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厭甜食的某A有一次陪女友去甜品店吃泡芙。女友去上廁所時,他跑到店外頭抽菸。十分美味的吸了兩口後,一個馬尾上班族女郎從他眼前走過,心跳加速產生的緊張、焦慮,讓他被煙嗆了幾下。

熄了菸追上對他而言猶如天仙下凡的女郎,任業務主管的他掏出名片開始快速自我介紹,快速掃描曲線的眼睛跟下體的極輕微擺動充分表達了他的意圖。幸運的,長相清純的女郎並不討厭某A,也給了他自己的名片,「XX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天母分公司 食品管理部助理」,名片上這樣訴說著她的社會地位。

逐步冷淡女友後,某A展開了猛烈、極速的獵殺。善用所有人際關係換來的派對門票,他讓她見識了上流社會的表皮層,而她也產生了他很夯的錯覺。

「我不喜歡菸味」,二話不說某A就戒了菸。他歷任女友、癌症死掉的老爸、他家對面便利商店的店員如果聽到要他戒菸只要三秒,絕對不會相信。

他索手,成;他索舞,成;他索摟,成;他索吻,成。但當他要求進一步發展關係時,女郎頓了一下,搖了搖頭,幅度不大。

「我交過很多男友,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

說完,女郎轉頭離開,去吧檯拿雞尾酒。

某A用百分之九十九的性衝動跟百分之一的理智思考了一下。他決定暫緩腳步。

用貸款還有一百一十五期要繳的Porsche Boxster載她回家後,某A回家用部日系乳交A片打了手槍後喝了罐可樂娜,沒洗澡就上床睡了。隔了兩天,他還是忍不住約了女郎出來。

看電影、搭摩天輪、吃鼎泰豐,某A把女郎帶回家。喝下一口香檳,他視線對著她嘴唇一帶(最底部的範圍能看到一點點乳溝線)說

「我不在乎妳的過去,我只想要妳」

這不是某A最刺激的一次,但也不是最糟的一次。

深夜兩點三十五,口渴的某A醒來,臉對著他的女郎仍在一旁沉沉睡著。卸完妝的女郎仍具相當姿色,睡著時的表情帶點稚氣,左臉頰靠近耳朵的地方有一個微微的隆起,應該兩天內會變成青春痘。她的內衣褲並不成套,胸罩藍色,內褲粉紅色,都綴有荷葉邊。然而不搭色的內衣卻更凸顯她的不造作。沒有口紅,她只在唇上擦了一層護唇膏,香草口味的。

某A嘆口氣,從冰箱中拿出一罐沛綠雅,裡頭裝的是煮沸過的自來水。

走到陽台輕啜了一口,涼意在口裡流動,順勢下了空空的胃。那夜,很寧靜。

「幹!她不是處女。」某A對著面前的空氣說。

======================

朋友甲從他的好朋友乙那裡借了個半死但還堪用的東西,想說省點去選購的力氣。向來大方的他,過兩天後打電話給乙,願意以高於市價的價格買下這東西,乙欣然同意。

但同一天,甲的女友認為這東西用久不好,建議甲把東西還給乙,他們去買個新的。想想也對,甲於是打電話給乙,說要把東西還她。乙的聲音不帶感情,但同意了。

接下來的一星期內,甲多次打電話給乙,要把東西送回去給她,乙卻老推說沒時間。幾個禮拜過去,乙忽然打電話給甲,要甲立刻把東西還給她。甲其實那天有事,但仍硬撥出時間去了乙家一趟。

「哪,壞的地方跟原本一樣」

乙收下了。

過一天,乙在Facebook上發了一則訊息。

「媽的!東西借給別人弄壞了」

甲非常不爽,馬上回她

「東西本來就是壞的」

乙又回

「壞的你幹嘛借」

甲氣炸了。那晚眼睛怎麼也闔不上。

過一天,乙把那則訊息刪除了。

甲把這件事情跟我說,也簡單說明乙本來就會對別人做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但至少對他都還不錯,兩人的互動也十分良好。

「怎麼會忽然這樣呢?」甲問我。

我看著甲的眼睛,跟他說

「瘋子就是瘋子。即使這一刻正常,下一刻忽然發瘋也是合理的。你應該慶幸她的瘋狂讓你認清事實,至少不是哪天她忽然拿起鍵盤打斷你的手」

接著,我又跟他說了關於一個本來就知道對方不是處女,卻在跟對方上床後又抱怨對方不是處女的男人的故事。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