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日本深夜連續劇"百鬼夜行抄",從劇情介紹起,標題是我自己胡亂加的,跟原始名相去甚遠,僅供參考。

第一抄:男女主角登場

鬼怪小說家飯嶋蝸牛(本名飯嶋伶)把通靈的能力遺傳給了孫子飯嶋律,死前命令式神(術者的隨從)青嵐進入其女婿飯嶋孝弘被妖怪殺死的體內喬裝孝弘保護律至其成年為止。屆時,青嵐將可隨其意願吞食律增強自身的能力並獲得自由,再也不需聽令人類。律與其母絹、祖母八重子及假父親住在一個屋簷下,身邊從來也不乏靈怪現象。這天親戚帶著律小時的玩伴表姐司來到家中,長相漂亮的司表情陰暗落寞,原來是受其脖子後方的一塊胎記影響而從小就被朋友欺負,但這些朋友又會莫名受傷,讓大家又怕她又恨她。原訂離家的司忽然昏迷,遂決定借住一宿,而司身上的妖怪便趁此機會欲殺死律奪其能力,就如同當年殺死孝弘的作為一般,律擋下了第一次的攻擊。他說服司多住一晚,並在青嵐的幫助下擊敗了妖怪,惟獨青嵐抱怨妖怪並不可口。律與司兩人的牽絆在相隔多年後再次展開....

第二抄:跨越時空的姐妹情

絹在家中開了茶道教室,律發現有個女幽靈跟進了家中卻來不及阻止,而該靈就在當晚跟律玩起躲貓貓並奪走了他左眼的視力。隔天,律在爺爺的提示下知道了的幽靈的名字,也順利透過玩躲貓貓勝利而拿回了左眼的視力,但一同遊戲的司卻差點被幽靈拖進櫥櫃中,幸得青嵐出手相助才無事。在向茶道的學生探問消息後,一個老婦人登門拜訪,她說該幽靈其實是她的姐姐。超過半世紀前,老婦跟她天生就只有單眼看的到的姐姐在家裡的倉庫玩起了捉迷藏,戴上布條的姊姊的和服袖子不小心撞翻了燭臺,火舌隨即席捲而上,吞噬了女孩小小的身體。年紀尚小的老婦人因害怕而逃走,事後也不敢把這件事情跟家人說,才會讓姊姊沒辦法投胎轉世。他們又玩起了躲貓貓,順利引出幽靈,老婦上前道歉,希望姊姊能跟她一起回家。幽靈沒有任何埋怨,踏著輕盈的腳步跟著年邁的妹妹一同回到那已早遠去的時光中。

第三抄:鳥糞殺人術

附近的兩個中年人在爭奪庭院地盤時一方砍倒了櫻花樹,兩人於是先後死去。隔幾天上課回家時,律發現自己的肩膀上有鳥糞。是夜,一隻鳥妖襲擊了律卻被打敗,她自稱尾白,表示自己原居於被砍倒的櫻花樹上暗中保護著那家人,沒想到兩個男人就在吵架後砍倒了她居住十多年的家,她才會用法術殺死兩人作為懲戒。而她看上了律家外的櫻花樹,本想以鳥糞當作施法媒介殺死律一家人以佔領該樹,未料到卻被有靈力的律打敗,遂自願擔任律的手下,只要求能住在他家外頭的櫻花樹上。律勉為其難的答應。某天下課時忽然降起大雨,尾白把雨傘帶來給了律。當晚睡覺時,律又被鳥妖襲擊。他原以為是尾白所為,沒料到尾白卻親自請命希望律能指示她去殺死行兇者。得到同意後,尾白化身光球往天上飛去,另一個光球也隨之還擊。由於兩造僵持不下,青嵐回復成龍的原型解決了這場紛爭,另一隻鳥妖尾黑也意外成了律的手下,兩鳥勉強共住一樹。律帶著尾黑去喪家表示哀悼之意,尾黑在聽到自己曾住多年的樹也在人類因為會擋陽光的理由下而被砍伐後一時氣憤而露出原型,幸好律出馬把尾黑抓回家。青嵐提議將尾黑做成烤雞,律則認為其實一切都是人類的自私才會引發這無端的災害而放尾黑一馬。他命令二鳥同住其庭院的櫻樹上並好好相處。那年,只有律家的櫻花樹提前開放,粉色的櫻瓣落滿庭院。

