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青雲是個武藝高超的清兵。在一次戰役中,由於友營魁字瑩的見死不救,使其所在營全滅,僅餘他一人因躲在屍體中而存活。機緣巧遇他加入了山賊去劫軍糧,卻沒想到軍糧不久又被清兵拿了回去。為了以後不讓人欺負,他勸山賊兄弟們乾脆加入清軍,有錢又有國糧,何樂不為? 山賊裡面出現了反對的聲音,認為怎麼能相信這個剛加入的前清軍。有人建議,那就納個投名狀來證明大家是兄弟吧! 於是老大龐青雲、老二趙二虎、老三姜午陽跟其他一百零五人義結金蘭,不求同生但求共死的加入了清軍。

為了一戰成名,李連杰承諾10天內攻下舒城。他真的辦到了,跨越過同伴的屍體,他們風光入城。戰役後不久,他們帶著銀兩跟糧食回家,村民都非常的開心。後來朝廷派了魁字營美其名協助他們實際上監視他們而讓前途生浪,而趙二虎跟龐青雲的觀念在一次戰役中為了兩個士兵強姦民女到底該不該殺發生小分歧,最後仍然是由姜午陽殺了。

這場仗來到了蘇州。"要打南京,一定要先打蘇州"。然而預計打三年的仗卻打了五年還沒有結束,但他們的軍糧卻已經用盡。為此,青雲帶著午陽前去求糧,卻遭大官所拒。青雲無法,只好去跟魁字營借糧,並答應攻下南京他們無須出手,但打下後一人一半。魁字營當然的答應了請求,兩人帶著糧回到陣地,卻發現二虎已經單身前往攻城。與此同時,青雲意識到二虎的妻子也來到前線。兩人曾有過一宿之緣,多少對彼此有點感覺,在戰壕裡繞了一陣子之後,女人半推半就的跟青雲站著搞了起來。

隔天,二虎所說的時間並無任何異狀,青雲正準備殺入,卻看見深鎖多年的大門開了,難民無止盡的湧入。原來城主為了人民已經讓二虎殺死,但希望二虎能讓士兵們回去務農。聞此,青雲皺起了眉頭,告訴二虎這是不可能的。今天你餵飽他們放他們走,你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又變成自己的敵人。這是戰場,他們則是士兵。將二虎用鐵鍊綁起,午陽含著淚下令殺了這些投降的兵。恢復自由後,二虎決定帶著老兄弟們離開,他厭倦了這樣的生活,這樣的青雲。青雲跟午陽見狀領士兵下跪,青雲更希望二虎好好看著,有天他會發現大哥是正確的。二虎留了下來。

不久後,他們順利的攻下南京,青雲也成功的官拜江蘇巡撫。沒想到,朝廷此時命令下來,要青雲解決掉私發軍糧跟曾想帶兵離開的趙二虎;與此同時,何魁力邀二虎加入他麾下以對抗青雲的勢力,卻被二虎拒絕;午陽偶然見到了帶著虎妻搭舟遊河的青雲,他不知所措。

青雲假借邀請二虎參量軍事的時刻派弓手要殺他。單純的午陽以為原因僅在虎妻,便手刃了她,此舉讓痛失二虎的青雲嚎啕大哭。知道二虎仍然難逃一劫,午陽在就職典禮上拿著小刀要殺這位"兄弟",青雲把午陽打的半死,不忍殺他。誰知就職典禮的禮砲卻是蓋著另一個殺機黑布....

============================================

其實劇情介紹寫的算簡略,喜歡看歷史劇或是戰爭或是人性的人都不應該錯過這部。導演是吳君如的老公陳可辛,是在如果愛之後所拍攝的最新一部電影。近幾年那些個大導怎麼好像都跑去拍了戰爭片,我想極有可能是魔戒的影響。Kingdom of Heaven有點無趣,黃金甲還不錯,墨攻劇情寫的比較不好,夜宴除了浪費錢沒有什麼可說。那投名狀呢? 好看!!

拍戰爭電影不容易,首先錢要砸,第二導演要用掌控大場面的觀察力跟安排調度場景刻畫的能力,第三就是特效不能太過,第四是臨時演員表演的掌控。陳可辛不僅做到了上面幾點,還加入了人性的不穩定因素,情與愛與義的描寫。當然編劇功不可沒,但是也是要靠導演腦中的圖像將這些文字視覺化。我只能說,真的不簡單!

青雲、二虎、虎妻三人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是一條貫穿全劇情的線,也是不少人在看完電影後討論的中心。午陽的單純與情義更讓人動容。全劇其實是以午陽的角度來看這整件事情由頭至尾的發生及他內心中大哥從善到惡的轉變。然而實際上真的是如此嗎? 我不這麼認為。

第一個被批判的對象通常是青雲。他有企圖,他想改變制度,他想讓人民遠離戰亂,這些在午陽的眼中卻只是單純的權力慾望。他對平民真的無情嗎? 不。殺投降的士兵不得不為,這是戰場,戰場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明天可能會變成敵人的士兵活著,因為這些人會殺你的兄弟。我覺得這是投名狀的另外一種維護方式;他真的為了女人要殺二虎嗎? 不。男女的關係是一回事,他對二虎的兄弟之情是真實的。只是今天他不動二虎,朝廷的人會動他,而二虎跟午陽最後也不可能會有好下場,遑論其他的兄弟們。這是他的無情,也是他的有情。只是,投名狀沒有辦法保護個人,只能以群體利益為優先考量。私心,當然還是有的,男女的情愛是真。只是,我相信這只是一個小部份。沒有朝廷的話,青雲不會動二虎,即便他說一個軍隊只能有一個頭,他說服自己接納二虎這個副頭的存在。我是這麼想的。

二虎是整個片子裡面最信仰投名狀的人,在他眼中青雲是個不擇手段的大哥,但他內心仍然是尊敬且崇拜他的。只是站的立場不同,二虎跟青雲間的對立必然還是會導致最後的決裂。非死即分,不可能善終。

午陽是片子裡最單純、率直、搖擺的人。他一方面相信大哥的能力,相信大哥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大家;二方面卻也不停游移在對與錯之間。他殺,但他哭;他相信大哥,但也保護二哥。到了最後,他仍然相信只要虎妻不存在,兄弟三人仍然可以和樂融融共享甜美的果實。這是人性純真善良的顯現,卻也是非宏觀的一種虛幻。人非聖,即便聖,也未必能逃離人性的枷鎖。

虎妻應不應該受到譴責?身為二虎青梅竹馬的她感念二虎對她的一片痴心,把自己奉獻給了她,卻又愛上青雲那種不一樣的臂膀。他強壯,有領導力,對她一片痴心、他武功高強,但又展現過脆弱的一面,看的到大局面。走過貞節牌坊她在門口躊躇,在戰壕的黑暗中她早已預料迫近的未來。她到底是一個大時代的悲劇角色還是搖擺不定無心插柳卻成蔭的毒美人我想每個人自有定奪。但是選擇了自己的路,就應該面對可能的將來。她死在午陽的手裡,在換布簾的時候。

投名狀是一部有表面化戰爭,更有內心拉鋸的電影。英文名為Warlords,取的相當不錯,也適切主題。小兵只是小小的棋子,一切還是必須依賴領導(Lords)的指示。然而,本來的Lords卻沒看到自己也是別人手中的小將。大時代,人的命運仍然掌握在別人的手裡。

看到姜午陽名字我馬上想到:薑母鴨。抱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