靜靜的。



清粥小菜旁的出口往對面望,一家不起眼的康寧動物醫院就在對面。營業至今應該近二十年(如果記憶沒誆我的話),裡頭有剛開始很嚴肅後來很猴話的梁醫師跟兒子喜歡下圍棋的胖胖王醫師,私底下我跟前女友都偷叫他王胖(抱歉)。從我小時候養不知道哪隻狗開始認識他們,也在該醫院看到我人生中第一座心絲蟲標本跟兼具磅秤功能的動物醫療鐵架(角角有個洞讓寵物如尿尿可以從那流下)。兩位醫師看著我長大,我也看著他們老邁。去花蓮唸書,回來後搬離萬華,因為前女友的老馬爾濟斯生病帶到這,癌症手術失敗後死在台上。她不敢看牠最後一眼,我有看,眼睛閉著,舌頭外吐。前女友一度後悔開刀,也後悔沒見牠最後一面就火化送到深坑的動物靈骨塔(寄物櫃則比較符合外型)。由於是失血過多致死,她抱怨兩個醫師沒有做好事前準備。我認識兩位醫師太久,我知道他們認真負責,不會對我說謊。到底算不算醫療疏失我不懂,但事情發生了,也只能這樣。前女友後來淡忘此事,但某種隱形的芥蒂仍存在。我應該去拜訪他們,也許讓他們心安或什麼的,但我還沒找到正確的心情。



側牆的窗,窗柱為單數,意指陽(雙數則為陰宅),現代建築已無此顧忌。


遠方是家具街,現存店面已不多

漫步回家,拍下一間位於二樓的居酒屋或其他功能的店面。



==========================

跟胖子、智凱這兩位老友會定期見面吃飯。這陣子胖子電話來得勤,乾脆吃個飯聊聊。

從我家走經沅陵街時買了小杯酸梅湯,招牌上說是老店家。



「這酸梅湯看起來好廉價,沖水端上」

「原汁沖調都嘛這樣」

「我其實不喜歡喝酸的」

「胖子你好弱」

「這酸梅湯的味道都不會留在喉嚨」

「還好啦,喉嚨兩側都還有殘存。你如果要酸,去買原汁直接喝,保證開水都沖不掉」

「我會先住院」

「應該要洗腎吧」

講完最後一句話,兩人從重慶南路轉進武昌街吃素,吃便當55的那家,另一家的便當只要50,但這家比較老牌。



因為素菜多用秤的,為了省錢我買便當。



胖子用秤的,104元。



「肉圓皮很硬」

「中午放到現在吧」

胖子喝了各一碗公司湯跟紅豆湯,我則喝了兩碗紅豆湯,沒加什麼糖,健康取向。

往中山堂的方向走。



「你這樣一直拍不覺得無聊嗎?」

「總是記錄一下」

「你都嘛亂掰」

「哪?我們上次吃素那次我都說實話,我超真誠」

走進西門徒步區。



「這你也要拍」





跟老朋友出去,總是很溫馨。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