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發現了治療癌症的特效藥。藉由把病毒的組織進行重組,我能百分之百的治癒這種不治之症。"

***********************************************************

到底過去了多久,一個月、一年、十年,還是時間根本沒有前進過?

***********************************************************

今天我帶著Samantha去打獵,不幸的什麼也沒打到。回家後我幫她洗了澡,夜開始黑,,外面的聲音不絕於耳,我知道是他們呼喊同伴的叫聲,我聽的出來的,我可以識別,我可以。

在夢中,我看到了妻子,女兒。

***********************************************************

今天實驗結果終於有了突破,實驗體六號鼠的攻擊行為消失,對光源的反應正常,也許這是人類最後的機會。我按照慣例開車去租片,弗雷德跟過去一樣穿著黃色的運動服,不動的在錄影帶店門口站著。我跟他打了招呼,進去換了片子。本來想看看A片的,但是櫃子前站著一個迷人的女性,我羞於這麼做。下次,下次我一定要跟她打招呼。

我進入了一間民房,什麼也沒找到,倒是找到了鮭魚罐頭。

中午,我按照慣例來到碼頭,我相信收音機上的訊息能夠被某人聽到的,倖存者一定不只我一人,我要有耐心。

下午,我在廢棄的飛機機翼上打著高爾夫球,我進步了很多。Sam看到了什麼,是一隻鹿。我拿起獵槍追擊,沒料到Sam居然追進一間充滿著黑暗的房屋。為了 Sam,我進入令人恐懼的黑暗,發現這是他們的巢穴,我成功的逃了出來,一隻追了我出來,在大太陽下死亡。回到車上,我拿起了工具,設下陷阱,順利的抓到他們其中的一名女性。我帶著她回到了研究室,注入了萃取自六號鼠身上的血清。她的血壓急劇高攀後急速下降,心跳隨之停止,也許鼠類身上的效果沒有辦法適用於人類。我打了強心針救回她一命,持續觀察。

***********************************************************

第1001天,我想起了離開的他們,心中仍然有著諸多的不捨,Sam真的跟了我好久好久,也許就一直這樣下去吧! 她是我唯一的家人了。電視上播放著我錄下的節目,癌症的特效藥轉為致命病毒散發於空氣中,世界各地都無法控制此病情,紐約只剩下我一人。我開車載著Sam 出去,今天是我的生日,希望Sam不要辦什麼驚喜Party嚇我,我不喜歡surprise。

窗外有東西,不,不可能,弗雷德不可能移動到這裡,他不能動的,他不是人。我用槍掃爛他,仍然無從得知為何他會在這裡。我想過去看看,水漥裡的什麼勾住了我,我被吊了起來,頭好痛...

Sam跟我的手錶不停叫著。日將落,我卻仍然吊著。利用小刀我放下了自己,刀的碎片卻插入我的大腿。我痛的大叫,眼角卻看見那天抓她時在門口瞪著我的那隻雄性,一切都是他射下的陷阱。他放開了手上的三隻突變狗,陽光暫時的阻擋了他們,我一定要想辦法回車上。我的手抓到了車門,太陽下山,三隻狗衝了過來。 Sam很努力的跟一隻搏鬥,我用槍殺了一隻,卻被另外一隻壓制在地上。Sam捨命救了我,卻受了重傷。回到實驗室,我抱著Sam,她的攻擊行為開始出現,正如同所有被病毒所感染的人。我抱緊她,卻不敢看她。我越抱越緊,直到感覺不到她的動靜。

***********************************************************

白天,我跟錄影帶店的女人說了哈囉,她並沒有任何的回答。夜晚,我利用誘餌引出了一堆夜行者。我開車撞死了不少,但感染者實在太多,最後我的車子翻覆,我壓在車底出不去。那天的雄性鑽了進來準備給我最後一擊,一個亮光趕走了他們。

昏迷中,我聽見有人問我地址,我回答了,又失去意識。

***********************************************************

我的太太跟女兒上了救命的飛機,我決定留下來試著扭轉局勢。直升機漸漸升空,遠方另外一台直升機因為難民的關係機體在上空不自然的旋轉著,撞上了我女兒跟太太所搭乘的....