第四抄:別惹岳母

印象中,律曾在小時候看過一個穿著白衣的可怕女性越過庭院來找爺爺,並在看到爺爺拿出的紙條後忿忿不平的離去。這天,家裡來了一個男人找爺爺,他說約定的日子已到,因此來找蝸牛先生幫忙。律說爺爺早已去世,但願意提供協助。男人說自己年輕時因受傷而住院,因此而認識了體弱多病而住在醫院已久的太太。其岳母不承認兩人的關係,也多次斥責男人把她的女兒帶下病床害她的病情更為嚴重,但對少女來說男人是她心頭唯一的慰藉。男人帶著少女離開醫院並跟其結為連理,兩人一起過著幸福的日子。一天岳母忽然來到,在大聲斥責男人後表示不會就此善罷甘休後離去,沒想到卻在出了房子後不久即出車禍死去。少女悲痛欲絕,男人安慰她要堅強的活下去。隔年,應已死去的岳母忽然又登門要男人歸還其女,痛罵一陣離開後兩人原以為事情到此為止,沒想到隔壁的鄰居忽然莫名過世。又隔一年,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夫妻倆聽聞蝸牛的能力而來懇求其協助,蝸牛於是出面仲裁,並立下誓約一年後男人就會歸還其女。而在隔年約定的時間來臨時,蝸牛竄改了契約的內容,把一年改成十年,成功說服了男人岳母的亡靈。十年過去,男人的妻子已經死亡,但因他尚有餘願必須達成,因此再次請求蝸牛的協助,契約於是改成了二十年,而今天就是那第二十年期滿的日子。不久後,老婦的亡靈出現,律拿著自己改寫的契約欲說服亡靈卻因靈力不足而被拒絕,更引發亡靈大怒要攻擊眾人。男人開口阻止了岳母,他指出其實過世的妻子早已經在岳母的身旁,只是她因自己的憤怒而沒有看見愛女。老婦的眼神漸漸平靜,也看到了一向乖巧聽話的女兒確實在身邊。接著男人拿出了一張相片,是妻子不顧自己病弱的身體生下的女兒的照片。老婦終於回復慈祥的面孔,跟著女兒一起離開踏上投胎之路。男人告別後律的母親及祖母回來了,兩人聽到男人的名字時告訴律男人去年已因車禍緣故而死亡。隨後,律想起十年前爺爺出面阻止老婦亡靈一事。其實,當時的蝸牛也已經去世,是為了保護律才現身阻止亡靈。律學到了一個道理:因為有重要的回憶,人們才會信守諾言。這個道理,不管對生者或死者都是相同的。

第五抄:別亂說話

反派妖怪登場,拿了根木頭要司給律,律一眼便看出木頭上寄宿有靈魂。與此同時,律也在樓梯撿到了一個不知道自己過去的泥偶,它告訴律樹上之靈乃一占卜師,並告誡律不要被她所說的話影響。吃飯時,司看到占卜師指著律的母親說她三天內將死去。她憂心忡忡,律則要司別亂想,不會發生什麼事。司不停做惡夢,擔心絹會因此而死去。隨著司的擔心增加,她發現到附著在絹背上的妖怪也逐漸長大。在事態變的嚴重前,律出手驅散了母親身上的惡靈。他說該靈體本身並無能力,乃因司的擔心才會逐漸變大(稱之為言靈,也就是語言本身的能力)。回到家,律發現占卜師拿著刀靠近要殺死母親,緊張的他往前衝上,只見刀落下,母親手上的泥偶的頭忽然掉了下來。泥偶變成了一個小孩的靈魂,占卜師終於回憶起當年就是因為過度渴求自己的死亡預言成真而陸續殺害來占卜過的人,直到兒子代替對方躲在棉被中被占卜師殺死,她在驚覺自己的所作所為並上吊而亡,那節木頭正是占卜師自殺的樹所砍下。溫柔的母親幫泥偶蓋了墳墓,木頭也放在旁邊。律想,雖然母親什麼都看不到,卻似乎擁有看透一切的智慧。

