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g Altman為了報復有錢的老公Stephen在外面跟模特兒同居進而要跟她離婚的行為而決定跟女兒Sarah搬進一棟有著安全室(Safe Room或Panic Room,發生搶劫或災害時可以在裡面避難用的房間)的豪宅。第一晚,母女倆沉沉睡去,三個搶匪:前屋主的孫子Junior;Junior找來的幫手Raoul;保全公司的員工Burnham以為新任屋主尚未搬進而潛入大宅,企圖找回老人死前藏在保險箱的三百萬美元。起來喝水的Meg在監視器上發現了搶匪便趕緊喚醒Sarah,一陣電梯追逐後母女順利逃進了安全室。但Meg後來才知道,歹徒要的東西正在安全室內。



由於尚未牽線,Meg無法藉由安全室內的獨立線路聯絡外界,而她假借報警而虛張聲勢被Burnham識破。由於Burnham數十年來都在建造安全室,他知道它的牢不可摧,遂決定把房子對外的門窗都封死,藉此表明屋內的人都出不去。Raoul試著從下面入侵的舉動雖無效,卻讓Burnham有了主意:他打破安全室外的牆壁,找到了通風管,並將瓦斯桶內的瓦斯灌入以強迫Meg逃出。Raoul自作主張的把瓦斯量開到最大,Meg跟Sarah原先靠室內一個對外的小排水孔呼吸,最後Meg急中生智,讓女兒蓋上防火毯後自己也抱著一件,然後把點火器丟進通風管。碰!Junior成了半隻烤雞。



母女倆用手電筒求救的計畫失敗;壞蛋三人組因Raoul要求酬勞增加而起了內鬨。趁著三人幫在樓下口角,Meg跑出安全室從床下找到了手機後又衝了回去,但因安全室的牆壁太厚收不到任何訊號而告計劃失敗。Meg不洩氣,在牆上找到了一個通往線路的窗口,企圖拉已經接好的外部線路來接通室內的電話。計畫成功,Meg撥通了911但對方忙線;第二次Meg撥了老公的電話,好不容易從情婦的手換到了丈夫的手上,講了救命而已,電話線路就被Raoul拿著大鐵鎚跑進地下室給破壞了。



有糖尿病的Sarah因血糖太低而開始出現異狀,室內卻沒有含糖物品。心力交瘁的Junior表示自己累了,決定放棄此計畫。另方面,計算出安全室內金庫所藏金額高達千萬美金時,經濟困頓的Burnham跟貪婪的Raoul則表示要繼續進行,Raoul更殺死了要離開的Junior。此時,門口忽然出現了Stephen的蹤影。他被帶到攝影機前遭Raoul毒打以脅迫Meg開門,Burnham則在蓋起攝影機後出手制止Raoul。一陣扭打後,Meg從樓梯處的攝影機看到Burnham把暈倒的Raoul往樓下扛,因而跑出了安全室要拿胰高血糖素(Glucagon),拿了要回去時發現兩個壞人都已經在有安全室的房間中了(被扛到樓下的其實是被帶上面罩的Stephen)。因熟悉屋內地形,Meg走岔路跟持槍埋伏門後的Raoul扭打,Raoul被甩進了安全室,Meg跟Raoul的大衣則被甩到房間另一頭。Burnham馬上關閉了安全室的門,Meg將藥盒滑了進去,左手放在門框上的Raoul則因門的夾力而痛的哇哇大叫。



Meg懇求對方幫Sarah打針,Burnham則要Meg把槍放下後去樓下。Meg並未服從,仍將槍帶去了樓下。Raoul的手終於拿了出來,Burnham則幫Sarah打好了針,針盒則被Sarah藏在身後。警察忽然上門,Stephen進屋前其實有先報警。迫於女兒是人質,Meg應門並否認家裡有異狀,其中一名警察好心提醒Meg可以打暗號暗示他們,Meg仍堅持叫兩名警察離開。



Burnham開始用電鑽鑽起室內地板裡的保險箱,Meg則用檯燈柱固定了嚴重骨折的Stephen的手後讓他拿著槍守樓梯口,自己則拿著撿來的大鐵鎚四處破壞攝影機、鏡子、電燈。拿了價值千萬債券的Burnham跟Raoul帶著Sarah走出安全室,走入滿屋的黑暗中。仔細的下了樓梯,他們發現埋伏的Stephen。Burnham表示自己會放走Sarah,要Stephen別開槍,Raoul卻堅持不肯放人。此時,埋伏在房間中的Meg用鐵鎚攻擊了Raoul,把他搥的掉下了樓梯扶手;Burnham則趁機逃了出去。



