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一個老朋友V想去公館買背包,剛好我幾個月前網路買的台灣製造包拉鍊已經壞的差不多了,俺一生中沒買過太多好東西,偶爾奢侈一下似乎是不錯的行為。

騎車延新生南路到鳳城燒臘附近找了車位,經過River跟Apple Diner從一家沒標價格的胡椒餅攤位走過。

"這家超貴的,十多年前一個胡椒餅就要45元!味道是不錯啦!"

V邊回憶邊說。

穿越地下道到了對面,走進巷子出來到了夢駝鈴咖啡館對面,一群人在排隊買車輪餅。

"喔!這家XX也排隊買過,但她的眼光你也知道的"

上了點年紀後偶爾會想湊熱鬧,決定跟著排。過了約三分鐘忽然想到應該拍照證明一下,沒想到相機才剛拿出來就被機警的老闆發現,抿著嘴指指一旁張貼的圖案:大大的相機外頭有個紅色的圈圈,圈內左上到右下則有條紅色的線,貼了六七張之多。

我乖乖收起相機繼續排隊。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不知遊客或環境調查員拿著一台相機站在靠人行道的柏油路上開始望對面的體育用品店拍照。氣氛一陣緊繃,空氣中瀰漫肅殺之氣,穿著汗衫及短褲的店長直視,一旁的店長媽眼神森寒斜瞄,一個不知跟他們什麼關係的男子則站在店裡僅容一人通行的小走道上帶著冷笑盯看。血液被壓縮、凝結,所有排隊的顧客都往相機客那看,箭在弩上,琴弦被拉的繃了起來,只要有人拿出榔頭腦漿一定灑滿大街,遠方仿若傳來一身肌肉的壯漢赤裸著上身擊打牛皮鼓的背景音效。

我從來沒想過買個車輪餅會演變成武俠片。

相機客走了,空氣中的腥紅及亮銀色終於驅散,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買到了車輪餅,我微笑跟老闆道謝,謝謝他給我這麼莫名的體驗,但也很想問,呃,老闆,你是.....師門被滅後易容下山報仇但被奸人所害嫁禍殺妻之罪而被通緝的流浪劍客嗎?

在隔壁買了梅子綠,V看著海報興奮的說原來波利士奶茶就是加了粉條(條子),真有創意,我漫應是。

來到V印象中包包店所在的位置,附近都是塔羅牌店,許多年輕人積極的付帳試圖破解生命的密碼。店內沒有筆電包,女店長介紹了前頭轉彎處另外一間店,目前全面六折。我們依指示找到一間光線昏暗的小店,裡頭一個平凡老婦人正在講著電話。

"應該不是她在賣的吧!"V問。

"別看不起人家,也許她已經進這行四十年,是傳說中的高手"我答。

買車輪餅都可以張力十足,老婦人當然也可以是包包高手。

她開始說自己經營這家店已經四十多年,一身病痛精神勞累,決定收掉實體店面改由網路經營,手下的年輕人會負責,她要退休了。在中間的玻璃展示櫃上放下梅子綠跟裝車輪餅的褐色紙袋,我從Jansport看到North Face看到Hedgren看到Beebub,最後我買了個實用型的Jansport大筆電包(要裝糧食逃個三天的難也夠用)跟外型時尚的Hedgran新款綠色筆電包,V則買了Dicota防撞擊防滲水銀色新潮筆電包,三個大牌均有拉鍊終生保固,一通電話就會幫你送修,老婦人如是說。

加上兩個可以外套在背包上防下雨的套子,金額總計七千多元,我四千她三千。天色已晚,謝過老婦人後我送她回家,順便借刀切開了賭命買來的車輪餅。





兩者料都不少,味道傾向天然無添加:淡得嚇人,我從來沒吃過冷掉後還能這麼無味的車輪餅,只能說老闆果然江湖中人,知道過多的調味會對腎臟造成負擔,才苦心研發出這集他四十年功力的車輪餅。閉上眼,我看見老闆專注的用小圓鐵棍在金屬模具上把麵糊轉開製成車輪餅外皮,一靜一動之間盡顯劍法的高妙精深,難道,老闆的先祖是帶子狼還是座頭市嗎?不,別問,老闆不會說實話的,這,才叫做漿糊(江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