第六抄:下大雨的日子

律感冒了。在家裡休息時忽然有個巴士司機說由於大雨的原因車子拋錨了,希望律家能暫時讓乘客們休息直到接駁的巴士到來,律勉強答應後,一個貨運司機,一個男人跟一個女人進了家中,不久後又出現了一對扛著木乃伊的老夫妻也加入躲雨的行列。青嵐買菜回來時剛好在門口遇到了說要回去看貨物的送貨員,並點醒他其實他已因車禍原因而身亡。回到家,青嵐意有所指的說有時候因事故死去的人會不知道自己的死亡而殘留在現場無法離去。稍晚,木乃伊的忽然動作嚇到了大家,詭異的老夫妻則說要出去討論事情而離開。男人在跟女人聊完天後,忽然想起了什麼而決定離開。律跟了出來,男人正在拉繩子要上吊,律則要男人仔細看繩子的一端,男人才發現自己早已上吊身亡。他說自己有兩個孩子,一個身體孱弱老是住院,另一個則是不良少年,他被公司裁員,老婆也跑了,才會決定自殺。律說有懸念的自殺靈常會因為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死亡而反覆自殺,男人聽後不久就踏上了輪迴之路。女人看到了律跟男人的對話,趕緊跑回家。她知道兩個老夫妻扛著的屍體就是自己,拉開繃帶確認後對著趕來的律說自己因為考不上大學而很沒有信心,男友又在大學認識了新的女孩,但雖然她曾有輕生的念頭,卻從來沒有實踐過,而她不想死,不想死。說完後就跑出了律家的門,木乃伊也隨之消失。歸來的老夫婦看見屍體消失後大怒,化身為鬼並決定吃了有靈力的律,卻沒料到自己會成為青嵐的餌食。隔天雨停了,報上寫著一個女學生在發生事故的巴士上奇蹟的活了下來。人,只要對生存有著極強的渴望,奇蹟,總會發生的。

第七抄:司的相親

青嵐出遠門去了。友人委託律的祖母尋找相親的對象,八重子便把腦筋動到了司的身上。幫她穿好和服,把自己年輕時相親戴的髮簪別到了司的頭上。大功告成。律在自家地上再一次發現了怪東西,這次是一隻青銅的獅子。不久後有個婦人來到家中,表示希望能把髮簪處理掉,因為那是一支受詛咒的髮簪,而獅子也總會跟著那支髮簪出現在擁有者的家中。相親過程順利,司似乎不排斥對方。某天夜裡男人來到家裡,正想偷摸司的手時髮簪上面的靈魂忽然控制了司並要殺害相親對象,對方嚇的落荒而逃,而司也在髮簪從頭上掉落後回復了原本的性情。律問祖母髮簪的事情,她回答髮簪是一個工匠為了心愛的女人所打造的。律問當年祖母是否就是相親才嫁給爺爺,八重子回答蝸牛並非她的相親對象,但她是在去相親的途中巧遇蝸牛,而蝸牛感於八重子是個不會被妖魔附身的女性而展開追求最後共結連理。當晚司跟律兩人留守家中,司再度被髮簪上的靈魂附身並要殺害律,銅獅忽然發光,律碰了銅獅後便被打造髮簪及銅獅的工匠附身。當年,工匠跟小姐因身分的關係而無法相愛結婚,小姐便嫁給了相親對象。那天,工匠拿著髮簪跟獅子來到小姐丈夫的房間要送給兩人當作結婚賀禮,卻意外遇到了闖空門的小偷。兩人一陣扭打,小偷刺殺了工匠後逃跑,小姐的丈夫早小姐一步來到現場,而隨後出現的小姐以為丈夫因忌妒殺死了工匠便殺死了丈夫後自殺,而其怨靈也從那時起便附於髮簪之上。兩個靈魂相擁後一起升天,玩樂一陣後回到家的絹跟八重子,第一眼看到的正是相擁的律及司....

