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無雙系列,總是讓人切洋蔥般的想落淚。

我們的第一款無雙是01年的「真‧三國無雙2」,PS2上的。那時候的她只會普通攻擊跟跳跟大叫,口頭禪是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啦」

「公~幫我打肉包」

「呂布哪有這麼強的~」

為此她落過淚、迷過路,我摔過搖桿,但感情卻逐步深厚,對彼此,對遊戲都是。

有一天她會特殊攻擊了;有一天她會自己打肉包了;有一天她會看地圖了。

有一天,她走了。



那段時間過去,我回復寫影評,卻不怎麼玩遊戲。以前常聽人家講「長大就不會想打電動」,這句話套用在我身上有五成功力。電影看多、遊戲玩多,故事、系統萬變不離其宗,當開頭半小時的劇情全部都能猜到時,我不懂玩這遊戲的用意在哪裡。

事情總是有例外的,這次就讓我來淺談一下這例外。



幾乎可說是格鬥遊戲的加強版,無雙系列簡化了操作方式卻添了華麗,劇情從最早取材自三國演義,到後來混入日本戰國歷史,現在則朝封神演義、西遊記跟源平之戰邁進。以歷史遊戲聞名,以軍主遊戲奠基,光榮卻靠動作遊戲擄獲全世界。紮實的歷史背景讓他們製作過程駕輕就熟,當年剛興起的動作捕捉(Motion Capture)器則為骨添肉。而以叫床聲轟動全華人版圖的日本女性跟上班唯唯諾諾、坐電車會拿著報紙偷摸女性屁股的日本男性,在虛擬的世界獲得解放,盡情化為幻想的一份子。威力驚人的聲優,把靈魂灌進無雙。

於是乎,這款遊戲把你我帶進一個英雄惜英雄,人人的夢想都是統一天下的年代。



時空、人物都分離的「三國無雙」跟「戰國無雙」系列,在07年透過日本神話時代的八岐大蛇(古事記稱他八俣遠呂智)相見歡。遠呂智逃出仙界牢籠,並在妲己的協助下利用法術將猛將們拉到異世界一決雌雄,當戰國鬼神本多忠勝遇上三國鬼神呂布、當趙雲的槍被真田幸村的槍架開、當奸雄曹操跟魔王織田信長並列騎馬....誘人?混亂?

無雙Orochi被我視為垃圾。



把兩款遊戲的地圖跟角色攪在一起,隨便加一個醜不拉嘰的蝙蝠男(頭盔給我的感覺)跟可頌女(同前),擺明就是新成立部門的初試啼聲作,玩了沒幾關罵了一聲幹後我就把搖桿丟在表面是石頭的大桌上回去玩我的解謎遊戲,我前女人多玩了兩天,終究放棄。



本來拒玩「無雙Orochi 魔王再臨」,但她吵著那陣子沒遊戲可玩所以下手購入。系統、故事、角色、地圖、畫面都進步不少,倆玩到沒日沒夜。

「無雙Orochi Z」是再臨的冷飯重炒騙錢版,加入右手是大砲的弁慶跟長袖善舞的天界偶像三藏法師,也多了幾張地圖。不過因為這次出在PS3上,畫面進步不少,因顯示卡能力不足而人物隱形的狀況也大幅改善。騙專門玩家還是不夠過癮,光榮把遊戲搬到PC上,表面上是「讓更多玩家能體會無雙的樂趣」,但說這話的人眼睛絕對是$$符號。

如同邊看連續劇邊罵的善男信女,我再次把時間都荒廢在「無雙Orochi Z」上。



智力取向的我多玩解謎、戰略、找東西(Hidden Object Game,俗稱HOG)的類型,偶爾玩角色扮演或暗黑破壞神等地下城冒險遊戲。無雙系列操作簡單、動作暢快,大量的關卡跟角色在在滿足現代人想逃避一切的渴望。拿起搖桿,你也能左右大局,大破敵軍的詭計或營救口頭禪是「人民才是一切啊」的劉備或給老說「白癡嗎!」的小鬼頭伊達政宗幾粒暴粟或很多很多你嘴上說「不過這樣嘛」的遊戲過程。迎接你的,永遠都是早晨豆漿店的聊天聲。



趕稿壓力大嗎?催稿被對方痛罵嗎?被上司欺負嗎?屬下難管嗎?公司刁難嗎?部門營運數字不如預期嗎?老公最近性趣缺缺嗎?老婆亂刷卡嗎?老師專考課外題嗎?學生把板擦放在門上襲擊你嗎?男友電腦裡一堆無名正妹嗎?女友稱呼布萊德彼特「老公」嗎?只敢躲在電線桿後面偷看便利商店的正妹嗎?隔壁桌吃雞腿的正太對妳的搔首弄姿全沒反應嗎?家犬亂大便被社區裡最囉嗦的老人看到嗎?家貓撕壞你的床單嗎?想減肥瘦不下來嗎?想增肥胖不起來嗎?想了解你的孩子在迷什麼嗎?想知道爸爸為什麼成天盯著電視看嗎?小三為何放棄了A片?真兇到底是誰?一切的一切,答案盡在「無雙Orochi Z」。


找圖時亂入的奶妹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