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在FB上偶然看到了這個活動。



然後,在下個網頁上看到了「公關票」的存在。



申請一張,決定28號自己去。

看完預告後回家換了布鞋,免得穿底部太平的拖鞋在路上滑倒,丟臉之外又去給人接骨或縫線,挺麻煩的。剛好要去處理行照到期的問題,都在附近,順便一塊兒辦辦。

走外圈,經過撫臺街洋樓,想拍照又不想拍,最後沒拍。過了郵政總局後經過一間專補公職考的補習班,大大的海報上有個女模特很漂亮。再往前走一點就是台開大樓,從一旁的入口進入站前地下街,在樓下確認我的目的地是台北地下街跟中山地下街的交會處後,我從另一個方向離開,過市民大道後再次下探,順利入侵。

平日,非下班時間,來往的人不算多,許多聚集在電玩店的門口或店內。地下街的店面時常讓我驚奇,兼賣10元麵包的服飾店、兼賣樟腦油檀香的按摩店、粉色系鐘錶店、會讓人擔心起「這真的會有人穿嗎?」的超復古女裝店(男生可能會為了女友穿在身上而提出分手那麼嚴重)等,其間的椅子上點綴著獨行俠流浪男女,或喝著水杯裡的水或吃著看起來不可口的麵包,很有默契的一個人盤據一個區塊,勢力範圍大概是四公尺左右。

攝影展,有幾個年輕女攝影師頂漂亮,拍的照片取的景很好,有時連模特兒都找得很好(有一個戴了角膜放大片的女孩非常可愛,淚眼汪汪的。還有一張照片叫秘密,斜斜的門裡頭有個露青春大腿的女孩,這是老公的秘密心扉。有個女生踏在破舊的沙發上叫懷舊或回憶的照片也很好)。不過縱使如此,仍穿插了不少憑藉高貴的攝影機而拍下的高畫質照片,是漂亮,但我看不出攝影師的構圖,眼睛掃視一下就好。展覽的最後(如果你走反方向就是開始)有個女模特穿著像摺扇的花俏衣服在岩石上拍照,讓我想到早期一些日本搞笑綜藝節目拿摺扇打頭的梗,啪的一聲魄力十足卻無甚破壞力,效果很好。

一個往下走的地方有個長髮的秀氣女孩坐在中間吃著東西,兩旁椅子的末端坐著群漢守護著她,當然,還有我的眼神。

一口鐘立在水池中。



紀念九二一的鐘,鐘上仍廣告似的刻了些主辦、協辦類的,名氣,終究比歷史悲劇來得重要。

在簡易辦事處更新了行照,免等候免抽號碼,付錢快速了事。道了謝,經過一個恍如核戰後一樣寧靜的區塊,所有的店家鐵門都拉下,除了我跟個同樣要往某處逃難的男性外連個靈魂都沒有,如果發生犯罪事件不知道有沒有裝監視器?不過這樣的事情,等發生了以後,等議員砲轟以後,等電視節目討論以後,也許就會派隻荷槍巡邏隊定期巡邏吧。

紅燈區廁所,手扶梯,人聲,廣播聲,列車進站或離站的風壓,車子開門的嗶嗶聲,然後是爵士樂的聲音。沒要買光碟的,但就像耳朵塞了布的水手投向美人魚的懷抱那樣,死在最美的一刻,誰有權指責這樣的美好?金田一耕助系列有那麼點吸引力,黑澤明系列我已經有了,再給我一點,再給我一點。不,你什麼都沒有了。爵士男聲不夠沙,太甜,太富士蘋果,趁著老闆娘跟送貨男閒聊,我離開此地。