第八抄:壞人再登場

第五抄出現過的反派二度登場,並將一隻蜘蛛怪放進了律家的水晶中。由於司最近不好睡,八重子建議司握著水晶睡覺,而妖怪就趁這個機會吸走了司的靈氣讓她失去元氣。律求青嵐救司,青嵐表示自己的命令只是要保護律,司的生死跟他沒有半點關係。律用爺爺留下的靈符讓蜘蛛精無法踏進家中,但司的身體狀況卻越來越差。不久後,尾黑及尾白說兩鳥由於所居的樹被蜘蛛精佔領,兩人將另覓他處,司卻表達想幫兩鳥的意願,讓兩鳥大受感動,直呼有這份心意就足夠了。律來到櫻花樹前看到蜘蛛精,欲阻止之卻被強烈的瘴氣所擋無法靠近。回到家吃了幾口飯,律對司的健康狀況十分擔憂;往窗外一看,兩鳥已經回復鳥身並剩下微弱的氣息躺在石台上。來到樹前,律多次衝撞瘴氣,卻只傷了自己,青嵐則從住家的二樓看著律,不發一語。邊責怪自己沒有能力保護家人,律耐著疼痛靠近蜘蛛精,然體力終究不支,律眼見就要倒下。開頭就出現而我一直沒介紹的圓帽瘦老人出現扶住了律並要他在地上好好休息。他說蜘蛛精其實很可憐,因為一直看著黑色的風景才會讓心中也跟著黑暗。進入瘴氣靠近蜘蛛精,老人說話了:

"已經沒有石頭困住你,也沒有人命令你,你不需要再以這樣的姿態示人了。為了讓你看見明亮的景色,我乘著南風而來。既然你寄宿在樹上了,我就讓你化為樹精吧!睜開眼吧!你已經不是黑色的了。化為無數的小小生命,化為無數的小小花瓣吧!"

櫻花瓣落下,預言了春天的到來。

第九抄:青嵐要吃飯

明天就是律的生日了,也將是他的死期。夜晚,一個女人拿著一個壺來,說是她們公司的社長多年前從律家偷走的。當年社長偷了這個壺後便把它當守護神供奉著,而壺也讓社長創立的公司越來越壯大。直到五年前的某天,公司營運忽然開始出狀況,而一直努力供奉著壺的社長身體也開始每況愈下。身為秘書的女人才會決定偷偷把壺歸還主人,試圖破除壺的詛咒。律確認壺中之物已經逃走,只留下毒氣般的東西在壺中,青嵐同意留下壺。女人出門後隨即被尾隨而來的社長掐死,社長隨後踏入律家要拿壺。同時間,青嵐被原本被囚於壺中的妖怪鬼燈(也就是之前出現的反派)所幻化的蝸牛的聲音所騙而被吸入壺中並封印。看著一向健康的姑丈忽然倒下,司驚訝的不知該說什麼。律追著搶走壺的社長來到屋外,鬼燈出現朝社長的肩頭拍了拍,早已被吸光精氣的社長隨即倒下並化為散沙。鬼燈說若律不打破壺,青嵐自然沒辦法出來吃了他。當然相對的,鬼燈也不會再次被封印其中。想起母親第一次失去父親的悲傷,想起青嵐多次救了他的命,滿18歲的律憑著爺爺的血緣打破了壺,青嵐隨即飛出,鬼燈則大笑著消失。第一次見到青嵐的司對眼前的情況帶點緊張跟疑惑,但她挺身而出欲保護律不被青嵐吞食。但律認清了自己的宿命,閉上眼準備迎接死亡。青嵐的大口停在律的眼前。青嵐說律救了他一命,而且人類的食物也蠻好吃的,所以就決定不吃律了。律說服青嵐回到父親的體內,擔心老公二次死去的絹看到青嵐起身抱著他大哭。二鳥喝著妖怪酒邊跳舞慶祝著主人的成年。在明亮的日光中,律看著司,他終於知道為什麼爺爺只要青嵐保護他到十八歲。因為,接下來的日子就輪到律要保護家人了。

電視播放的劇集到此結束,但DVD的版本還多送了三個故事,發生在第九抄以前的故事。

第十抄:湖中的少女

司自願去幫忙拿東西,律警告她回程時別走水蓮池,因為那裡容易有靈怪潛伏,但司貪圖路近沒有理會。果不其然,司遇到了一個朝著她喊"我認識妳"並衝過來的女學生,但女學生不久後就昏倒。將女學生送到醫院後,司回家了,故事卻還沒結束。

