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自然從來不向它所顯現出的那麼安全:落葉裡面有蛇或鑽皮膚的蟲、草地裡有蛇或嘴吸很緊的水蛭、樹上有蛇跟蜘蛛、河裡有蛇跟暗流還有石頭,哪都不安全。所以人類蓋起巨大的城市,躲在裡頭互相殘殺。

但自然也沒那麼危險,不是到處都致命,啥都想鑽進你皮膚吸血、吃肉、下毒,寄生在數不清的血管中,器官成了shopping mall。這也是為什麼我喜歡《無人島物語》吧。歸零、純粹、重新進化,到頂點後重來。無止無盡。

蒼蠅在手上腿上走來走去,無畏探索,癢癢的。牠會鑽進耳朵鼻孔肛門下蛋,讓蛆破我體而出嗎?

河濱公園。跑步、騎腳踏車、除草、拉筋、練氣、練高爾夫,最糟的是抽菸,幾公尺內的空氣都被搶了。

蒼蠅繼續探險,探險進捕蠅草,蓋子一蓋,融化了。

眼前長著好幾種草,有一種只有一株,感覺是可以吃的。起浪的葉上有蟲蛀,長大的蟲又被樹上唱歌的鳥吃掉,像盆栽裡無端冒出的綠蟲一樣,在鳥肚裡被消化,來不及長大。

雲很美,陽光很美,腿太短的柯基賣命要趕上紫色粽子似的主人。除草聲、機車聲、風聲、遠方低鳴、落葉撞擊大地聲,世界很安靜。

有點累,去走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