六本五百的活動早已結束,當時沒買皮爛爛內頁卻完好的「群」真是失策。勞倫斯‧布洛克的一個我沒看過的系列有打折,但書不夠厚價格不夠漂亮,最後買了尼爾‧蓋曼的「美國眾神」,原因除了尼爾‧蓋曼的高超故事技巧給了我極大的興趣跟信心外,封面的「甘道夫like」白髮白鬚老人對我施了法,不買我就離不開這兒。另買了幫納粹拍「意志的勝利」而聲名大噪同時也不幸斷送自己導演生涯的女性蘭妮‧萊芬斯坦的回憶錄,活了101歲呢!真驚人。

是時候往鬼屋走,得穿越台北車站的地下回到站前地下街。台北車站不愧是台北車站,除了大量的不知道裡頭到底放了些什麼的寄物櫃外也有籌學費的學生提琴手(但我實在不喜歡不停反覆的曲調所以沒贊助)跟逼流浪漢戴起口罩後逼問他炸彈在哪裡的車站警察。



『說!我再給你一分鐘,說!』

警察吼著,群眾圍觀著,不過沒人知道警察要浪子說什麼。也許是獅鷲獸的蛋在哪裡,也許是救世主躲在哪裡吃麵,也許是十年前的少年快報某一期有個已經絕版的副刊的行蹤,也許是某本傳說女星的寫真集的初版。我沒耐心等真相。

大江東去浪滔滔,女孩子躲在暗處講著手機,對象是男孩吧,我猜。



出捷運站時天有點暗,風有點涼,沒雨。



走經過這裡許多次,從來也沒想進來一探究竟,商業感吧。打了電話給聯絡人,對方正在忙,讓我先下去,晚點再跟我聯絡,於是下了一層梯。









免費區至此,再往前就要收錢了。一對熱戀男女進去,我沒有女友所以可以免受此刑責。

繼續往下走。









除了我以外沒半個客人,我說出自己與聯絡人的約定,男人說公關票是買一送一,沒有單人的,他能直接給我,但我還是得找到一個伴,所以建議我打電話叩朋友來。『這時間很難臨時找人吧』,我苦笑著說。看了一下子通訊錄,確定沒有五分鐘內能召喚出來的生物,所以坐在梯上等。男人用呼叫器通知沒有來客,所以裡頭的妖怪們可以歇歇腿吃個雞排或相約下班後去哪裡喝酒或做些快樂的事情。我問男人裡頭多大,『半小時嗎?』『不~用啦』『15分鐘?走快一點的話呢?』男人想了一下,『一分半』,比我在床上鐘擺的時間還短。

聯絡人出現,拿了同樣的買一送一公關票給我。我愣了下,不是應該免費的嗎?聯絡人說免費的票要早點來,剛開門之類的,我說不是有約了嗎?聯絡人說只剩下買一送一的。全票三百,單人進場以一分半來計算每秒鐘大概三塊三,兩人進場每秒一塊六,不是太划算的買賣,何況如果沒嚇到我不是虧大了。好吧,放棄。

『掰掰』,櫃台的男人跟我說,我也回了同樣的兩個字。

打電話給毛毛告知價格,建議她可以考慮一下是否真要來。講完電話後我往馬路的方向走,一個打著傘的女性的臉深深的吸引了我。約莫一百五十公分,她的臉是我的一點五倍長,韓國辣年糕的那種條狀。有隻眼靠近五官,另一隻眼則靠近頭髮,上下之間的距離大概有四公分。什麼樣的疾病我不知道,也不是想傷害她什麼的,但勾起人家的傷心故事非常不禮貌。很辛苦吧,我想,無論是關心你的人還是懼怕你的人,那種憐憫才是最令你難過的吧。要堅強。

打給毛毛說了自己的奇遇,她問我有沒有拍照。『哪可能,難不成跑過去說「小姐,可以跟你合照嗎?」』『你確定她不是工作人員?』『我很確定,特殊化妝技巧我也算看了不少,人家很可憐的』

晚了,該吃晚餐了。



提醒:

如果真有人要去這間鬼屋,不妨在FB上搜尋一下,留言問看看還有沒有買一送一的公關票,可以省一半的價格。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