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起床,什麼也沒說的朝陽台走,老婆看著他,他跳下,摔死。

Yoko照常的去看護有癡呆及嗜睡症狀的老婦人Emma Williams。把割傷手的Emma送回床上躺著後,Yoko整理著散落四處的報紙一路上了二樓,進了一間空氣凝重的房間,屋頂似乎有東西不停爬行著。好奇心驅使,她走到響起咚一聲的壁櫥面前,開了門,看著眼前的空洞,又打開了上方通向閣樓(註)的頂版,探頭進入黑暗中。好暗啊,打火機所製造的視距非常有限,上半身旋轉將近180度時,某個女人的臉靠近了她。女人的嘴中,是無盡的黑暗。

將男友Doug送到學校後,Karen Davis被看護中心的Alex告知將由她暫代行蹤不明的Yoko去照顧Emma一天。將Emma照料好後,Karen一路整理上了二樓,並在一間房中發現一個被膠帶貼住邊緣的壁櫥。隱約聽到裡面傳來貓叫聲,Karen拆下膠帶打開它,在裡面發現了一個抱著黑貓臉上有著劃傷的日本小男孩及一本日記。



通報Alex不久後Karen在樓梯處遇到正透過扶手空隙往下看的小男孩,他自稱俊雄。電話響起,Emma的女兒Susan打來確定母親的情況,因話機不見Karen無法回答。此時Emma的房間傳來說話聲,Karen進去發現Emma正在自言自語。朝Emma講話的方向一看,屋角處黑色的毛髮開始大量集中。黑髮長出了人形並移動到Karen面前,用斗大的雙眼瞪著她。

結了婚的Matthew及Jennifer,連同Matthew的妹妹Susan及年邁行動不便的媽媽Emma在日本房屋仲介的介紹下進入了一間傳統民房。觀屋過程Emma忽然在二樓一間房間中看著天花板不動,房仲則是在浴室要把手伸進去黑抹抹的水中要拔掉塞子時忽然的被一隻慘白的手握住。Matthew相當滿意房子,決定住下。

隔天早上,Jennifer說起Emma白天都在睡而晚上都四處走動,而她在進行環境調查時則在外頭迷了路。Matthew心疼太太的不安,承諾若Jennifer最終仍無法適應,他願意不惜辭掉工作帶全家回美國居住。下午,打個盹起來的Jennifer發現泡麵被打翻。她起先以為是Emma,卻注意到一個小孩的腳印一路走上二樓。在樓梯處看見黑貓及一雙抱貓的慘白的手,Jennifer走進了一間房,房門忽然關起。

回到家的Matthew發現一地的凌亂,回到房間則看到太太躺在床上不會說話。此時,一個眼眶黝黑,皮膚慘白的男孩忽然出現,並張大黑洞般的嘴發出貓的叫聲。Matthew一路退到壁櫥邊,小男孩忽然從正上方看著他並張大了嘴。喵!

發現死亡的Emma及無法言語的Karen,Alex立刻通知了日本警方,警察也以中川警探為首立刻展開了調查。發現了電話錄音,中川利用尋找話機的功能一路追蹤到了二樓的一間房,並在壁櫥中找到了話機。中川打開了通往閣樓的頂版,發現了已死的Matthew及Jennifer。等等,地上似乎還有什麼。是,一個淌血的下巴。

Doug到醫院探望甦醒的Karen,中川則表示有些問題想跟她請教。Karen提到一本日記,還有小男孩的名字。中川拿出一張女人的臉被割掉了的照片,Karen確認俊雄正是照上的男孩。中川的手下把他叫出了門,說Susan消失在上鎖的公寓中,中川指示他調閱Susan工作場所的監視器錄影帶。手下問到中川這次的事件跟三年前的案件是否有相關聯,Karen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聯絡不到大哥或大嫂,Susan整裝準備下班。夜晚的辦公大樓似乎只剩她一人,走廊要命的長又安靜,她感覺有人的氣息。跑進了樓梯間,手機忽然響起,來電顯示是Matthew。接起電話,那頭只傳來從喉部發出的奇怪聲音後隨即切斷。頂樓的燈光開始忽然明滅,Susan注意到一個蒼白的女人從樓下往上爬行,趕緊逃上一層後奪門而出。什麼東西拉住了她,拉斷了她手機上的吊飾。定睛一看,蒼白的女人正躲在門後,Susan逃離。請警衛去察看情況的同時,Susan從監視器的螢幕看見一個黑影正在上頭移動,遂決定逃出大樓搭車回家。

