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政治學教授Stephen Malley的兩個學生:非裔美國人Arian跟墨西哥人Ernest在課堂上宣布他們為了美國決定從軍,參加伊拉克戰爭。Malley提出自己反對的看法,但尊重他們的決定。



Malley找了一個天資聰穎但後來翹課的學生Todd來談話,給了他一個選擇:要嘛拿了B,不要再選修他的課;或者,他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美國的政治一個機會。Todd表示對美國的骯髒政治感到反感,不想再為了那些充斥作秀跟肥皂劇的政治花上一絲腦筋。

同時間,美國參議員Jasper Irving找來了當年相當力挺他的資深媒體人Janine Roth,要送給她一個"獨家"。然而,Roth心底知道Irving滔滔不絕不過是為了讓媒體幫他打廣告,讓民眾對政府六年以來對抗恐怖組織所帶來的傷亡跟耗損跟疲乏打一針強心劑。Irving宣稱就在他們談話的當下,美國攻佔山頭的計畫正在阿富汗秘密進行中。



九千哩外,一架直升機正載著一個小隊準備進行攻佔山頭的計畫。過度輕敵的後果,小隊被高射炮襲擊,Ernest中彈掉下雪山山頂,Arian義無反顧跳下去救他不同種族的兄弟。戰場指揮官聽到了這個消息,派遣轟炸機及救援機趕往大雪紛飛、氣流強烈的山頭展開救援。

Roth不停的唱反調讓Irving心生不滿,要她想想正義,要她別把錯都推給政府,當時伊拉克戰爭可是獲得媒體的一致支持,便暫離房間去接電話。看著牆上的照片,看著林肯總統雕像的照片,看著自己當年那篇讓Irving獲得77%支持率的報導,在Irving出來時,Roth代表媒體界坦承己方的失察確實部分導致了今天的局面。見此情況,Irving又開始講起美國的最新戰術問題,希望Roth能幫他寫一篇正面的報導。時間差不多了,Roth提到這計畫應該是當兵時屬情報單位的Irving所想出來的,是否為他之後參選總統時的踏腳石。Irving明確的說,他不會參選總統。



行動不便的Ernest跟Arian等待救援,敵軍卻不斷湧上。他們要的不是兩人的命,而是活捉後當成對美的籌碼。轟炸機兩次攻擊炸死了不少敵人,但他們仍從四面八方湧近。為了證明自己堅持理念,Ernest跟Arian互相扶持的站了起來,對著眼前瞄準他們的敵軍緩緩舉起槍,當場被射死。不到十秒的時間,轟炸機第三次攻擊,炸死了剩下的敵軍。

Roth把自己不想寫這篇報導的心情告訴了上司,他卻覺得這一切都是Roth的臆測,是女人上不了臺面的非事實直覺,不是"新聞"。Roth感嘆起上司曾有的熱血澎湃,他則要Roth想想自己需要全天候看護的媽媽。Roth仍不肯動筆,上司要她想清楚。

Todd的堅決讓Malley無法招架。眼見辦公時間已到,門口也響起了敲門聲,Malley告訴了他最後一段話:將來Todd會結婚,會負債,會做出許許多多的決定。而未來的他將不會是現在的他,而他終究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Todd回到家,室友正在看著介紹化妝品的電視節目。轉到新聞台,頭條新聞是一個歌手的太太決定要跟他分開,下面的跑馬燈則提到了美國對阿富汗的新軍事計畫。Todd不講話,開始思考起他的決定。

==================================================



08年年底,美國反伊拉克戰的民主黨(Democratic)候選人Barack Obama擊敗了共和黨(Republican)候選人John McCain成為美國第四十四任總統,也是首次的非白人總統。此舉除了證明美國人民朝種族平等又邁進了一大步外,也證明了美國人民對共和黨執政(其實應該說是小布希)的方向產生了質疑。對伊拉克戰爭,雖是美國在911恐怖攻擊後所做出的豎著正義旗幟的反恐行動,當然也含有濃濃的報復成分在裡頭,甚至亦有人質疑美國想藉此行動名正言順拿下中東石油的所有權。

真相如何我們無從得知,但此戰役帶來的不安及犧牲卻是美國民眾所共睹,反戰情緒也隨之水漲船高,老伯瑞福也是其中一員。"你們,有沒有試著去改變什麼呢?"透過讓非裔及墨西哥裔美國人為了美國的幸福上戰場,白人大學生卻為了政治的骯髒而拒絕上課的故事,老伯瑞福這樣問。而媒體所扮演的角色,終究只是利益的風向雞。正義,藏在利益的後面瑟縮顫抖著。



可惜,雖是帶著熱誠及良心去拍攝這樣的一部反戰電影,老伯瑞福從政治、媒體、教育三方面的發聲手法卻明顯無力且分離。時間上雖緊扣,感受上卻沒有帶來連貫。阿湯哥的表演方式如出一轍,梅姨的良心糾葛表演尚可,但導演手法卻將之淡化。老伯瑞福及聰明學生不停的對話過度教條,彷彿將觀眾當成學生般教育,氣氛之沉悶讓人窒息。



兩個受傷的士兵在敵軍層層包圍下極力反抗,最後為了貫徹理想而死。然而,若他們再等待個幾分鐘,敵軍將會被飛機的炸彈殲滅。老伯瑞福說,別急著打仗,躺在雪地上冷靜一下好好想想,希望快要到了。這樣的一景,老伯瑞福拍的太晦澀難解,反容易讓人覺得兩個士兵好像是運氣不好之類的,比較可惜。最後一幕學生回到家,看著娛樂的總源頭:電視媒體,看著下面那行不明顯的字,他下定決心再给政治,給國家,給自己一個機會。透過此景,老伯瑞福表示他選擇也相信自己的祖國人民。但對觀眾來說,這最後的開放性答案卻來的太過無力,正如同全片一般。



對伊拉克戰爭我了解的不多,沒有資格發表其對或錯的評論;但對"權力風暴"這樣的一部電影,我只能說:瑞福老爺,您的心意我了解,但您說故事的手法,真的需要好好加強一下。



另外,被羊群領導的獅子較普遍的說法是被驢子領導的獅子(lions led by donkeys),由於Donkey也可稱之為Ass,傻瓜或屁股都能這麼解釋,所以我比較喜歡後者的講法。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