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是一個聾啞人士,做著垃圾清潔工的工作。某天,他在資源回收區撿到了一個前面壞掉的衝浪板,便拿回家去自己用保麗龍做一個頭接了起來。看著男主角拿好像竹籤的東西插進去準備連接保麗龍板,心裡不禁想著"喂喂,這樣真的可以嗎?"果然,沒多久就壞了。存了點錢,他買了一塊新的衝浪板,開始每天不停不停的衝浪,連工作都荒廢了。在這個同時,女朋友就遠遠的看著他專心的樣子打瞌睡。

也許是良心上過意不去,當初衝浪板沒給他打折的老闆送了他一件防寒衣,也鼓勵他參加大賽。第一次因為沒有人告訴他輪到他了所以直接失敗,第二次則是得到了第六名。藉由衝浪,沒有人際關係的他認識了很多人,這也讓他越來越愛上這個活動。一天,他先到沙灘,女友則慢慢走來。下了石階梯,女友沒看到他,只看到衝浪板在沙灘上;浪,不停的打著。

北野武拍文藝電影,有沒有搞錯啊? 我不知道別人會怎麼想,至少我第一時間是這麼想的。據說在黑澤明臨死前,曾握著北野武的手,說日本電影的未來就靠他了。到底是他癡呆還是他真的欣賞北野武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北野武確實可以算是電影創意鬼才的其中一人,他所建構的瘋狂世界也多次獲得國際間的肯定。雖然自己是個微不足道的人,不過我也很欣賞他,而這部電影也是因為看到他的名字才去找來看的。不然光是想到日本愛情片,腦袋就會浮現最後會掛掉的女主角跟下雪或什麼的,看多了也是很累人。

這是一部劇情非常簡單的電影,男女主角因為都又聾又啞所以完全沒有發過任何聲音,但影片本身卻奇特的吸引人,完全不會讓人感到緩慢或枯燥。邊在夜晚看著,回憶的風也從遙遠的地方吹來,讓人懷念起某一年某個沙灘上的某個人,是給人這種感覺的電影。由於是幾乎無聲的電影,主角們的感情表達更顯重要,北野武在這點上沒有疏忽,該讓觀眾感覺忌妒、寂寞、開心的片段,我們都可以藉由笑容或表情去深深感受那無聲的對白。比起某些話過多的電影,我更喜歡這種感覺。

最後主角消失,人們的生活並沒有受到影響,仍然活絡的過下去。沒有悲傷,空氣中只有淡淡的藍色飄著,有種似乎多了某一塊空白還沒填起來的感覺。最後出現片名"那年夏天,最安靜的海",比放在前面給人的感覺強烈多了,這點也相當令人佩服。北野武先生果然是不得了的導演。

看完以後,小小的寂寞了一下子...
創作者介紹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