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星星的大木瓜跟喜歡月亮的小木瓜在七月歌台(農曆七月辦給好兄弟看的歌唱台)前相遇,兩人在小木瓜的監護人玲姨的鼓勵下決定組成團體"木瓜姐妹"挑戰歌台秀,奈何兩人的歌聲卻不夠具特色。玲姨有個孿生姊姊世稱其仙姑,兩人因吵架已多年未聯絡,為了這對姐妹花玲姨厚著臉皮帶著她們求訪,仙姑在確定了兩人的心意後(姐妹用至少二十首歌串成了一大段表明自己的心意)提出了五大條件:一,神鬼要拜;二,對人相親相愛;三,禍從口出不應該;四,跑台不能亂歌台;五,要潔身自愛,不能把男人愛。兩姐妹應允,仙姑賜給了兩人仙毛及明珠之音。自那日起,姐妹成了專唱福建曲(我們的閩南語歌曲)的歌台歌星。

兩人逐漸有了名聲,大木瓜的母親在報上看到女兒的消息後將之逐出家門,玲姨不會說話的兒子觀音安慰她,兩人便在車子通過洗車機時熱吻。小木瓜的身體因為家族遺傳的癌症(她的雙親皆因癌症而早早過世)日漸衰弱,唱歌成了她唯一的願望,她默默的喜歡著觀音。

木瓜姐妹倆的歌唱秀老跟國台語都講不輪轉的榴槤姐妹撞在一起,榴槤姐妹急的要乾爹幫忙搶木瓜姐妹的台,玲姨雖出面解決了一次,但榴槤姐妹的騷擾卻不中斷。玲姨遂率姐妹二人及親朋好友一起去廟裡幫忙打小人。

大木瓜回了家,不讓她進門的媽媽不在,她拿了錢要給爸爸,他則要她等媽媽回來親手交給她。看到女兒給自己的錢,大木瓜媽收下後一張一張往女兒臉上丟,大木瓜爸不了解為什麼大木瓜媽明明自己以前也是唱歌台秀的,卻不准女兒唱。

榴槤姐妹又搶了木瓜姐妹的台,更用忍者飛鏢射中木瓜姐妹的手臂,雙方約好改日一較高下,輸的人將永遠退出歌台。約畢,小木瓜隨即倒了下去。小木瓜馬上住了院,玲姨的環境陷入困境,觀音遂將自己隨身的寵物雞典當並將錢交給了母親。在小木瓜的堅持下她在比賽前夕出了院,大家都知道這可能是小木瓜最後一秀而紛紛前來幫忙。玲姨帶著木瓜姐妹去找仙姑求助,仙姑點了她們"天外有天、台外有台"並賜給她們仙姑護罩,但能否打贏還是要看兩人的造化。姐妹離去後,玲姨跟仙姑說了觀音的父親是誰。

在著名歌台秀主持人的見證下,榴槤姐妹率先上場表演,引起轟動,相較下木瓜姐妹卻遲遲未出現。就在主持人喊到第三聲,木瓜姐妹即將失去參賽資格時,玲姨終於帶著眾人馬及木瓜姐妹趕到,更在台下就唱起歌曲引起轟動,這正是"天外有天、台外有台"的真意。榴槤姐妹在上,木瓜姐妹在下,兩邊不停較勁。木瓜姐妹不敵,開始用胸罩上的刺(榴槤刺最多了)發出綠色光波攻擊眾人,玲姨拿傘擋下光波,HIV(Holy Innocent Virgin)三姐妹(你要說三兄弟也是可以)也用其龐大的身軀幫忙防守。一陣攻防後,木瓜姐妹上前跟榴槤姐妹互相嗆聲,榴槤姐妹再次出招(請想像台語劇常演的仙魔鬥法),木瓜姐妹也利用仙姑所賜的力量還擊,但大木瓜的法力無法使用。兩造的力量在空中鋒芒交會,小木瓜雖鼻孔流血仍集中元神一記法彈,榴槤姐妹擋不住其力倒下。木瓜姐妹換多套服裝上陣,榴槤姐妹不甘示弱也換裝,沒料到歌唱到一半卻用靈力十字弓襲擊木瓜姐妹,兩人倒下,小木瓜滿口鮮血。

