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離職當日,栗田神奈(栗田かんな,宮崎葵飾)在網路上找到了一段龐克搖滾影片,表演的團體名為"少年手指虎"。她把該影片給公司老闆時田英世(ユースケ・サンタマリア飾)看,讓老闆想起了自己年輕時加入的龐克樂團,決定讓神奈去跟他們簽約。打電話約好時間後神奈來到小吃店找貝斯手作並秋夫(佐藤浩市飾),找到的卻是一個髒兮兮喝醉酒的老頭子。原來網站上寫的1983年不是秋夫的出生年,而是少年手指虎辦解散演唱會的年份。神奈萌生退意,但時田打來說少年手指虎在網站上的人氣點閱率超高,要神奈無論如何也要跟他們簽約。硬著頭皮,神奈繼續出發。



遵循秋夫的指示,神奈找到了他的弟弟春夫(木村祐一飾),春夫一聽是哥哥叫她來的,氣的用牛糞趕走了神奈。神奈決定放棄,但時田又來電說因為人氣實在太高了,決定直接辦巡迴演唱會。神奈騎虎難下,秋夫要她別擔心,如果一群不被看好的老頭子能夠演奏出好音樂,奇蹟就會發生。秋夫找回了當年解散演唱會時意外被兩把吉他砸中後腦而導致癱瘓的主唱吉米(ジミー),找回了仍留龐克頭的鼓手央克(ヤング),就連吉他手春夫也出現一起團練,神奈期待奇蹟的到來。

第一次的演唱會跌破所有觀眾包含時田的眼鏡,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爛的龐克團體?!然而演唱會的約已經簽了,神奈還是只能帶著他們直到表演結束。第二次的演唱會仍舊爛透,被批評的春夫用頭槌了批評他們的年輕偶像團體,最後演變成打群架的流血事件。



曾經,春夫跟秋夫的感情還不錯,但就在當年的經紀人要求下他們每每必須上演互毆戲碼,打久了就成真了。

還有,當年其實春夫跟吉米是隸屬於同一個外型糟糕的西瓜頭皮偶像團體。壞心的經紀人找來央克鬧場,沒想到秋夫反順勢找了央克創立了少年手指虎龐克樂團,頗受好評。


毀滅人類!毒殺人類!

到下一個演唱地點之前,神奈終於被秋夫氣的下了車去看男友大(マサル)的演出,但在認清自己的男友不過是個吃軟飯沒才能只想出專輯的音樂人後,神奈憤而離開,並趕到了演唱會現場。由於吉米的病情開始有了起色加上他們已經有幾次的演奏經驗,這次的演唱會非常的成功。



來到下一個目的地,也就是秋夫跟春夫的故鄉。春夫找了曾有一夜情的女人聊當年,也見到了秋夫跟女人生的兒子。當年,春夫被其他團挖角於是兩邊跑。秋夫僱用了女人來跟他上床,並把一包毒品藏在女人送他的娃娃中嫁禍給春夫,讓他入獄。這樣的情況氣的老爸中風倒地,兄弟倆的感情也跌到谷底;另方面,秋夫回去看了老爸,發現弟弟騙他,老爸雖需要護士照顧但還活的好好的,甚至會把電動床上半部立起後對著兒子吐舌頭比中指。這裡的演唱會同樣成功。



神奈發現男友跟打工地方的女學生上床,傷心大哭的她只有四個歐吉桑的安慰。這次的演唱會到了最後場面失控,春夫跟秋夫的吉他互相砸中對方的一隻手臂,吉米則經驗老到的跳上去鐵架躲過了這擊。由於已接獲時田打來要安排少年手指虎上電視的通知,神奈非常生氣,罵兩個男人合起來才等於一個人。而在此時,原本半身不遂的吉米已經完全康復,口齒清晰。神奈抓了自己的男友幫他理成龐克並剔掉了一半的頭髮充當貝斯手,秋夫跟春夫則合彈吉他。由於講話清楚了,吉米原本讓別人誤以為是紐約馬拉松的歌詞變回了正確的歌詞:喝下農藥,神奈擔心這樣的尺度在電視上會出問題而逃回老家幫忙賣旋轉壽司,未料勁爆的歌詞大受歡迎,因此演唱會要繼續辦,也許還能出專輯。