女學生從護士口中問到了律家的地址後逐漸靠近,律、司跟青嵐都感覺到了她身上的巨大憎惡。女學生闖進律家,質問蝸牛的下落,青嵐表示這裡沒這個人,律跟司則躲進鹽水圍成的結界中。女學生發現律跟司的蹤跡後朝兩人衝了過來,附在女學生身上的妖怪狼卻衝不過結界而被逼了出來。青嵐追出,狼已經跑掉;醒來的女學生表示自己必須回去而走出了律家,但沒多久就倒在地上變成骷髏,並隨即風化消失。青嵐說狼是式神,應該是看見司及律想起了蝸牛才會發動攻擊,而式神除非完成任務或殺死術者,否則無法獲得自由。

司偶然發現女學生失蹤的尋人海報。律經過公園時被女學生襲擊,千鈞一髮之際青嵐現身趕走了女學生身上的狼妖,還順手奪走了女學生的腳骨讓她行動不便。當晚,水蓮池出現在律家的庭院,女學生爬了出來要攻擊律,無論律怎麼說明她也不聽。女學生逐步爬近,正牌的蝸牛忽然出現擋在女學生跟律的中間。狼見狀馬上離開女學生的身體殺死了蝸牛後恢復自由的離開,而死去的蝸牛則變回了他的原型:蝸牛斷成兩截的筆。青嵐想起狼原先是蝸牛的式神,由於蝸牛忽然的死亡沒有跟狼解除契約,讓牠無所適從,才會進入湖中跟死去少女的怨靈合一。直到偶然遇見了司以後,牠才想起自身的恨,開始攻擊律跟司。聽完青嵐的話,律問他是否恨自己,青嵐說他的主人是蝸牛,不是他。女學生哭著想回家,律把腳骨還給了她。少女回到蓮花池,司祝她早日被發現。數天後,少女的遺體終於被尋獲。被術者束縛的妖魔,被妖魔束縛的少女,兩個悲傷的靈魂都找到了自己的歸宿。

第十一抄:可以跨種族,無法跨性別

律幫助一個態度傲慢的老婦人過馬路,不久後一個男人出現在律家答謝他扶自己的姑母過馬路。男人跟小時候穿女裝的律(日本習俗小時候裝扮成女生比較不會遇到麻煩)曾有過一面之緣,而他心中一直以為律是個女孩子,故看到歸家的司時,男人(原型是狐狸)大為傾心,欲提出婚約。同時,律的家裡剛好買了座衣櫃,律感覺到衣櫃裡有妖魔不停在哭泣,但青嵐建議最好別放開妖魔,說不定她只是假哭。絹及八重子看到來跟律提親的是個男人都笑了出來,只有律知道是怎麼回事。狐狸姑母雖然對男人選擇人類並不滿意,但由於自己的女兒不見也只好同意。狐狸大舉迎親,青嵐陪著律去跟狐狸談判,狐狸奶奶也才知道當年蝸牛帶來的是孫子而非孫女。律放出了被符紙囚於衣櫃內的狐狸少女,男女狐狸終結連理。晴天下起了大雨,傳說是狐狸在嫁女兒不想被人類看到才會施展此法術。吃著狐狸姑母送的糖,律衷心渴望兩個種族間有一起喝茶的一天。