進了大樓電梯,Susan找回了安全感,頭枕在壁上歇息。電梯門外,蒼白的俊雄則出現在每一個樓層,看著Susan往16樓直上。確認周圍沒有任何的行蹤後Susan進了門,不久,對講機響起,Matthew來找她,說自己在樓下。Susan剛按下大門開關鍵,電鈴隨即響起,小小的孔中確實是哥哥有點被圓弧了的身影。打開門,Susan沒見著半個人。她逃進家門上了絞鏈躲上床,意外發現自己的吊飾在棉被中。棉被從床尾處開始隆起,女人的臉孔出現,將Susan拖進了棉被中的另一個世界。



Karen去找還在工作的Doug,他請了假先陪她回家,但在公車的窗上Karen又見到了女人的臉龐。洗頭時,Karen發現有隻手從頭髮中伸出。下一個瞬間,手的觸感已消失。

準備關門回家的Alex感覺樓梯間有個小孩看著自己,回頭時沒發現蹤影。櫃檯旁,一個穿著大衣的東洋女人慢慢朝樓梯前進,Alex從外形判斷是Yoko。她並沒有回應他的呼喚,Alex於是走下樓,卻發現Yoko走過的路上有一長條的血跡。他再次出聲,已經走下階梯的Yoko停下腳步,慢慢回頭。一張沒有下巴的臉伸著長長的舌頭,探著空氣中的黑夜氣息。



以俊雄的名字當作關鍵字,Karen在Yahoo上搜尋了三年前的新聞,找到了佐伯剛雄在Emma所住的房子殺死妻子伽椰子跟兒子俊雄後自殺的頭條,下方則有個名喚Peter的教授莫明跳樓輕生的小報導。

中川看著監視錄影帶的畫面想找出Susan消失的蛛絲馬跡。畫面扭曲了一下,女人的黑影朝螢幕前進.....前進.....前進.....而後覆蓋了整個畫面。

留下了字條說自己稍晚會回家後,Karen躡手躡腳的出門,來到了Peter的遺孀Maria的住處。Maria表示自己幫不上忙,但在Karen苦苦哀求下將Peter留下的一小盒遺物拿了出來。Karen細細查看,發現每張Peter跟Maria合照的相片上都有一個女人會在遠方看著兩人。

同事清水將一封信轉交給了Peter,Peter表示對方說自己有上過他的課,但Peter完全沒有印象。來到伽椰子的家,Peter只找到手伸出窗外看著他的俊雄。進了屋把無力的俊雄抱著放到了沙發上,Peter找到了一張撕毀的照片,照片上女人的臉消失了。Peter聽到了貓叫,便打開窗戶看。俊雄,則在此時張大了嘴發出貓的叫聲。



Karen來找中川詢問當年的事件,中川提到日本傳統裡若有人懷著強烈的怨恨而死去,其靈魂將永遠詛咒該處,而每個進入該處的人也都會受到死亡的詛咒。當年,他的三個警察好友們就是在伽椰子的事件後相繼死去。Karen離開後,中川拿起死去好友跟他的照片來看,決定帶著兩桶汽油去燒了被詛咒的房子。進門往地上倒了油,他聽到有小孩的哭喊聲,進去浴室發現臉被泡在水中已無生命跡象的俊雄。他將俊雄抱了起來,拍打他的臉頰。俊雄的眼一瞬間睜的老大,中川的頭則被剛雄壓到了水中。

回到家的Karen發現Doug注意到了她對佐伯一家事件所做的調查而去那棟房子找她。Karen趕了過去,發現汽油後繼續上樓尋找Doug的聲音出處。夜晚忽然變成了黃昏,Karen看見Peter在他面前講著手機。留下俊雄自己一個人畫圖,Peter進入了另外一間房,注意到桌面上有一堆伽椰子臉部都被割掉了的照片,並在照片堆下發現了伽椰子的日記,上面充斥著她對Peter的瘋狂單戀之情。忽然,Peter朝著Karen所在的方向走去。他看見的不是未來的Karen,而是壁櫥門上釘的滿滿的伽椰子的照片,只有臉部,有些照片上還有血跡。打開壁櫥的門,Peter發現了被掀開的頂版,伽椰子的屍體冷不防掉了下來,嘴巴含血眼睜睜的望著他。Peter逃出該房,進入了俊雄所在的房間後又退了出來,跑出了房子。Karen走進去看,發現蒼白的俊雄正在推著父親吊死的屍體去撞牆。剛雄上吊自殺用的不是繩子,而是佈滿整個天花板的黑色長髮。此時,黑白模糊的影像進入了Karen的腦海。



