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托爾斯泰是俄國十九世紀的大文豪。相信大家當然也都知道,托爾斯泰的書都非常厚實。所以,在這裡我要不知羞恥的承認:是,我沒有看過托爾斯泰的小說。不過不過,我有看過也不小本的「午夜之子」、「腦髓地獄」(聽說看完發瘋者不少)跟「黑死館殺人事件」喔,村上的長篇小說也多數都有看完。也許你會問,那為什麼不看托爾斯泰呢?我想應該這麼說,看書講求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就像吃大福一定要配茶一樣,我還沒找到這杯茶,大福當然就不會吃了。對了對了,我最喜歡吃草莓口味的喔.....

雜談就此打住。

這次會看「戰爭與和平」,除了是想滿足「哼!我也看過托爾斯泰!」的虛榮心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是漫畫版。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只要不喝酒的話是一個認真、踏實的好民族(但喝醉就會把領帶綁到頭上唱歌,偷摸女學生內褲)。親切的日本漫畫界推出了一套「漫畫名著」系列,專為每天認真上班,下班回家累得半死只想打電動,假日只想去哪獵豔的現代都市人量身打造。讓你「30分鐘就能讀完世界名著」,並可在懸崖邊大喊「我也是文青青青青青」(回音。喊完後會有大浪花打上來)。如何,不賴吧!

「戰爭與和平」以發生於十八世紀初的俄法戰爭為主軸,大時代的推動者為拿破崙及俄軍元帥庫圖佐夫。但戰爭乃眾人之事,英雄事蹟要談,小人物的故事也得講,因此我們有對自己沒自信的伯爵皮埃爾,皮埃爾的太太絕世美女海倫,皮埃爾的好友安德烈(兩男並列主角)及皮埃爾喪妻數年後愛上的蘿莉女孩娜塔莎。(傑森遲早也會做這種事)透過這幾人及他們親友間的互相猜忌、仇恨、原諒,角色們或死或成長,但終歸到了最後仍被時代的浪潮所吞沒。是的,歷史從歌頌戰爭的壯大、慘烈,歌頌將領們的英勇。一旦和平,男人們似乎就失了方向。所以歷史從不記載和平。

在此簡單聊一下兩位男主角。

一開始看,讀者很容易喜歡上聰明愛家的安德烈。但隨著一次又一次的懊悔,讀者卻會發現安德烈反抗不了父權,在深愛的女人遭羞辱後也沒有勇氣再面對對方。體貼嗎?或許吧,但也是一種懦弱。他都說了,如果沒有值得保護的人,戰爭又有何意義呢?然而他仍持續犯錯。雖最後得到了愛人的諒解,但也付出了自己的性命。

反觀最早為了自尊及面子娶了絕世美女海倫的皮埃爾。他因流言產生的忌妒而跟好友決鬥,事實上此舉證明了他雖口說對方是好友,終究卻因他人的惡風評而無法百分之百的信任他。然而有缺陷的他在了解實情後卻慢慢成長,甚至出手拯救了娜塔莎免於受小舅的侵犯。不過正如他自己所說,他還沒有勇氣。大時代給了他機會。成為俘虜後,他從樂天知命的老人身上終於知曉了生命的無常,善惡並非絕對而是相對。也因為持續的成長,皮埃爾最後跟娜塔莎結合,打造了一個不會被列入史冊,卻讓兩人餘生幸福的生活。

守護的主題常在各種作品中出現。在「幽遊白書」中,幽助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戰勝強敵的原因就出於他對同伴,對愛人的責任感。他知道若自己不能保護他們,他也沒有什麼繼續存在的意義。在小說「龍槍編年史」中,若不是堅守騎士道的史東捨身成為悲劇英雄保護同伴,善的勢力不可能會贏得最後勝利。

人的生命非常的脆弱,吃飯噎死、洗澡中毒死、過馬路被車撞死等,就連在家睡個覺地震一來就馬上進入永眠。但這樣的我們,明知生命之無常的這樣的我們卻總幻想著明天,幻想著那些遙不可及的,就算到了生命盡頭也可能無法窺得一眼的傳奇寶藏,只為滿足我們永遠匱乏的心靈及肉體。蔣公說:『生命的意義在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我並不認同這種純傳宗接代的想法。生命的意義應該是更美好的,應該是那些我們只要努力就一定能得到的,只要在乎就會存在的,只要愛就會發出光輝的,只要張開雙臂就會讓我們擁抱的,平凡。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