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士!剛!你很煩耶!」
在劉靖雯大力拍擊下,五歲的木桌搖晃著發出吱嘎尖叫。整班,包含素以兇狠聞名,有雙下巴的奧利維老師都愣住了。

右手拿著紙條發楞的大男孩一臉無辜。

奧利維總算反應過來。
「繞走廊十圈!」她臉紅大叫,彷彿隨時會折斷手上的藤條。
靖雯不甘不願的起身,小剛還愣著,直到奧利維的藤條發出劈喀聲才回神,跟在靖雯後頭開始跑。

「ㄟ,妳聽我說」
靖雯加快了腳步。
「那個紙條....喝....喝....是良子ㄔㄨ...傳過來的」
靖雯,又快了些。小剛開始有點喘不過氣。
慢跑社社長嘴角掛著輕蔑的微笑,回頭瞄了一眼臉色蒼白的戲劇社副社長。
「不....不是啦....妳....妳....妳聽我說」
「說什麼啦!」靖雯忽地停下,轉身對著他。
低著頭賣命跑的小剛沒留神,整個撞上靖雯,兩人交跌在一起,一張開始泛紅的臉對著一張死白的臉。

跌倒的地點,剛好在跑了一圈後的原教室正門,距離奧利維的視線不足四公尺。
「趴!」兩截藤條被丟在地上,企圖回憶起上輩子還是海星時的復原能力。
「去找主任報到!」奧利維的臉跟牛番茄一樣紅,嘴跟牛番茄一樣大。

年輕男女感覺到岩漿淹到腳邊的恐慌,趕忙小跑步逃離現場。
心臟噗通跳,靖雯臉上紅白不停交替,還在喘的小剛看著靖雯的背影不敢再吐出一個字。

主任囑膝蓋破皮的小剛去忠孝樓的保健室擦藥,小剛離開後,她眼帶笑的看著靖雯。
「小姐,火氣這麼大?我在辦公室都聽到妳的叫聲」
「不是,我在抄解答,陳士剛就一直要我幫忙傳紙條,整堂課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傳,我怎麼抄啊!」
「妳收起來不傳不就好了?」
靖雯接不上話。
「上次家蓉跟我說,妳喜歡他?」
靖雯知道自己臉又紅了,趕忙假裝去倒水,藉機背對主任。
「沒有。她亂說」
水流經她的左手,往底部集中盒繼續流。
「你是人要喝水還是手要喝水?」主任問。
靖雯認命的把手離開飲水機開關,杯裡的水不到一半,她一股腦喝下。
下課鈴響起。
「對不起,我下次會注意」
講完,靖雯頭也不回的跑開,主任笑了一下,回頭批改桌上的作業。

「張家蓉!妳很煩耶!嘴巴這麼大不會去參加大胃王比賽喔!」
手上拿著沾滿辣醬的蛋餅的家蓉看著她,又看看她旁邊吃了一半的碳烤雞排。幾粒白芝麻散在桌上跟靖雯的嘴邊。
「妳不吃囉?那我吃。」邊說著,她一把拿過雞排,沾了沾塑膠袋裡的辣椒醬,也不管紅色液體滴一地,美味的吃了起來。
「ㄟ!誰說我不吃了,妳很自動ㄟ張大小姐」
以迅猛龍的速度解決掉雞排,家蓉一嘴血紅,對著靖雯拋出一句話。
「戲劇社預演,宿舍旁邊,去不去?」她伸出黏黏的手拉起屁股還黏在椅子上的靖雯。
「唉唷妳很髒耶!走開啦!放開啦!黏死了!滴到我的腳了啦!」
兩個女生吵吵鬧鬧往宿舍旁的小空地走去。

草草搭起的木棚子看起來非常不牢固,背景用比縫科學怪人皮還糟的手法拼湊起幾張紙,上頭潦草的字跡寫著「應用外語科年度公演:哥白尼 即將於六月十五日晚上七點在大禮堂與你見面!」。已經有一小群住校的學生聚在檯子前等著看搞什麼花招。
「放開啦!」靖雯終於甩掉了家蓉的手,靠近肘處留下了恐怖的紅爪痕。
「ㄟ妳真的很髒耶!」
「要開始了。」家蓉看著前方,舔了一下上嘴唇。