當年,剛雄發現妻子的日記時心裡湧起了一股強烈的憎恨之意,看著入門的伽椰子他丟下了相簿,渾身顫抖。他在樓梯處追上了被他摔倒在地而欲爬下樓梯的伽椰子,使勁全力扭斷了她的脖子。在家的俊雄透過樓梯扶手的空隙看到了這一切而睜大了眼睛,跟臨死的母親眼互望。

回到樓下,Karen感覺有隻手抓了她的腳一把,是倒地的Doug。她扶起他要離開這棟房子。

將妻子的屍體拖回房間後藏到了閣樓,剛雄淹死了兒子跟他的貓。

伽椰子渾身浴血的從樓梯上朝Karen爬近,伽椰子追上抓住了Doug,要開門逃出的Karen發現伽椰子的頭從門外的黑暗中由上往下墜落。關上門後伽椰子又消失了。扶起瀕死的Doug,Karen踢倒汽油桶準備放火,但一隻手阻止了她,Karen發現Doug已經變成了伽椰子。Karen丟下了打火機,失去了意識。



救護人員救了Karen的命,也成功的滅了火。在醫院醒來的Karen想去看Doug的遺體,卻發現掉出來的是一隻女人的手,但在下一個瞬間又變成了男人的手。Karen感覺到,她的背後站著一個女人.........

註:日本民房中的閣樓有的不似西洋的閣樓那麼寬敞,通常人在裡面無法站立,大概只是養些蟑螂或蜘蛛或小孩躲在裡面玩恐怖遊戲的地方。日文的名稱叫屋根裡,也就是天花板跟屋根,也就是建築物最上層的空間。

=======================================



因為好友香香提到被電視轉播的美版咒怨嚇的尿濕了褲子,我決定放下對重拍電影的歧見,好好的來欣賞一下這部由日本原片導演清水崇在美國邀請下轉戰好萊塢並重新拍攝的靈異大作"咒怨"。說起咒怨系列,日版我可是兩部錄影帶的跟兩部電影的都有看,可惜當時還沒有開始寫影評而沒有留下相關紀錄。不過我印象很深的是,當年日版四部曲看完後,只覺得:奇怪了,怎麼錄影帶的小成本版比較恐怖啊?花了錢不是應該更好嗎?

美版,讓我有同樣的感覺。



從電影正片開始一分鐘左右,我就知道"不死咒怨"不可能是一部好電影。原因?很簡單,Bill Pullman所飾演的Peter教授人站在陽台旁準備跳樓,但前景人物跟遠景高樓大廈的顏色卻因為處理欠佳而導致差異過大,肉眼一看就知道那是透過剪接手法拼上的。沒錯,電影是假的,但是要透過導演、演員、服裝、化妝等盡全力去欺騙觀眾。如果導演自己發現太假,就應該透過剪接或特寫或快速帶過來掩蓋這些缺點。沒做到,你就是對不起看的觀眾,因為你把半成品丟到了觀者的眼前,這是不道德的行為,欺騙了觀眾對該電影的信任。是,"不死咒怨"一開頭就跌跤了。



故事繼續前進,演到本人長的蠻可愛的俊雄要攻擊Matthew時,第二個缺點出現,但這次的沒有第一個嚴重。同日版的作法,全身塗白並畫上煙燻妝的俊雄大概是嘴裡漱了漱墨魚汁後張大嘴發出叫聲嚇人。Matthew一路退到了壁櫥旁,接著鏡頭由下往上拍,俊雄從壁櫥的第二層爬出來張大了嘴。餵!是不是偷喝水了,怎麼剛剛只有黑色的嘴這次舌頭變成了粉嫩的紅色。導演先生,小演員渴了理所當然,你也應該準備多一點墨魚汁吧!

哎呀!老阿嬤死了,Karen暈倒了,要趕快叫警察!不久後,我頗為欣賞的石橋凌飾演的中川秀人警探出現。循著電話聲,他帶著手下五十嵐(喰いタン?)深入閣樓的黑色角落,發現了....................




兩具模型人啊啊啊啊啊!!!



....ㄜ....這兩具的功用就不太一樣了.....

另外,如果是跟我一樣一路看上來的人,相信都會對咒怨系列每次伽椰子要出現的那個喉嚨"喀喀喀"的聲音印象很深刻,有點像是伽椰子行進曲一類的東西,多少會讓觀眾進入"要來囉,要來囉"的緊張狀態。"不死咒怨"很奇怪,不知道清水崇還是美國的製片腦袋在想什麼,這聲音出現的機率奇低,而且就算出現也是小氣的沒幾聲而且很短促,就好像爆米花筒最底部的渣渣一樣怎麼也不過癮。明明那聲音就是清水導演自己配的,為什麼不好好發揚光大呢?說起來日本鬼片導演還挺辛苦,同樣日本鬼片經典的"七夜怪談",大家印象最深刻的那隻貞子的眼睛據說也是由導演中田秀夫自己拔光睫毛戴上假髮去拍的。雖然戲院裡觀眾嚇的要死,拍攝現場的人員應該有笑出來吧!