第十二抄:與鬼賭博

參加玩蝸牛的姐姐的喪禮,回到家絹發現律感冒了,便要他好好休息。夜晚醒來的律聽到有喧嘩聲來自爺爺的屏風後面,搖搖擺擺眼睛迷濛的走過去,律看見有個年輕人跟三隻鬼正在打麻將。忽然,律縮小掉進了那個場景,發現到他的鬼決定吃了律,年輕人則說律是他的隨從希望他們網開一面。言談間年輕人拍掉了附在律身上的小鬼治好了他的感冒,律則得知年輕人打牌的原因是因為想藉由賭贏來獲得赤鬼抓來的,一個跳河的女人所變成的鶴;相對若輸了,他將被吃掉。年輕人不停輸牌,白鶴悄悄告訴律其實赤鬼的袖子裡有藏牌,要律去揭穿他。律照做了,赤鬼惱羞成怒,年輕人趕緊打圓場說一切都是誤會,赤鬼才干休。接著,白鶴給了律一面鏡子,要他去把三隻鬼的牌偷偷反射給年輕人看。在律的幫助下年輕人開始贏牌。關鍵性的最後一局,三隻鬼都聽牌,律的憂心達到最高點,不停在三隻鬼旁邊轉來轉去而遭到斥責。趁著眾鬼的注意力集中在律身上,年輕人從袖子召喚出了一條藍龍把眼前準備要抽的麻將換了牌,終於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年輕人起身欲離開,輸牌的鬼怎肯放人,要求年輕人把律留下。年輕人笑著說律是個大飯桶,留下來的話會把赤鬼從頭開始吃掉,還說人類其實是很可怕的一種生物。赤鬼仍要求年輕人留下抵押品,年輕人說自己的右手有六根手指頭,不然他留下第六根好了。砍下的指頭變成青嵐,隨即吃掉了服侍的小鬼,嚇的三鬼不敢再要什麼東西趕緊離開。越吃越強大的青嵐回到了蝸牛的袖子後,蝸牛開始勸自己在新婚之夜跳河自盡化身白鶴的姐姐回去完成婚禮。姊姊回口說自己只是抵債品,這樣的婚姻根本沒感情。蝸牛力勸,姊姊也認為自己的不幸不應該牽涉到蝸牛的身上,遂決定相信岸邊那個仍在找尋她的未婚夫對她的愛。姊姊回去後,蝸牛留下眼淚,說自己是個不敢違抗他人的膽小鬼,自己懦弱還把姊姊從死亡的手中喚回現世,那個她使勁逃離的命運。律露出微笑安慰爺爺,告訴他姊姊一定跟那個男人生了七個孩子,過著幸福的生活。蝸牛很感謝律的安慰,問了他的名字,誇其好聽。回到自己的世界後,八重子拿著蝸牛從姊姊那裡拿來的鏡子正在懷念著蝸牛。律問起爺爺會不會賭博,八重子說他是個正直的人不懂博弈。律又問爺爺是不是好男人,八重子微笑的說。

"秘密"

==============(分隔一下)===============



原本呢,我對這齣連續劇一點也沒有期待,只是覺得題材似乎還蠻有趣,不好看的話看個一點還给朋友就好,沒想到一看就着迷,從第三集開始一口氣就把全部看完了。呼~暢快。

看第一集時,對男主角細田善彥跟女主角酒井彩名的演技並不怎麼提的起興趣,但念在有老牌演員渡邊一惠飾演貪吃的青嵐(他真的挺爽的,從第一集到最後一集永遠都在吃),想說算了,姑且一看。而在多看了幾眼律的老媽以後,赫然發現:她不就是跟志村健共演許久兩人甚至拍拖過的石野陽子嗎?真令人懷念啊!沒看過她?請看VCR。



再來一個。



第二集開始,由於:

1. 插曲的胡琴(應該是吧)聲實在太動人,強化了視覺的效果。第八抄差點害我哭,真邪惡啊!

2. 劇情實在寫的太好了。雖然有妖魔鬼怪陸續害人,但結局總是既動人又有正面教育意義,無怪乎此漫畫日本仍在連載中,歷久不衰。

以上的原因讓我也開始習慣於男女主角的演技,甚至覺得成功的傳達出原著的精神,太棒啦!(雖然我從來也沒看過原著)



很久沒有看具教育意義但又不會教條或刻意搞笑的鬼怪劇了,看完以後有點感慨。確實,在數百年前,人類由於敬畏及喜愛大自然而看見、察覺,甚或編造了許多的精靈鬼怪來表示對自然的崇敬。時代變遷,萬物有靈的信念慢慢消失,人開始功利,開始妄想控制一切。廢棄物再也不會百鬼夜行,鯉魚再也不會逆流而上化龍,牛郎跟織女的鵲橋也已殘破不堪。剩下的傳說,只有對商業行為有幫助的,對管教孩子有幫助的,對恐怖電影有幫助的。曾幾何時,自然的美只留下形,意消失殆盡。迷信、幻想、希望,會不會一步步被"誰是接班人"、"決戰伸展台".....所傳達出的資本主義所扼殺呢?

不免擔心了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