最後的演唱會,過程中神奈摸摸鼻樑暗示他們來點刺激的,於是吉米跳下觀眾席讓歌迷們扛著他唱。場子越來越熱,秋夫跟春夫開始搶吉他,只見秋夫搶到吉他後欲攻擊春夫,春夫蹲下,而此時吉米剛好從觀眾席被送回來。

再見全壘打。

==================================



由日本快手編劇宮藤官九郎自編自導的作品,承襲他一貫的作風:具特色的角色、時間觀交錯、驚喜不斷、熱鬧非凡等。雖說是編而優則導,宮藤的執導技術卻還不錯,幾次鏡頭的快慢掌握有相當水準,大眾喜劇好一點的程度。



幾個主要演員的演技都相當不錯,但宮崎葵畢竟還是太可愛了,有點兇不起來的感覺;佐藤浩市演骯髒變態還不錯,但兇戲少了股魄力;田口トモロヲ飾演的吉米算是劇中最搞笑的角色,演技走誇張風,一幕神奈訪問他對秋夫及春夫兄弟吵架的意見時,吉米正努力看著遠方女孩準備瀉春光的短裙。沒想到幾個人過去後,那春光成了他最大的遺憾,而讓他痛哭。這段我個人覺得是全劇最好笑的地方,僅次於拿著雜誌猛上下搖想讓平面圖的胸部產生晃動的錯覺那場戲。



在戲院跟大家一起看"少年手指虎"是不錯的體驗,整個廳院和樂融融,笑聲爽朗。可惜宮藤桑編寫的次要角色略多,總閃一下閃一下,感覺沒到就跑了,總覺得有未盡之感。另外,由於這次宮藤走純搞笑風,故而整齣戲雖令人開懷卻在離開戲院後回想起時笑果盡失,更別提有任何感動。25年後的復出,小小的改變了兄弟感情,但最後又毀了;治好了吉米的殘缺,最後又舊戲重映;讓神奈跟大找到了方向,卻又在結局時給了我們一個未知。電影忽然成了一個梅比斯環,觀眾看似離開但又回到了原點。這可以說是一個缺點,或者,也可以說是宮藤官九郎對人生的一個看法:很努力的去做什麼,也許到了最後仍在原點也說不定。生命,有時候就是這麼一回事。

================================



因為去看的是首映,宮崎葵跟木村祐一有來,這也是我第一次現場看到他們倆。宮崎葵給人的感覺很一般人,是那種走進去人群中就會消失的小女生,蠻難想像她已經是人妻,還曾經被戴上綠帽;木村祐一的存在感比較強烈,跟山田花子、三瓶同屬"乍看非常農夫,看久了果真很農夫"(當然我們指的是比較老派的農夫,不是每天會上網查全球氣象的那種)的類別。據他說在戲中跟宮崎葵有很淡很淡的戀愛對手戲,實際上確實是有,淡到觀眾需用點心去體會,也許在第二集(真的有計畫)會開花結果也說不定,請喜歡他們的觀眾期待。以下附上相關照片及影片,有些照片託朋友照的還不知道能不能入手,有入手的話會再更新。另外請容我批評一下,主持首映儀式的先生(胖胖的,在我印象中怎麼很多胖胖的男人都會講日文,也許瘦瘦也會也說不定)在木村祐一出場前說了句"他(木村)認為自己是木村拓哉",讓整個已經北極的現場下起了冰柱雨。雖說會講日文是首要,熱場子的功力是不是也該加強一下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