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把他的柺杖偷來,會算你錢啦"

小孩聽了,悄悄的走去在打瞌睡的男子身邊,偷走了他的柺杖。

壞蛋們把小孩趕走,拿著瞌睡男子的柺杖靠近他,嘲笑他也有這種被小孩欺負的時候。

瞌睡男子忽然起身,奪回被偷走的柺杖,從中間拉出一根劍,疾風般的瞬間斬了眼前的兩名男子,閉著眼。

被斬的兩名的同伴們落荒而逃。收起了劍,瞎眼男子朝向路的另一方繼續向前。他的名字,叫座頭市,是浪跡天崖行俠仗義的盲劍客。

來到一個小鎮,從收留他的女人口中得知,城鎮目前被兩大流氓集團所佔據,每天每天的來收保護費,讓農夫們根本無法過活。市好賭,拿著籌碼來到了賭場,用耳朵聆聽骰子輕觸地面的聲響後下注,萬無一失。贏了錢,也認識了女人的外甥。在路上遇到了兩名藝妓,兩人包下了她們。酒酣耳熱,藝妓拿出三味線準備表演,市卻聽出了異樣。果不其然,其中一位將劍藏在樂器中,準備打劫兩人;另一位則隨身攜帶小刀,而且,他是男人。

事蹟敗露,女子婉娩的道出了自己哀傷的過往: 姊弟倆人本是大富之後,所有的幸福卻在某夜管家開門讓匪徒進來後劃下句點。強盜們殺光家人,拿走了錢財,姊弟倆人則因為躲在地板下逃過了一劫。從此,兩人便相依為命,藉著歌藝,偶爾也藉著弟弟的美貌賺點生活費,同時也慢慢的找尋當年兇手的足跡。兩人已經殺掉了壞管家,剩下的黨羽只知道名字,但應該都在這個小鎮。

市跟外甥回到了賭場,正準備大贏之際,市聽出了骰子聲的不同,知道其中有詐。壞人大聲叫囂,市便快速的斬殺了惡黨後隨外甥離去。中途遇到了藝妓二人,兩人因為被性騷擾而逃出大官的宅邸。四人回到了女人的住處暫時安頓。

方此時,黑道間的競爭趨於火熱化。兩方約好在空地決鬥,其中的一方請了一位浪人當作打手。浪人曾是朝廷的頂尖好手,卻在一次敗北後帶著病弱的太太浪跡天涯。除了劍以外什麼也不會的他,便在期間四處當人家的保鑣靠殺人換取醫藥費度日。雙方展開大戰,浪人輕鬆的宰掉十多人,讓頭目得到了對手的地盤。躲在樹後觀察的外甥無法相信眼前的光景,擔心市打不贏他。

藝妓兩人決定還是要探探敵情,便來到小酒館希望老闆能代為向之前的大官道歉。老板點點頭,步出了店門,跟外面守候多時的密探報了口信。就在市也離開房子後不久,一隊人馬來到了山上女人的家,一把火燒了一切。幸好,女人跟外甥逃了出來。

來到了宅邸,藝妓們開始跳舞。樂聲中,大官們眼神開始變的嚴厲,並說他們早已知道兩人的真實身分。藝妓們抽刀準備應戰,大官旁的紙門卻刷一聲的拉開,衝出了許多拿著武士刀的混混。兩人被逼到門邊,一名混混的刀伴著他的暍聲落下。

銀光一閃,混混忽然倒地,一根劍從木質門板插入,順勢卸了門栓。市要兩人先走,自己留下與匪徒們大戰。鏘、鏘、鏘,市斬殺了滿室的惡徒。來到河邊,市跟浪人決鬥。兩人都知道,勝負就在那一刀之間。兩人都往前衝,接近,交鋒。市從肩膀被劃了深深的一刀,浪人失去了性命,浪人的太太也在下榻的旅館切腹自盡。

然而,市知道,這些人背後仍舊躲著一個操控這一切的首領...

============================================================================

非常快樂(對壞人來說除外)的動作槍八啦片,由日知名導演北野武自導自演,染了頭髮的座頭市即是這位大導所演出。除了對打畫面的速度感跟血的爆出外,片中也以場景人物的動作搭上配樂組出一幅又一幅的鄉村情趣,十分的吸引人。此外,畢竟曾是喜劇泰斗,他也添加了不少搞笑元素在其中,讓整部片子不時就有意想不到的笑料。也許比起追殺比爾來少了點血跟打鬥畫面,但整體的搭配卻讓座頭市跳脫出一般純武打的框架,有了自己的生命。很有趣的電影。

其實我在當年就已經看了,只是當年還沒有紀錄電影的習慣,所以才重看一次回味。中間,剛好手頭有一包贈品的瓜子,便拿出來松鼠般的品嘗。坦白講,我這人生平不怎麼吃這玩意,我對還要剝殼的東西多少有點排斥。坊間近年來推出不少去殼的葵花子,我原以為手中這包就是,打開當然不是那麼一回事,只好就著電影喀喀喀的邊看邊啃。電影的兩個小時過去,我的瓜子還沒啃完。當下決定,以後再也不吃這東西。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