***********************************************************

醒來,一個女人帶著她的孩子在我的廚房煮餐點。女人說她要去生存者隔離區,我回答她沒有這種地方,對她發了一頓脾氣。稍晚我模仿了一小段史瑞克的聲音,以作為合好的一種表態。將近傍晚,她進入實驗室看到了那個女性。不,我還沒有把握能不能治好她。天色入黑,她說自己聽到了上帝的聲音所以才要去隔離區,她希望我能加入她。我斥責她那不過是個不切實際的謠言,世界早已被她所說的夜尋者所佔據。房子外忽然響起了不同於以往的聲響,他們發現了,女人送我回家的時候被跟蹤了。我用遙控炸彈殺死了大部分,我的宿敵仍然從二樓的窗戶闖了進來。我們纏鬥了一下,我暫時的趕走了他,順便上三樓救出了女人跟小孩。窗外的夜尋者在他們的首領,也就是我的宿敵的召喚下又驟然增加。我帶著她們母子逃進地下室,強化玻璃暫時的把我們兩邊隔離了開來。女感染者的突變似乎已被壓抑,我利用針筒抽出了血清,交給了母子,要她們躲進小型防空洞直到白天。拉開了手榴彈上的引信,我衝入它們...

這,就是我的故事。

=====================================

如同我標題所說,有點類似混合起什麼構成的片子。場景看的出花了不少錢,車子啦、飛機啦、民眾啦、爆破啦什麼的。故事倒也不是寫的不好,但說真的雖然目的不同,整體感覺跟我玩惡靈古堡實在差不到哪裡去。只是這裡的殭屍比較強而且怕陽光,然後倖存者就主角一個加上一隻狼狗(通常都會在中途救到同伴)。坦白說我覺得Shaun of the Dead好看多了。

導演很努力的營造出空無一人的紐約,這點我想他成功了。但不知道該說是小說寫的本來就是這樣,還是導演為了空無一人的紐約而忽略掉,整個電影說真的太平淡,前半段超像在看浩劫重生: 好,安,靜。主角忍痛殺死Samantha那幕也不動人(我很容易被這種劇情騙到淚水的)。故事鋪陳的普普通通,壞人放狗咬人那幕我只想到: 奇了,再加上那個狗主人不就贏了嗎? 他在幹啥啊? 發呆? 回憶的那些段落拍法有點像世界大戰那個難民的段落,反正也是沒什麼新意。

還沒看這部電影之前,一堆女同事某天早上吵啊吵的,說什麼我是傳奇的結局跟料想的不一樣,他是傳奇的原因不是因為他是倖存者之類的話。從頭看到尾,沒有哪件事情是預料以外的,我還真搞不懂這些人到底是抱著怎麼樣的期待去看這部電影。看完啦,普普通通,一點也不出色。省錢吧!

第二結局: (20080314更新)

上了youtube看了第二結局,夜魔王(變種人的首領)在實驗室前面大叫,裡面的三個人類則不知所措。但忽然,夜魔王用手在強化玻璃上畫出了蝴蝶,正如同Robert在眼前快要治癒的女病人肩上看到的一樣。他讓母子把門打開,將女人送了出去,並為她注射血清。夜魔王喝令手下不得動此人後,便帶著悻悻然的手下離去。最後,Robert跟母子一起踏上前往人類避難所的旅程。

====================================================

這樣的結局其實還不錯,比原本的開心點,而且也貫徹了夜魔王所做的一切其實只是為了自己的女人,想必女性應該都會喜歡這種感覺。最後一起踏上旅途也沒什麼不好。不過為什麼片商沒有使用,我想也許跟"我是傳奇"這個片名有關係。因為Robert是傳奇,傳奇就是死了才會讓人回味無窮。大概是這樣的原因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