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遭的朋友有看過,都喜歡這片子。上一次發生這情況是在辦公室,同事都愛某片,看了,大地雷。這次呢?有風險。



Rancho、Raju、Farhan是帝國理工大學室友。開學第一天,Rancho就用通電的湯匙給了學長下馬威。家中經濟富裕的Rancho不遵循傳統「只有第一,沒有第二」的教育,堅持「人只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成功自然會找上門來」的理念,這樣的想法讓老師Viru相當瞧不起。可偏偏,這上課胡亂答問題,更將一名學生跳樓之死歸咎到學校給予的課業壓力過大的混帳學生超聰明,每次都是全學年第一,就連他已訂婚的女兒Pia都慢慢愛上了他。

一次,Raju跟Farhan跟Rancho賭:如果他敢跟Pia告白,兩人就遵照Rancho給的建議行事。Rancho照做了,但在門口撒尿的Raju卻被Viru看到而脅迫除非出賣Rancho否則就會將他退學。終日躺床上的老父、終日咳嗽抱怨的老母、終日倚著欄杆期待成人妻的老姐從回憶裡定定的看著他,但Rancho可是救過父親一命啊,他怎麼能怎麼能怎麼能背叛好友?於是,他選擇從窗台落下,扭曲的身子底下滲出了大量的血液。

親、友們的鼓勵讓Raju醒來。畢業前面試的季節到了,仍未完全康復的Raju要Farhan別去面試,要遵守約定跟爸媽說自己想當攝影師,畢竟人家匈牙利的大師可是願意聘他當助手。回到家,Farhan跟父親訴說了自己的願望,『這輩子都聽你的,這次可以讓我自己決定嗎?』父親一開始不肯,最後被兒子感動,父子倆和解;另方面,參加面試的Raju老老實實說出了自己一路走來的故事,主試官要他學會服從,那麼公司就會考慮用他。『你們保留那個職位吧,我選擇保留我的執著』。主試官叫住了準備離去的他。面試多年,他第一次看見有主見的學生,願意直接錄用他。渴望與勇氣,讓兩人完成了自己的夢想。



由於開玩笑的說『如果Raju或Farhan考上,我就把鬍子剃掉』,Viru的僕人真幫他剃了。大為光火,他決定親自出題,讓Raju畢不了業,連帶的他也會拿不到那份工作。Pia偷來老爸的鑰匙,Farhan跟Rancho潛入辦公室為了Raju偷考卷,好不容易到手,Raju卻說他要堅持自己的行為,不走偏門。然而Viru還是發現了,並同時將三個學生開除。回到家,Pia拿出弟弟臨跳火車自殺前留下的遺書,告訴總是高壓統治的父親如果他當年願意給點自由,弟弟根本不會死。Viru看著信,久久不能言語。

大雨,Pia懷孕的姊姊要生了,路面卻被雨水淹沒而無法行車。三個學生將Pia的姊姊送進一間教室,要接受她的指示幫忙接生。Pia姐累得暈了過去,Pia說可以用吸的吸出來,Rancho自告奮勇用吸塵器改造成類似的機器實行,學校卻忽然面臨停電。跟許多學生要來汽車電池,Rancho使用當年在Pia姐婚禮上開玩笑製造出來的電力供應器供給了學校電力,也用吸塵器吸出了嬰兒。可嬰兒不哭無法呼吸,命在旦夕,Raju講了Rancho常掛口上的口頭禪「Aal izz well」(即all is well,都會沒事的),嬰兒開始踢,踢了幾腳後便哭了。對著孫子,Viru流淚問他『這麼會踢,長大想當足球員嗎?』

畢業典禮後,Rancho失蹤了。

愛放無聲毒屁,曾被Rancho修改演講稿讓他在眾人面前出醜,第二名畢業的Silencer在多年後通知了Raju跟Farhan有了Rancho的下落。三人來到一個小鎮,卻發現叫Rancho的男人不是他們認識的Rancho。在以父親的骨灰威脅後,Rancho總算說出了實情:原來Rancho是他的本名,而他們所認識的Rancho是僕人的孩子,從小就喜歡機器也有學習天份。為了家族的文憑好看,Rancho的爸爸願意供他去念書,直到拿回文憑為止的學費都由他支付。相對的,拿回的文憑則是歸Rancho所有。講完這段故事,Rancho給了他們地址讓他們去找老同學。

被Raju及Farhan制伏,車先開到Pia的婚禮會場,她又回歸了前未婚夫的懷抱,『他改了』。但在聽見勢利的未婚夫又講起外套價格時決定去尋找她的真愛。來到一所偏遠的小學,他們從小孩身上看見了Rancho的教育。沙灘上他們終於找到了老友,海扁他一頓後大家又抱在一起大笑。總算逮到了機會,Silencer要假Rancho簽下失敗宣言,證明他的人生輸給了他,還順帶搶走了Viru送給他的筆。此時,兩位老友問了假Rancho真正的名字,這才知道他現在已是舉世聞名的發明家,Silencer正是要來找他簽約。知道實情後,Silencer又趕緊成了搖尾狗。而Rancho跟Pia的愛情故事,也將從此刻正式開始...



片長三小時。悲、喜、接生、馬蓋先、歌、舞、親情、愛情、友情、成長、體制反抗、壞人變好人、尋找勇氣、懸疑、校園生活、自我認同、親子和解..........我的老天,〈三個傻瓜〉真他媽太邪惡了,什麼題材都有,拚了老命的討好、討好、討好觀眾的同時也提供了一個環環相扣,現實卻又帶著幻想的美好生命的可能。就連主題曲的「Aal izz well」都讓看完戲的我邊聽邊跟著扭動我的身子跳舞。怎樣啦?傻瓜魔咒就對了!太過分了!怎麼可以片子這麼常缺點卻不多,低潮也少,顧及商業考量的同時也沒忘記用電影展現出生命的無限可能及荒謬,連帶還批評了印度(及其他先進國家)的菁英教育制度。導演兼編劇的Rajkumar Hirani,你這混蛋,為什麼又要在我的「必追導演名錄」上寫下你的名字?我片子已經多到看不完了,你知道嗎?氣死我了。



前陣子跟我的老師聊到電影。他說他有一個學生也很愛看電影,影展什麼的更是從不錯過。有天他跟學生聊起Christopher Nolan,問對方有沒看過〈全面啟動〉。『沒有,』他回答,『我不看商業電影』。我的老師錯愕了一下,沒說什麼。



似乎有些人是這樣的,蔑視主流(具商業取向的),決心把一生都奉獻給非主流或獨立製片或小眾電影。看電影對我來說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份,主流非主流我都看過一定的量,有好看的商業電影也有糟透的商業電影,有好看的獨立電影也有難看到我想罵髒話的,導演自以為很非主流卻也難看到我想到神社後面的樹上釘小人的獨立或小眾電影。為什麼要採用這樣的分類法呢?我不知道,某種人生的堅持吧!只是我不知道這些人知不知道,有些導演在拍電影的時候就已經宣告自己要拍小眾電影,擺明了就是要針對這些蔑視主流的觀眾下手,這難道不是一種「商業取向」嗎?對我來說,電影,或延伸到任何其他藝術,沒有分主次流或大小眾,只有好看與否罷了。如果你同意我的觀點,那麼〈三個傻瓜〉是一場綜合了娛樂、大眾、主流,充滿悲喜的豐富生命之旅,錯過就可惜了。


相信我,電影比預告更好看!!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全站熱搜

Lu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