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不知幾進廚房,咚咚咚的老頭在切菜,怪哉,那玩意挺像我買的青江菜,我老頭是不吃那貨的。查看冰箱果不其然。『拔,哩那ㄟ囃哇ㄟ菜?』『ㄟ?這柑嗯係挖貝ㄟ?』『嘿挖貝ㄟ。』(你這輩子啥時買過青江菜了。)『安ㄋㄟ挖貝ㄟㄏ一包牟企,哩囃企ㄟ款。』『爸,挖牟擦哩ㄟ菜。』(老爸又翻了一次)『畸怪,挖貝ㄟㄏ一包牟企,哩牟都後囃企ㄟ款。』『爸,挖牟擦哩ㄟ菜。』

簡單來說,老爸炒了我的菜卻反咬是我先偷炒他的菜才會讓他炒錯。然而根據現場留下的物證指出,最有可能的是老爸先買了青椒,過沒幾天想買葉菜時八成青椒仍在特價所以又買,腦裡卻記得自己買了葉菜,我的六天蔬菜存糧就這麼被他炒了一鍋,炒了「他根本不吃的一鍋」,而且「技術非常不精良」。罷了罷了,還有大頭菜跟白蘿蔔,青江就留待我含淚從新鮮吃到不新鮮吧!

咬著牙,決定不去家樂福,慘案卻天上掉下的鋼琴般砸上頭,我的滑鼠中重中重中風瘋了!清醒昏迷如黑鍵白鍵交替,還書唄,家福唄!

十八本書壓壞了我黑色大帆布袋,贈品來著,倒也不覺十分可惜,不是兵荒馬亂的而是大量生產消費的時代。書疊上櫃台,背面條碼向上,嗶嗶嗶,朱天文張愛玲格林兄弟就這麼與我暫別。步出館聞著對面甜不辣雞絲麵香,改天是鐵定要來回味一番,也許順道去中學旁那家早餐店吧,炒麵不知還油不油、香不香?

前戲告一段落,正事是該辦了。

沒打算買大量,提了紅籃子就進了,防盜器嗶嗶當作歡迎響砲。滑鼠區。微軟、三陽、歌林,後兩者跟我是好友,但保固只有一年;前者貴,但保固兩年,光學精準度又硬生生多了兩百,雖然我從來也不知道這數字越高是越能怎麼樣,也不是玩即時戰略的年頭了,沒打算拿來點螞蟻什麼的,耐用卡重要。沒買過微軟滑鼠,聽起來好像不錯,好久以前買了支微軟搖桿,經歷了不知道幾段輕狂都還活得好好的,矮人工藝品般的傳奇。好吧!今天就狠點,別讓我失望啊!

買了米粉,家裡許多調味包像肯尼的衣服一樣需要主人(請參閱〈玩具總動員3〉),米粉雖老氣,裝扮起來也是波兒型,沒問題。

光泉牛奶在打折,不過就算一罐十元我買了也沒意義。想買芝麻豆漿,但覺得這樣對游泳圈過意不去,還是無糖燕麥豆奶好了,雖然蛋白質含量低了些。

青菜不算貴,但說好不買就不買,今天很Man。香蕉不貴,黃黃綠綠黑黑挑了串黃中帶微綠,稻子上有隻蚱蜢那樣。正準備走,遠方迎來一個熟悉的人兒。呵,可不是兩禮拜前讓我拍了照的外拍模特嗎?同樣的五官、髮型、外套,我應該不會認錯才對。各位也知道,出門在外遇到朋友心頭總是一暖,這朋友如果美麗當然快感就加倍。躊躇,她挑番茄時我假裝挑玉米,用專業的眼角餘光偷瞄她,邊思索著該講些什麼:『嗨,你上上禮拜是不是有去花蓮?我也有去,你還記得我嗎?』『喔~(雖然沒印象但是一定很有禮貌的回答)有有有,我記得。』(然後就不說話,企圖讓對話就這麼化為灰燼,可是我一定會再添柴火)『真巧,你也是萬華人?』『喔對啊,你也是喔?(雖然我不想知道)』『對啊。』

是沒錯,我是可以掏個名片給她我的名字,順便問問她的,然後回去就可以加個FB朋友什麼的,以後在家樂福見面也能打招呼。但說正格的,一來不想造成人家不必要的困擾,二來我也不會說出什麼『要一起去樓下喝杯金線蓮茶嗎?對肝很好喔~』或是『你知道嗎?我有寫家樂福系列喔~』之類的話,所以我想就此打住就好。美麗的邂逅之所以美麗,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它沒有繼續下去,是吧?

結帳。一個老外嚷嚷著『two dollars! two dollars!』。氣勢凌人,因為他知道語言的隔閡會加深對方的恐懼及理虧,應該是某個商品跟標價不符吧,我也遇過,家樂福的人員總是偶爾犯這種錯。對方看起來也不像黑色夾克裡會掏出獵槍的樣子,我決定結完帳走我的陽關道,人生中偶爾遇上個不太大的危機處理,對大夥都好。

回家時經小巷,一個白羽絨衣少女從一個更深的小巷出來,在我後頭走著。

我思考了一下預謀犯罪的事情。



後記:

用FB跟對方打了招呼,確定本人無誤,結果人家很親切,是我小人了。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