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好澡,時間已近七點半。
把毛巾丟到集中用的大橘桶後,我發現角落的側腹訓練機終於空了下來。
思考了兩秒,我把黑色手套丟進櫃子,上鎖,然後濕透我的粉紅色襯衫。

夜色,有點涼。

今晚吸菸的人比較少。一對男女在一間吃到飽的火鍋店下頭討論進去某間店要檢查身分證。過馬路時,迎面而來的三個日本年輕女孩中最靠近我的那位把白色雨傘掛在左手手腕上,傘隨著她的步伐而左右擺動。
藝術照攝影店門站著個男的,背對我用帶著微笑的聲音勾著不可能回頭的兩個年輕女孩。動作停止後,跟站在他對面,一樣是店員的女人聊了起來。

在7-11領錢,優惠券印頂呱呱的。繳電費、電話費、卡費時,一個穿著貼身T恤的女人邊跟男店長聊天,邊拿了三盒半個巴掌大的紙盒裝的玩具結帳。我出店門時,她跟店長道了三個謝。

在經過法華寺前,幾個穿西裝的男人聚在一棟建築樓下陰暗的角落聊著天。我抬頭看,是保全公司。不大吧,我想。

電池區有個爸爸正在猶豫不決,媽媽跟女兒都癡癡望著他,等待領主的最後定奪。我先去牙膏區,東看西看後發現有一家買牙膏送牙刷,幾盒牙膏就有幾盒牙刷。在我反應過來以前,我已經把商品丟到購物籃中,躺在孔雀餅乾的隔壁。
買好電池搭手扶梯上二樓,順手把卡到電梯扶手而不停發出磨擦聲的海苔的塑膠包裝移開,降低大家心中的煩躁。
在上頭掛著「限結十種以下品項」的櫃檯排隊結帳。隔壁櫃檯的收銀呼喊著一個離去的媽媽,發票沒拿的樣子,戴眼鏡、瘦瘦的女人朝她搖頭。在她遠距離呼喊一個主管時,排在我前頭兩位置的媽媽要女兒去拿豆漿。一分鐘不到,女兒拿著兩公升裝的豆漿回來,旁邊有另送一罐約450毫升的紙盒豆漿。
膚色淺黃透白、雙頰點綴著自然腮紅的女兒有著秀氣的鼻子、長而翹的睫毛。嘴巴小巧,茂密的頭髮綁成不那麼服貼的馬尾,非常自然好看。相較之下背著斜背包的媽媽膚色黝黑,五官粗獷,神色卻透出一種自信跟智慧,應該是一個明理的好媽媽。
我這櫃檯的收銀員女孩開始換發票,母女準備離開,隔壁櫃檯的收銀員女孩要眼鏡警衛攔下格子裝婦人,她買了兩罐9元的小優酪乳忘了拿。眼神散渙的胖警衛遲緩的左右看了一下,沒有動作。
看著我的收銀員,我心想她跟那個媽媽的漂亮女兒差別在哪裡?膚色較黃,雙眼小了些、距離又多了些,鼻子大了些,唇色不那麼鮮艷。漂亮的女人跟一般的女人之間每一點的差異都不大,但組合後,兩者卻有著藍寶基尼跟喜美雅哥般的不同。
經過警衛旁邊時,我看了他一下。如果有人沒結帳拎了東西就跑,他大概也需要五分鐘以後才會開始追吧!

經過一家小館,有外食的衝動,但忍了下來,決定去買我家樓下隔壁的水煎包。超過一個左手提著醬油的婦人後,我在轉角處碰見一隻黑狗,嘴巴旁的那圈銀白洩漏了牠的年紀,走路的停頓告訴我牠曾出過事故,安寧的神情則是牠花了大半輩子才換來的淡然。我走到對面,隔著柏油路看牠吐著舌,不畏一頭摩托車行養的黑色大杜賓犬的狠狠咆哮,穩定的走著牠接下來的狗生路。忽然很想過去摸摸牠的頭,但我立刻打消了這念頭。無意的挑逗,不管是對人或對狗,常為我帶來困擾。

經過據說飲料頗為大杯的D-CUP後,一對父女朝我走來。爸爸似在提議晚餐要吃什麼,女兒則跳跳跳,停下來時就說「我要吃小‧火‧鍋」。爸爸笑著嚷嚷他沒錢,女兒也跳跳跳的堅持自己的想法。會去吃的,我確信。這想法,我沒有跟便利商店前穿著一身老派白西裝還帶著白色紳士帽的老伯分享。

結果,水煎包店沒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