Raoul爬了起來,重傷的Stephen射不中他,Meg的鐵鎚也被Raoul的撞擊弄的掉了地。Raoul擊倒了Stephen,Stephen大叫,正在爬圍籬的Burnham聽到而停下動作。Raoul用鐵鎚當支撐緩緩跪行,襲擊了Meg,Sarah用針頭攻擊Raoul卻遭反擊臉部痛的大叫,只剩微薄爬行能力的Stephen怎麼也搆不到槍。眼見Meg即將被鐵鎚打死,回來的Burnham撿起了槍,爆掉了Raoul的腦袋。察覺到Meg異狀的警察帶著大筆援軍闖入了大宅,阻止了準備翻牆的Burnham,價值千萬的債券隨風而飄逝。靠著門框坐起的Stephen,失去了聲息。

Meg跟Sarah,開始找新房子,屬於兩人的小窩........

================================



由曾執導過"火線追緝令"、"鬥陣俱樂部"、"致命遊戲"到最近的一次奧斯卡跟英國學院獎提名一大堆獎項的"班傑明的奇幻旅程"的導演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於02年所導的驚悚電影。一個媽媽帶著有糖尿病的女兒住到了一棟大宅,未料宅裡藏著大筆可引來致命殺機的財富。孤母幼女,她們如何跟三個貪財男人對抗呢?"顫慄空間",給你答案。

先來談談劇情上的缺憾。



影片開頭不久,提到Meg對被關在小房間中不舒服,馬上讓我聯想到幽閉恐懼症一類的精神恐懼。雖然後來Meg在密室時有小小的慌亂了一陣子,但恐懼兩個字卻不復見。也可解釋成因為Sarah在一旁讓Meg有了陪伴且憶起自己母親的身分,但總會覺得前面這段強調不是那麼需要。

另外,最後Meg開始破壞屋內的監視設備及光源,Burnham跟Raoul拿出錢後就乖乖的進入黑暗中。善良的Burnham不用說,Raoul雖手受了傷,但真會乖乖的聽Burnham的命令走進黑暗?Raoul應該會把小孩當人質邊走邊要脅吧!我覺得這點跟角色設定有點衝突到,導致戲末的戲劇效果下降許多。



除了上述兩點外,大衛芬奇在"顫慄空間"裡充分發揮了他一流導演的功力:搶匪在屋外乃至進入屋內的攝影機運動流暢而舒服、搶匪跟母女倆在初期追逐戰時的剪接處理緊湊卻不至絮亂,門關上的瞬間整個時空彷若凝結,空氣跟著慢慢從觀眾的肺裡被呼出;火燒搶匪的部分雖嫌不真實(Meg雖披著防火毯,但手畢竟是伸出去的,卻沒有受任何傷),但欺負壞人的感覺立刻讓我回想起曾經紅極一時的"小鬼當家"所傳達出的高娛樂感。



比較特殊的是,"顫慄空間"雖是好人反抗壞人的公式化固守碉堡系列作品,劇情的描述卻反讓我覺得:人啊!還真的不能太善良。先從Junior開始,雖然也可以說是蠢,但他畢竟是因為相信兩個同伴,覺得大家是一條船上的人,才會漏了口風說出財寶的價值,呆呆的轉過身去被頭殺;Burnham,壞人裡面最善良的人,只想拿錢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壓根不想傷害人。劇情最後,Burnham明明可以逃的掉,卻為了拯救好人一家而回來,最後被捕,錢跟未來都化成泡影,也許連帶害慘了自己家裡的成員,失去一條經濟來源後他的妻兒將如何自處,沒有人知道;Raoul也是。明明就是大反派,卻在受傷後乖的跟狗一樣,大體上都聽從Burnham的指示,忘記了從祖先處傳承下來的兇殘,手握人質還被一鎚砸到重傷;最後也最慘的,搞了一個模特兒當情婦,準備跟老婆離婚進入人生第二春的Stephen。為了妻女而讓自己陷入半身不遂的險境,快變成植物人了還要充當木頭人槍手,悲慘度可謂全劇之冠。當了英雄,卻只能進去瓦爾哈拉跟其他戰士聊天。美女呢?過往雲煙啊!

這故事告訴我們,沒事不要做壞事。真的要做壞事,就要堅持自己的理念。ㄜ,不是太正面的結論,抱歉。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