中間有些小部份容後再談,請大家跟我一起陪著Karen回到過去,來到伽椰子當年被殺的那間房中。Peter在我們眼前翻著伽椰子的日記,Karen則站在一旁。兩個不同時間的人,透過凶宅的力量看到了同樣的景象,但礙於時空理論,Peter看不到Karen,兩人間也無法互動。但是,在這樣的一個前提下,我們看到Peter的影子居然映在Karen的身上。清水導演,你應該要注意這個問題的。Peter怎麼說也只是亡靈召喚出來的影像,怎麼可以跟現存的人產生互動呢?

以上,是清水導演應該要注意的問題,接著,則是我認為應該是製片那邊為了符合美國觀眾的要求而要求清水導演這麼做的,然而這樣的手法卻大大的降低了影片的品質。

首先,伽椰子從屋角藉由長髮化成影子鬼魂後攻擊的那幕,動畫的離譜,一點點真實跟恐怖感都沒有,瞪大了兩個眼睛看了只覺得,喔,所以呢?然後是掉了下巴的Yoko,這個嚇點未免也美式的過分,既沒有引起不適也沒有任何的恐懼,跟影子怪一樣只是賣弄特效。無。聊。



然後,請容我談一下攻擊模式。

有看過"七夜怪談"的人都會知道,貞子是靠著錄影帶當作媒介進行殺害。看過這捲傳說中的錄影帶後,你家電視七天後就會爬出一個貞子,爬到你面前後讓你心臟病發掛點。如果你家開電影院,爬出來的東西大概只有鹹蛋超人打的過。伽椰子的媒介是房子,有進去過她家參觀指教的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她都有辦法跟的過去(也許美國應該弄個去過她家以後就上月球去的太空篇,就像十三號星期五的傑森在太空船上的那集,"Jason X")。基本上來說,伽椰子是屬於慢慢靠近型,她在被丈夫殺害時學會了爬樓梯之術等級一,兒子俊雄則是觀看之術等級一,隨著人殺的越多技能等級會逐漸提升,而這應該也是觀眾最最喜歡的橋段。可是在"不死咒怨"裡面出現了兩個很無聊的畫面:

一、從公車玻璃上顯現一下。說真的,爛死了。

二、洗澡的時候從頭髮裡長出一隻手。恐怖?不,這是喜劇在用的,用在"驚聲尖笑4"裡面好看多了。

最後的最後,那隻眼睛居然抄"七夜怪談",這到底像什麼話?



罵了這麼多,"不死咒怨"難道真的一無可取之處嗎?倒也不盡然。Karen撕開壁櫥的膠帶時把頭探進去,鏡頭右前方出現了巨大的貓影,同時也搭上一聲帶點陰森的貓叫,我倒帶看了三次心臟仍然會停止0.3秒;Sarah走出公司門時老覺得後頭有人,清水導演利用掌鏡的方式先拍出Sarah跟走道,接著把鏡頭集中在Sarah上,讓觀眾看不到走道,而Sarah的頭也別向了左邊。然後,鏡頭又切回Sarah跟走道。在這走道消失的幾秒間,觀眾總會預期什麼,恐懼那可能會出現的什麼。這種感覺很舒服;影片最後伽椰子要爬下樓梯時,導演利用了近似於把她爬下樓梯時的畫面剪成一張張後取走幾張再次接回後高速播放,產生出類似早期黏土動畫有點斷斷的感覺,大幅強化了伽椰子的異樣感。


飾演伽椰子的演員藤貴子

美版咒怨兩年後又推出了一集,今年(09)則是換了導演跟演員出了個DVD版的第三集,由此可見咒怨在美國無論是知名度或是票房都具相當水準,而且我的朋友看一點點都嚇成那樣,也許是我心臟太強悍了也說不定(當然,沒像Chev Chelios那麼猛)。清水崇不是個爛導演,如果是的話,他絕對不可能製造的出像"咒怨"這種深掘人心恐懼之井的電影。然而隨著他從事導演這行越來越久,我開始擔心他是否像許多導演或演員一樣忘了當初純粹想觸動人心的渴望,轉而追求技術,追求特效的配合。不可否認特效或化妝確實能增強畫面的強烈,然而若這一切沒有導演那顆想把一切做到最好的心,即便砸了三億美元去做特效,閃閃發亮的陽春麵它還是陽春麵,不會變成一碗牛肉麵節第一名的刀削牛肉麵。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