一滴雨,悄悄地落在女生宿舍屋頂的水塔鐵皮上。

三個男生分別飾演哥白尼跟他的舅父舅媽,小剛演的是舅媽,頭上頂著不合時代的大波浪捲。
「喔~哥白尼,你為什麼是哥白尼~」
預演以一句讓觀眾頭上浮出「?」的句子開場,最後一句話則是「老天,會給你報應的!」隨後,哥白尼胸口上插著一把短劍倒下。
留在現場的十八個觀眾中,沒有一個人的臉色不囧。缺乏掌聲的演員,也跟著囧了起來。

雨絲開始落在人們的臉上衣上褲上。幾個路人停下腳步,看看台上這三個人到底在搞什麼鬼。在場觀眾則準備散去。

豬哥亮假髮掉一邊的哥白尼趕忙拿起麥克風說話。

「對不起,請各位等一下,哥白尼的舅媽有話要對在場的一位女同學說,希望大家留下來聽」
說完這句話,他的眼睛看了靖雯一下。

靖雯看著家蓉,家蓉露齒笑。雞排化成一股神力,家蓉牢牢抓住靖雯,不讓她有逃脫的機會。
靖雯紅著臉抿著唇,把頭轉向右後方的草叢。

有大波浪捲的哥白尼舅媽開始講話了。

「ㄜ...各位晚安,我,我是外一丙的陳士剛,我有話對我的同班同學劉靖雯說。」
也許是感受到他視線的聚焦,所有人,包含從宿舍窗戶探出頭的男女,都看向靖雯的方向。
她恨不得瘋狂大叫著衝出校門。

膝蓋,有點使不上力。

「ㄜ...那個...有人跟我說...ㄜ...妳...我...妳」
戲劇社社長兼哥白尼的舅舅,一把搶過麥克風,說

「劉靖雯,聽說妳喜歡我們家士剛喔?」

靖雯渾身不住顫抖,眼淚開始大滴大滴落下。

狠踩了家蓉的腳,她掙開她的手,用最快的速度奔進宿舍,跑回房中趴在床上大哭。五分鐘後家蓉回房,很認真的跟她說了聲對不起,靖雯並沒有抬頭,只是繼續無聲的哭。

窗外的雨,劈哩啪啦的下了起來,很多很多貓狗的那種雨。

有人來敲她們的房門,家蓉不敢去開。對方試圖轉動喇叭鎖,一個月前剛換的嶄新鎖頭文風不動。

來客不耐煩,開始在門外喊些什麼,靖雯一個字也聽不清楚。倒是家蓉鼓起勇氣把門開了一小縫,對著門外的人吱喳了幾句。然後,她來到靖雯的床邊,蹲了下來。

一開始,靖雯仍然聽不見家蓉的聲音,她賣力的用手揮舞半濕的枕頭,要這個損友滾去地獄賣臭豆腐。漸漸的,她聽出了一種感動,一種溫柔的情緒。最後,她聽見了幾個字。

「雨中、大叫」

她穩住自己的情緒,任鼻水流往上嘴唇,快速起身奔向窗邊,打開。

衝不過雨簾的聲音,模模糊糊卻盡忠職守的往靖雯跟家蓉的房間窗戶飄。

「...靖雯...愛...」

推開走廊的人潮,顧不得雨勢,靖雯衝進大雨,沿途還順便把一把鼻涕噴在地上。

台前,兩個男的使盡吃奶力要拉第三個男的下台;不為所動的第三個男生,閉著眼用他沙啞的聲音,第一百七十三次大喊著同樣的一句話。

「劉靖雯,我愛你!」

推開兩個看見了她而愣掉的男生,她走上台握住陳士剛的手。小剛睜開眼看見她,開始不安的扭動頭顱,試圖轉移視線。

「對...對不起,我...我...」

身冷心暖,她啄了他嘴唇一下,說

「你很煩耶!」

腦袋一片白,假髮還滴著水的波浪捲小剛被靖雯牽下台,往還沒關門的福利社的方向走去。哥白尼跟他的舅舅、男女宿舍開著窗的觀眾、遠方福利社的老闆娘,有的鼓譟,有的鼓掌。

雨勢,似乎慢慢小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