輿論將冠軍給了木瓜姐妹(報上的觀眾居然打成觀縱,新加坡的國語教育有待加強),小木瓜因病住院。大木瓜求仙姑救她,仙姑只說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在醫院,小木瓜問玲姨對愛情的看法,玲姨告訴了她愛情的美好,也道出了從未提及的秘密:觀音的爸爸真正愛的人其實是她的大姐,兩人鬧翻即是因此事件。大木瓜會完仙姑後來到醫院,她說有事要跟小木瓜說,玲姨找了理由離開讓兩人私下會談。大木瓜想跟小木瓜坦承自己跟觀音發生過關係,話到一半卻被早已知情的小木瓜阻止。小木瓜開始唱起了歌(歌名叫最後一口氣),唱出自己已經看破紅塵,希望父母來帶她走,不願這樣半生不死的活著。兩人抱著一起唱歌,隨著鏡頭不停旋轉,小木瓜的頭髮因為化療逐漸減少....

小木瓜去世後,玲姨再也沒有笑過。大木瓜仍然在唱七月歌台,也期待該時節的到來。只有當靈魂都被放出來時,她跟小木瓜才能在歌台相聚,合唱一首又一首的動人福建歌曲....

=================================================



此片上映時間為去年金馬獎時節,由於題材特殊並未於一般戲院大量上映。初看電影介紹時其實並沒有很喜歡。我不是喜歡看廟口野台秀的類型,刺眼的亮片更不合我的胃口。但在一個怪異電影同好的推薦下,我還是看了"木瓜姐妹",看完後我居然意料之外的喜歡。

"881:木瓜姐妹"(881為木瓜英文Papaya的諧音,如果有用即時通聊天的人應該也可以聯想到再見之意)為新加坡導演陳子謙自編自導的作品。由於是向新加坡七月歌台的"福建歌王"陳金浪致敬,導演大膽選了一個邊緣化的通俗題材,並從中描繪出一雙苦命女子在歌台環境的激烈競爭下比親姐妹更親的真情故事,夾雜了一些神鬼跟笑料,十足的表現出七月歌台的民俗精神。電影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唱歌跳舞,各種華麗的服裝一件一件出場,據說佔了製作費的十分之一。因為知道了角色們的故事,我很認真的欣賞那些羽毛亮片裝,視覺上也得到了一定的滿足,但若現實生活要我看,還是免了。有些東西停留在電影的層面對我來說就很夠了。


陳金浪與許純美合照

我家本來就說台語,故雖然腔調不太相同但看電影時聽著聽著熟悉感仍不斷增強。電影的故事性搭上略帶悲情的台語歌曲將整部影片的氣氛控制在好笑但又有點哀傷的情況。片頭即點名小木瓜的死亡讓觀眾微笑的同時心中卻抹滅不了那絲不安。燦爛與死亡,親情與疏離,榴槤與木瓜,好笑卻又真摯的動人。

影片的最後,小木瓜如預言般的死去,我們的啞巴說書人觀音看著歌台上獨秀的大木瓜流下了眼淚,他知道姐妹倆只有在七月才能相聚,大木瓜的媽媽則看著台上的女兒,看到當年的自己。親情跟友情之間,濃淡沒有定數,有最好的朋友,也有最遠的母親。陰陽雖兩隔,感情卻不會因此而消減。歌星雖死,歌台卻不滅。在"881:木瓜姐妹"中,我看到了俗而不低、簡而不單的大眾感動。

附註:片尾曲伍家輝所演唱的一人一半頗為動聽,有興趣的人可以上youtube欣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uke 的頭像
Luke

豺遊民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